勵志人生首頁大學生勵志

當我談學霸時我談些什麼

在我認識這群人的時候,“學霸”這個詞還沒有被發明出來,但在我的心中,他們一直都是這樣的神聖存在。以至於現在當我聽到身邊人互相稱呼“學霸”之類的詞,我的尖酸刻薄都會忍不住跳出來,在心裡小小地嘲諷一下,“可能你們沒見過真正的學霸是什麼樣子的吧。”

有人不屑一顧,說“那些成績好的孩子都是讀書讀傻了,其實是沒什麼實際作用的,將來難成大事”。可是我認識的這些成績好、會讀書的人,不只是讀書讀得好,性格都極其爽朗大方、與人友善、正義善良、素質極高,也有自己的一技之長和各種小愛好,不論做什麼事情都對自己要求嚴格,執著專注,所以他們不論學什麼事情也比一般人掌握的快。

我也有在別人眼中是“學渣”的朋友,他們大方直爽、豪氣乾雲,很有自己的想法與目標,或者善良單純,只想要擁有自己簡單的小幸福。我決不認為學霸就一定比我們普通人優秀,但是他們被稱為學霸,本身就是對他們的一種肯定。學習的確枯燥無味,但他們能夠把如此枯燥無味的事情做到極致,不恰恰證明了他們態度認真、自制力極強、頭腦聰明、有耐心並且掌握了好方法嗎?

如果要我只用一個詞語去形容他們,那大概是“可愛”吧。不僅僅是狹義上的“軟萌”和“甜蜜”,也是廣義上的“可以去愛”和“值得被愛”。因為那些出現在我生命里的學霸,真的都太可愛了啊。(不願意一一看例子的同學可以直接跳到最後一節)

其實我老早就聽說過A的大名,那時的她和我一樣是個《海賊王》的熱血飯,又由於喜歡《海賊王》的女孩子簡直就跟喜歡看韓劇的男孩子一樣稀少,出於一種惺惺相惜,我一直都很想認識她。但礙於她的學霸光環太過耀眼,我總不敢貿然上前。直到國中二年級一起上了《新概念》的補習班,我與她才得以相識。剛一見面我們就聊起《海賊王》來,果然就因此飛速地建立了革命情誼。

她被人傳說“過目不忘”,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只記得我和她一起上新概念英語,每次新課上完她就已經能流利地背出新篇章了,而我也只是記住幾個單詞而已。她給我講過一個故事,她的英語老師極其嚴厲,那位老師曾在班上揚言說早自習下了就點人起來抽背單詞,錯一個罰抄一千遍,因此她班上的英語早讀聲浪總是此起彼伏,一浪蓋過一浪。某天早讀結束,老師決定找一個人驗收一下成果,果然就選中了成績拔尖的A。

當她回憶起這件事情時,猜想當時老師點她的原因,她是這樣說的:“可能因為我是班長吧……而且點子有點兒背。”好巧不巧,老師抽中的那個單詞,正好是她不熟的。在幾十位同學炯炯有神的目光注視下,在英語老師殷切的目光注視下,她一緊張,就不小心背錯了。雖然老師愛她心切,但是當著全班同學的面放出來的話也不能不作數,於是老師略一沉思,說了一句,“那就抄寫一千遍,周五放學前交給我吧。”老師沒想到的是,第二天早上她就收到了A熬夜抄寫的兩千遍單詞。

她給我講這個故事的時候我才跟她認識不久,但一聽到這個故事,我立馬就愛上了這個女孩兒。這是一個多么自尊、多么努力、多么嚴格要求自己的女孩兒啊。(這一句請自動腦補詩歌朗誦模式)其實除了學習,她真是個不折不扣的動漫迷。每個季度的新番她都會追,簡直就沒有她沒看過的動漫,而且每個聲優她都如數家珍,甚至同人故事之類的也一概不落,導致我一度懷疑她是如何兼顧動漫和學業的。她也是個小書蟲,好多經典書籍還是她介紹給我看的,然後我們再一起交流感想和心得體會;她還很喜歡桌球,她給我科普了馬龍、許昕、樊振東等等,我甚至跟她約好了一起去看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桌球賽。

