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感恩勵志

你把我養大,我陪你變老

每讀一次台灣女作家龍應台老師的《目送》一書,總會讓我熱淚盈眶,那樸實真摯的文字,讓人走心的同時心生折服,深刻的領悟到“百善孝當先”的真諦。

作者在一篇文章中描述她的母親:

“她曾經是個多么耽溺於美的女人啊。六十五歲的時候,突然去文了眉和眼線,七十歲的時候,還問我該不該去隆鼻。多少次,她和我站在梳妝鏡前,她說‘女兒,你要化妝。女人,就是要漂亮’。”年逾古稀的老母親,身著花色旗袍,頭髮花白微卷,濃妝淡抹,面龐柔和,姿態極為優雅。雖是高齡暮色,眼神卻一點不顯混濁,總是神采奕奕。

龍應台在灑滿陽光的老屋子裡,在古老的銅鏡面前,耐下心來幫老母親洗腳去死皮老繭,修剪指甲,搽指甲油,打腮紅,塗口紅,不用說話,就很溫馨。這幅畫面實在唯美,以至於多年鮮活的存在我腦海當中。能夠想像她們母女倆彼時眼裡的溫柔,一定像一灘灑滿星光的湖水,泛起粼粼波光。

比起龍應台來,我覺得自己羞愧難當,人到中年的我從未幫六十花甲的母親洗過一次腳,也不曾作過一次深情的擁抱和愛的親吻。

我的母親傳統並且內斂,卻也是一位相當愛美的女性,五十歲左右白了頭。母親習慣節儉,害怕花錢,這么多年來一直是自己到商店買染髮劑到家裡自己染髮,有時候也讓父親幫她。一年下來循環往復就得好幾次,我卻一次都沒幫她染過,母親也不想麻煩我,總是一個人偷偷的就做了。

依然記得十幾歲的時候,幫三十幾歲的母親挑白頭髮的情形。常常是午飯後的間隙,一人一把椅子搬到正屋的門囗,面對面而坐。晌午時暖和的冬陽照在母親的頭上,那幾條或十幾條的白髮,便顯得格外引人注目,在太陽底下銀光閃閃。母親怕疼,每把她扯掉一條,她疼得微眯一下眼睛,儘量如此,總讓我繼續。

似乎長白髮,就代表著一個人美好的年華開始老去,而女人最介意的就是別人說她比實際年齡看上去老許多。

去年母親在吃菜時,不小心把門牙旁邊的一顆牙齒咬斷了,缺了一個口子,看起來挺滑稽的,乍一看,有點兒像08年宋丹丹和趙本山搭擋的小品《火炬手》中宋丹丹的扮相。母親為此苦惱不已,很長時間都不敢張開嘴巴開懷大笑。於是,我找了一個時間,帶母親去牙科醫院種植了一顆進口牙。此後母親又恢復了自信,笑起來也不再遮遮掩掩,大大方方露出一囗整齊有序的白牙。

時光倒回四五十年前,母親十幾歲,算是大家閨秀吧,頗具才華,寫作文唱歌從來不輸其他人,在老家的十里八鄉被人號稱“鐵娘子”。外公是村支部書記,外婆勤勞能幹,因此母親的童年和少年時光在那樣的年代是相當美好的。村里村外的其他人家只有逢年過節才能聞到肉腥,而母親家一周能憑藉工分糧票吃上一二頓肉。

可惜命運弄人。母親出身好,卻嫁得不好。父親家徒四壁,囊中羞澀,生活常常難以為繼。父親又是個酒鬼外加賭徒,母親嫁過去以後,每天起早貪黑,做牛做馬,山里水裡田裡,賺取微薄的收入供一家人生活所需。接著我和老弟相繼出生,日子就更加捉襟見肘,步履維艱。生活的艱辛把三十幾歲的母親變得滄桑不已,華發早生。

母親對我和老弟的付出卻從來都是殫精竭慮,疼愛有加。每逢出去走親戚時,收回來的糖果餅乾之類,自己從來不捨得吃一粒或是一塊,總是留下給我們狼吞虎咽。到了我們該上學的年齡,更是母親發愁的時候,一二百塊的學費常常得東拼西湊,還不能齊,許多時候母親不得不低眉順眼去找她那做老師的髮小XX幫忙,才能解燃眉之急。

這樣的日子,一直到母親四十好幾,我們姐弟稍稍出息之時,於是義不容辭就把父母接到身邊照顧。這時候的母親雖然不到五十,卻是老態早現,常年累月的勞作,貧困潦倒的生活,致使母親的臉上早早雋刻上了歲月的風霜,那布滿了老繭的雙手青筋暴露,看起來“燈盡油枯”一般的荒涼。

小時候你為我撐起一片天,現在我長大了,請讓我為你撐起一片天。願時光慢些吧,不要再讓你變老了。我願用我一切換你歲月長留,偉大而平凡的母親。

你把我養大,我陪你到老!用餘生陪伴你一起看海枯石爛,一起等地老天荒。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