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感恩勵志

只希望你能老的慢一點,再慢一點

“兒子,上班忙嗎?…………你爸讓我問你什么時候回家看看”

“姑娘,自己在外面不要太累,按時吃飯,…………你爸讓我跟你說要好好工作,但千萬別累壞身體”

“什么?要跟你爸講幾句話啊?他爸、來跟兒子說幾句話,來啊……哎呀!你這老頭子,平時老念叨,怎么今天要跟你說幾句話也這么難啊?”

這是父親。

——題記

1998年長江流域降水頻繁導致松花江流域雨季提前,由此造成黑龍江省特大洪水,全國受災人數高達2.23億,那一年,我7歲,還沒有多深的記憶,只記得,這家、終究是沒了。

小小的年紀,還不懂什么叫流離失所,也不懂什么叫所剩無幾。只知道昨天剛買的娃娃好像還在家裡,養了3年的小土狗也還在家裡,而家,似乎被洪水衝垮了。於是,嚎啕大哭!對於孩子而言,這是唯一宣洩情緒的方式。

那一年,爸爸32歲,而立之年已過,到了這個階段,家庭工作本是穩定的,然,一夕之間,轟然倒塌。只記得,洪水之後,政府安排老百姓大批量的遷移,安排所謂新家,發放所謂救濟款,但,對於一個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卻是杯水車薪。

那時候,養尊處優已經習慣的媽媽經常抱怨命運的不公,生活條件的不如意,還有新環境的不適應。所幸,那時我已經要開始上國小了,為了抽出更多的精力,父母把我送到全封閉的國小,10天回一次家。那時候,年紀還小不懂事,只知道哭鬧,哪裡肯願意離開他們?然而,哭鬧無果,媽媽不忍心送我,最後還是爸爸幫我辦入學手續,把我託付給老師,由此,我討厭他,即便入學時他給我買了一個跟小時候一模一樣被洪水沖走的娃娃,我依然討厭他,因為他不愛我!

孩子,就是這么任性,沒次放假回家的時候我身上一定是髒髒的,經常吃不飽一樣,其實,不然!在學校,老師會把每一個孩子照顧的非常周到,還會給我講一些從來沒聽過的故事,還有特別多的小朋友一起玩,我就是故意,因為我生他氣。(那時候就套路滿滿,機智如我)

後來每個禮拜他都會到學校去看看我,確認我生活是否順利,是否能吃得飽、老師是否好好教我知識。於是,我好像有點不討厭他了

再後來,爺爺在家跟我念叨,你爸每天都很累,以前沒吃過苦,現在在單位為了能多賺點錢,什么都做,當初你那學費多貴啊!你爸每次去看你都得給老師塞個紅包(我爸情商多高,那時候就知道賄賂讓我過得好,大寫的驕傲)

直到我上國中,爸爸已經30過大半了,終於趕在而立之年的尾巴上,在異鄉重新建了一個家,開始了一份事業。從那時候起,我學會了理解他。

記憶中,爸爸從來沒哭過,據我媽說在我出生的時候他是偷偷抹過眼淚的(除非我能穿越,反正我是沒看見),但是在我四年級的時候,卻看見了這個男人隱忍的眼淚。那年,癱瘓在床上多年的爺爺離開了,只記得,爸爸的背影感覺很孤單無助以及淒涼,抽抖的肩膀似乎是他宣洩悲傷的唯一出路,竟讓我覺得這么……心疼!父子倆這一生脾氣就不合,總是和對方唱反調,可爭了一輩子,鬥了一輩子,我卻能察覺出縈繞他們之間的父子情誼,那是任何人都無法踏入的領域,那是兩個男人的交流,也是兩個父親的較量。可我真的總相信也確信,這對父子終其一生的演繹了“父親”這個角色!那一年,我12歲、從那時起,我學會了心疼他!

2008年,北京舉辦奧運會,舉國歡慶,世界沸騰!然而,那一年老許(我媽)卻突發心臟病入院,一度失去意識,那時,周圍歡鬧與欣然全與這個家庭無關,似乎是一陣移動的烏雲跟著,趕不走、吹不散。還在上高中的我根本沒法幫忙,家裡大事,瑣碎的事,都是老焦在負責,請了假不眠不休的照顧我媽,我總看見老焦在床頭輕聲跟我媽講話、給她餵飯(其實那時老許身體不至於要人餵飯),極盡溫柔體貼,那時覺得老焦真浪漫!(現在想起來雞皮疙瘩掉一地,毛骨悚然)後來老許跟我說,“你爸這個人最大的優點就是人老實,對我好。你看他長的也不高(不得不承認,我爹是不高,幸好隨了我媽,喔耶!),也不帥,可我嫁給他不後悔”。可就是這么個其貌不揚的男人又一次撐起了這個家。那年,我17歲,從那時起,我學會了尊敬他!

老焦這個人,他就對我媽唯命是從的,對我可不這樣,從小他對我就毒舌,數學不及格了,他損我,說我智商低;夏天曬得更黑了,他損我,說我像黑炭;早戀讓他知道了,他損我,說我不老實;失戀讓他知道了,他損我,說因為我長得醜;最不能忍的是,老許訓我的時候,他竟然給我幸!災!樂!禍!什么人品!這個人!可怎么辦?我還是挺稀罕這個老頭兒的。

上大學的時候不懂事,愛亂花錢,覺得錢都是大風颳來的,老許給的生活費根本不夠用,為此,老焦偷偷幫我辦了一張副卡,每月救濟我,在這個方面上,老爹仗義啊!所幸,孩子臉皮還不算太厚,經過良好的親職教育薰陶,不久之後就自主的結束了這個非法陰暗的勾當。可是,我愈發的欣賞這個老頭兒了。

老頭兒脾氣好,可還是會有跟人起衝突的時候,高中的時候老頭兒跟一個鄰居打了一架,(剛喝了酒回家,腦子短路了),打就打唄,關鍵是還打輸了,眼睛充血,鼻子流血。當時看見老頭兒這幅模樣,脾氣按耐不住就去找人家理論,愣要人賠禮道歉,還把警察給招來了,那時候不講理,就覺得你怎么能把我家老頭兒打成這樣?打人就是不對的,全身的細胞都在叫囂!可事後呢?老頭兒竟然拉著我來給鄰居賠禮道歉,因為前一天老頭兒挨打全是因為自己找事(那時候估計老頭兒已經覺得無地自容了)。看著他道歉的模樣,我竟覺得這老頭兒真帥!那年,他教會了一些道理,至今仍理不清,可總覺得會受益終生。那年,我18歲,從那時候起,我學會佩服他!

後來,畢業了,離家遠了,老頭兒總覺得不能為我做什么了!只能囑咐老許要我吃飽穿暖,女孩子走夜路、認真做事、本分做人,避免遇人不淑(特指男人),要篩選朋友圈、等等等等。最重要的是,老頭兒也是上了年紀的人了,可以理解,可再怎么的,你也不能在背後催老許,讓她催我趕緊…………找對象吧!士可忍孰不可忍!這是全天下的父親給全天下的子女帶來的上萬點的傷害!

全天下的父親大抵都是如此,默默承擔起一個家庭、用自己的方式教育子女、守護親情、維繫感情。老焦太平凡了,可作為女兒,我就愛這個平凡的爹。天下間還有數不勝數的老焦,還有數以萬計像我一樣愛他的子女。因為有“父親”這一個角色,我慶幸無比!

1991年、你給我一個家;1998年、你重建了一個家;2008年、你支撐了一個家;我希望在未來的某年,能夠還給你一個家!只是希望你能老得慢一些,再慢一些。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