B是個生來就會發光的男生,A在他的名字後面加了個“神”字來稱呼他,我與A走得近,於是也漸漸跟著一起這么叫他。我曾經問過A為什麼要叫他“神”,她帶著哭腔說,“我記得那個時候才國小一年級,有次我和他剛好在圍觀小區的老人下象棋,結果老人們突然起鬨要我和他下一盤棋看看。我一直都對自己的棋藝很有信心,但是沒想到自己輸得那么慘烈……當時我就心想‘天吶,這個人太可怕了!媽媽,我要回家!’”,她一臉悵然地總結,“B就是那種傳說中別人家的孩子”,我忍不住在心裡默默吐槽,其實對於我來說,他們倆都是那種傳說中別人家的孩子。

八年級一年,B牢牢地霸占著年級第一的寶座,以至於後來我們去圍觀年級百名榜,都是直接從第二名開始看。那時他也不過十四五歲的年紀,身高就過了一米八,在校園裡簡直走路帶風,惹眼的不行。國中三年,我當了三年的數學課代表,基本上每天早上去辦公室交作業的時候,都能看見B在鄰桌向他的數學老師請教問題。對於這種骨灰級的學霸,我總是存著一種敬畏之情,敬而遠之的那種敬畏。但直到後來機緣巧合之下與他熟識,才發現他實在是個很有趣的人。不同於遠觀時的冷漠高傲,其實他私下裡極其親和好相處,他擅長聊天,尤其是跟女孩子聊天(別問我是怎么知道的),每次跟他聊天我都能學到什麼新東西。

接近體育中考的那段時間,我和他經常比賽。比如我跑完八百米的時間和他跑完一千米的時間。每當我們各自刷新了記錄,都會告訴對方然後伺機超越。比如某天我體測完會告訴他,“今天的八百米我跑了三分二十三。”他會誇讚我一番,然後第二天他體測完會告訴我,“今天的一千米我跑了三分二十。”我也會誇讚他一番,然後再某天體測完,我去告訴他,“今天的八百米我跑了三分十九。”長此以往,循環往復,樂此不疲。

他還喜歡打籃球,他高瘦的個子在球場上的確非常招搖,足夠讓那些看不懂籃球的小姑娘們犯花痴了;他唱歌也唱的不錯,還能抱著吉他自彈自唱,估計小姑娘們得瘋了吧。他的情商也極高,老師們喜歡他,與他相處的男生們大多都喜歡他,女孩子就更不用說了。他自己就曾笑眯眯地跟我說,“其實班上有些女孩子喜歡我,我是看得出來的。”我表面上使勁繃著,其實內心早就忍不住笑了,唉,這么一位大學霸,其實也就是個多情又自戀的可愛男孩子而已嘛。

C我就更熟了,因為他是我國中三年的同班同學。他的數學實在是好到人神共憤的程度,每次考試不是滿分就是比滿分差了那么一兩分。那時還處於中二年紀的我總是懷有一種英雄主義和悲壯情緒,英雄主義是因為我才是數學課代表,我的數學一定要分更高才行;悲壯情緒是因為我的數學總是乾不過他……是的,整整三年時間,我的數學在大考里沒有一次分數比他高,即使他的語文在大考里也沒有一次比我高這件事也拯救不了我的悲傷。更令我悲憤的是,他竟然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其實我最愛的是物理。”我:……

但這個人除了傲嬌一點,實在也沒什麼讓人討厭的地方。剛開始接觸他的時候,我覺得他簡直就是一部移動的百科全書,他知道春晚是哪一年開始創辦的,也知道兩河流域文明是什麼時候消亡的,他研究各種槍械和戰艦還有摩爾斯電碼,他精通二戰這段歷史,他還喜歡蕭邦、莫扎特、貝多芬,他甚至認得清天上的各種星座……前面說B在八年級霸占了年級第一的寶座,這位就是七年級時年級第一的霸主。每次考完出成績班主任進行總結的時候,他臉上都是一股掩飾不住的笑意,“這次月考,我們班的C同學又考了年級第一……”

