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感恩勵志

時光你慢些走,等等我那老父親

當你老了  頭髮白了
睡意昏沉
當你老了  走不動了
爐火旁打盹  回憶青春
多少人曾愛慕你青春歡唱的時辰
愛慕你的美麗  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個人還愛你虔誠的靈魂
愛你蒼老的臉上的皺紋
當你老了  眼眉低垂
燈火黃昏不定
風吹過來  你的訊息
這就是我心裡的歌

小時候寫作文經常寫母親,寫母親很偉大,母愛無私,卻沒怎么寫過父親。一直想給父親寫一篇文章,來來回回很多次,卻不知道怎么去開頭,也不知道怎么去描述我的父親。現在聽到了一首歌《當你老了》,忽然想起了我的老父親。禁不住想寫一篇文章寫一下我那可愛的父親。

說父親可愛,是因為我覺得父親一直都是可愛的人,我爸不太會說話,只能用一身的苦力氣來養活我們一家人。

父親個子並不高,黝黑髮黃的臉龐,健壯的身體,老實地道的農村人,一輩子沒去過什麼大城市,只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從早忙到黑。在我心裡,父親的形象一直是很高大的,是我心中的偶像。

父親是60年代的,那時候就是吃糠咽菜的年代,可能你說60年代都快脫離吃糠咽菜的年代了,但事實是父親真的吃過。父親兄弟姐妹五個,我爸是最小的,即使是60年代,按理說都應該是全家寵著的,但確是最受累的。國中上了兩三年就出來下河去挖河,我們那裡最大的一條河是人工挖出來的,其中就有父親的身影。

父親小時候學習是很好的,這不是謊話,是我自己的親身經歷。我小時候學習不認真,每一個老師都說我很聰明,說我做題快,準確率高,但我憑著這份小聰明對學習是不太認真的。小時候寫作業,遇到不會的,就叫老爸。

“爸,這幾個題不會,你給我講講”。

老爸看一會就會了,然後不厭其煩的一遍遍的給我講解。就這樣,直到我國小結束,到國中,父親就有點教不了我了。

我國中因為眼睛不好,需要回家做治療。父親就這樣來回在學校和家之間接送我上學。夏天還好,晚上九點多下課還不算太晚,路上還有散步的行人,到了冬天,九點多就很晚了。北方的冬天是很冷的,尤其是到了晚上,零下十幾度的天氣是常有的。那時候家裡窮,最好的一輛車子是為了接送我上學方便買的電動三輪車。父親就這樣騎著三輪車,在一個個春夏秋冬的夜晚來接我回家。

當時記得最深的是,有一天晚上是我大伯來接的我,當時我的心裡就咯噔一下,沒等我問,大伯告訴我“你爸幹活在屋頂摔下來了,住院了,沒什麼大事,放心吧!”當時我很鎮定,我沒哭,真的沒哭,記得那時是十二三歲,就這么一路什麼也沒說,什麼也沒問,跟著大伯安安靜靜的回了家。然後安安靜靜的寫完作業,躺在床上一句話也沒說,但是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就這樣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我不知道第二天是怎么起的床,不知道是怎么去的學校。好不容易熬到了周天,終於可以去看一下我那躺在病床上的父親了。我還記得當時去醫院的時候是下雨天,穿著雨披,一路淋著雨來到了醫院。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來到的醫院,心情忐忑的看到父親躺在病床,不能動,大小便都是在床上,我忍住淚水沒有哭,不知道母親當時是怎樣的心情,我不知道沒有看到母親的淚水是該哭還是該慶幸,我特別見不了家人的淚水,我心裡會梗的慌,會很難受。

父親慢慢的康復了,但還是留下了病根。現在父親還是在用盡所有的力氣來承擔家庭的重擔。一年四季,沒有特殊情況,都不捨得停下來休息片刻。

父親真的很努力,很勤奮,為了整個家庭可以沒日沒夜的工作,可以最有效率最有質量的完成老闆交給父親的工作。

時隔20年,我也已經長大,父親真的老了。父親一生勞累,沒享過一天的福,中午的飯是標準的五元,吃一份小菜,吃兩個饅頭。身上是多年的衣服,聽老媽說,兩年了,沒給你爸買夏天的衣服了。我不知道我怎么聽完母親說完父親從小到現在的事情,說實話喉嚨哽咽,母親說完哭了,我不敢去哭,淚水只能在眼睛裡打轉,我怕掀起母親的淚腺。

父親已經有了白頭髮,手上滿是老繭,手指甲有的被錘子、磚頭不小心砸到變了形。我不知道怎么去訴說我的父親,不知道怎么寫屬於我父親的歌。

時光飛快流走,我真的希望我有一台時光機,可以讓時光迴轉,等一下我那已經年近中旬的老父親。

我怕,真的很怕,怕哪一天父親生病,怕父親跌倒,怕很多很多。

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人,可能隨了父親。父親脾氣很好,但不會安慰人,只會去用實際行動去教你怎么做。老媽說“你爸一輩子沒給我買過首飾,沒送過我禮物,但是你爸真的會疼人。當初我嫁給你爸的時候,家裡一窮二白,除了兩間土胚房,什麼都沒有,我就是看上你爸老實,勤奮,會疼人”。

老爸老媽一輩子坎坷,欠過70年代的巨款,曾家裡借錢來生活,但是我很羨慕老爸老媽。一輩子沒享過什麼福,但是生活快樂。

有一次我和大黎聊天,我們說到父親,母親,我們都哽咽了。我記得大黎問我“阿土,你怕一輩子碌碌無為么?”我很肯定的回答,我怕,我不怕失敗,不怕死亡,最怕碌碌無為,這樣碌碌無為一生怎么對得起父母多年的期盼。

前幾天,大黎發了一個說說,她說“第一次這么緊緊抱住老黎,第一次這么怕失去老黎(大黎的父親)”。因為大黎的父親生病了,拿了好多藥。其實,我理解她,真的。現在父母老了,我見不得父母生病,我怕失去,我可以失去一切,但無法接受失去我生命里最重要的兩個人。雖說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但是不發生在自己身上,總歸感受不到那一份失去的心痛。

我別無所求,只求時光慢些走,等等我那年邁的老父親,等等我那可愛敦厚的父親。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