而且他的人其實也不錯,記得某次周末補習完突然變天,我沒帶傘,剛好他爸爸開車來接他,他就邀我一同回去。別誤會,我家與他家住的很近,其實我與A、B、C家都住得近,步行也不過兩三分鐘的距離。

那時候我們都喜歡在學校里就開始拚命寫家庭作業,儘量把留回家的作業量減到最小,每次我才完成大約一半的時候,他就悠然自得地收起作業本了。我震驚地問他,“你為什麼寫的這么快?”他挑了挑眉毛,“因為你還不夠努力。”等等,我問的不是你嗎?……

不過他也確實是努力。初二升初三的那個暑假,也不過兩個月的時間,老師們把他們眼裡優秀的一批學生抓去活生生地補習了一個月的時間,剩下的那一個月,我就完全去放飛自我了,而他接著吭哧吭哧地學著初三要開始學的化學。人家門門功課接近滿分,其實真的不是沒有理由的。

D在國小五年級的時候和我一起補習過英語,那時他就沉穩地像個小大人。我至今記得那個場景,補習班的期末考試,我是班上的唯一一個一百分,他揪起我的卷子十分認真的檢查,想給我找出錯誤來。不過每次想起來這個場景也讓我忍不住悲從中來,明明小時候的自己和他差不了多少,甚至還能僥倖地說比他強了那么一點點,怎么後來就差人家火星到地球那么遠了呢?

他跟我不是同一所國中,但是我的密友與他十分交好,她告訴我,D在初二時曾經受過傷,不得不回家休養兩個月,一般的學生回家休養兩個月,那大多就是玩兩個月了,但是好巧不巧,他家住的離學校近。是的,他在家休養的兩個月,依舊聽著學校的上下課鈴聲,按著在校的課表和時間表上下課和安排作息。兩個月結束後,D順利返校,該考第幾名還是第幾名。高中的時候D也發覺了自己的語文是弱項,他的選詞填空這一題總是出錯,於是他連著兩個星期每晚背成語,一共背了三百多個,直到後來老師通知改了題型。

E是個我很佩服的女生,她雖然個子瘦瘦小小的,但總讓人覺得體內蘊含了無窮的能量。她在國中時還沒有A、B、C那么耀眼,但她是默默耕耘的那一種人,她的汗水滴落在腳邊,深入泥土才慢慢開出花來。

她是真的熱愛數學,她聯考考出了全校第二的好成績,去了國內某頂尖大學專修數學。初二時她就將國中數學自學完了,初三便開始學高中數學,到了高中,她反而敢上數學課公然開小差……反正她數學都是接近滿分的,老師不但不會批評她,還愛護她愛護地緊。她跑步也十分厲害,她是唯一一個代表全區去參加市級運動會的非體育特長生。

F是個古靈精怪的男生,用A的話來形容就是“一個詭辯家”。初三時與他在同一個英語補習班上,他總是能炒熱氣氛,嗨翻全場,因為他敢想敢做敢說,也執著於向老師問問題。我的密友與他也是好友,他們的父母也私交甚篤,她告訴我,上國中時她和F一起上奧數班,他總是第一個寫完所有題目撂筆走人的那個。回家後他又繼續找有難度的題目練手。

高中時F某次又一個不小心數學考了滿分,但他回到家後卻十分委屈地向父母抱怨,“他們只會說我聰明,但是他們為什麼就看不到我的努力呢?!”我心裡頓時泛起一陣酸楚……什麼時候我也能這么委屈一次啊。

其實上面提到的那六位學霸只是管中窺豹而已,還有一些學霸們也十分可愛,篇幅有限就不一一贅述了。

一直有很多人覺得數學好的男生語文和英語之類的會很差,其實剛好相反,這些成績頂尖的男生們是不會有哪一門差的。他們的英語往往非常強,語文的確會薄弱些,主要是因為他們的頭腦中理性思維占了主導,所以語文中一些需要用感性去理解和感受的部分會做的不如偏感性的男孩子們,但也只是相對於他們的那種水平的“薄弱”,其實已經優於大多數了。他們還精通歷史,更關心政治,地理瞭然於心,什麼物理、化學、生物的,大多都是接近滿分的……

一直有很多人覺得成績很好的學生都讀書讀得頭腦有些迂腐,而我接觸到的那些大學霸們,他們不僅不迂腐,還有趣地很,甚至上通天文下知地理,能聊國際形勢與貿易戰爭,也能聊娛樂明星和八卦緋聞。

一直有人覺得那些成績很好的學生驕傲自大,難以親近,其實誰沒有自己最驕傲的地方呢?每個人都有自己交友的準則,當你打心底覺得對方高傲和難以親近時,對方又如何與你推心置腹呢?忘了自己是在哪裡看到的一句評價了——“平易而不近人”,他們大概就有這么一點兒意思在裡面。他們禮貌而謙恭、極有教養,能讓所有跟他們接觸的人如沐春風,但他們也有自己交友的準則,並不是所有人都能一股腦和他們成為朋友。

前段時間網上流傳的“招聘公司將非985學校學生的簡歷直接扔掉”的訪談視頻掀起一陣輿論熱潮,我身為一所普通大學的普通學生,看著身邊的同學們發出各種感嘆,心中雖然失落,但一想到國內頂尖的大學裡就是他們那樣一群優秀的人,心境就又平復了。

因為我心裡太清楚這是一群怎樣的人了。

與這群可愛的學霸相處越久,就越發覺得他們的確就值得受到這樣的優厚待遇與尊崇。在我的心裡,學霸從一個詞語漸漸變成一群有血有肉生動活潑的人,又從一群有血有肉生動活潑的人變成一種精神。

追求卓越,永不言棄。積極進取,開擴創新。嚴以律己,寬以待人。

我提倡就是要勇於結交這樣的朋友,他們讓我在有點小成就而洋洋自得時受點打擊,明白這個世界上原來還有這么厲害的一群人存在,於是能夠沉下心來繼續前行;也讓我在失意時看看這群閃光的人,他們為自己的夢想都付出了怎樣的努力,遇到挫折時又是如何積極地去克服,自己還有什麼理由不繼續朝著目標大步向前呢?

當我身邊的一大部分同學只對遊戲、娛樂明星或者穿搭感興趣的時候,他們正投入地研究數學建模、奧斯卡電影和模擬聯合國,他們無疑為我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讓我看到超過自身局限的更加奇妙的東西。

在今後的人生中,我也想時不時地伸長脖子看看他們,看他們以什麼樣的姿態在奔跑,看他們跑在我多前面的位置。我並不是想盲目地模仿與跟從,他們做什麼我就去學什麼,因為將來我們每個人要走的道路都不盡相同,但是只要看到他們在不停奮力奔跑的模樣,我就覺得自己更加充滿了鬥志和幹勁兒。

我真心喜歡這些讓人忍不住熱血沸騰的學霸們,還有一心想要追趕上去、熱血沸騰的自己。他們讓我看到人外的人和天外的天,讓我不至於成為井底的蛙,以為自己是叫聲最響亮的那一隻便得意忘形,便忘記自己還身在狹小的井中。

人們常說的“仰望星空,腳踏實地”,若放在我身上,或許他們就是我天空中閃耀星辰的一部分吧。若感到迷茫,我就會抬起頭,看看這群努力閃耀的人,他們是榜樣、是目標、是良師益友、也是美好願景。

我時常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我在初識這個世界的時候認識了這群人,他們在我的成長中對我產生了不可磨滅的積極影響。這群可愛的學霸,簡直可以算得上我的一筆精神財富了。即使我不是學霸,我也在積極回響著“學霸精神”,努力向他們看齊,想要成為一個更加“可愛”的人。

“學霸”,真是這個世界上不可或缺的一種可愛生物啊。

青陽胤月:98年大學生,金融大二在讀,自詡“商人頭腦,文人情懷”。個人公眾號:青陽胤月,微博:@青陽胤月。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