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感恩勵志

父親:我的小棉襖被人穿走了

那晚我做了一個夢,夢到冰山一樣的父親,隨著我的逐漸長大,也逐漸開始融化。融化以後的他,性格變得柔軟了。而柔軟了,父親就老了。

01

父親第一次打我,是在我6歲那年。

因為我挑撥了奶奶跟媽媽的關係。奶奶說:“你看你媽,總是那么懶,一點都沒有為人妻的樣子。”

我很生氣,就一字不差的告訴了媽媽。媽媽跟奶奶吵起來了,生了很大的氣,回了娘家,好多天都沒有回來。

父親什麼都沒說,“啪”的一巴掌就扇在了我的臉上,五個手指印立即紅腫起來。說真的,我並不覺得很痛,只是充滿了怨恨。

是的,我恨他。他那么維護他的媽媽,那我媽又算什麼?我不允許任何人說我媽的壞話,即使那個人是他媽。

我恨他,因為他跟他媽都是惡人,一個冷若冰霜,一個小肚雞腸。

02

父親第二次打我,是在我14歲那年,我讀初二。

你所能想像到的小太妹是什麼樣的?吸菸、打架、喝酒、染頭髮、泡網咖?是的,我全都具備。

跟大部分人的青春期一樣,格外叛逆。不,不一樣,我叛逆的可能更過分一點。

大概因為父母不在身邊吧,我從來都只有自己。很長一段時間我都認為我是被全世界拋棄了的小孩,沒有人會喜歡我,在乎我,我死了也不會有人管。

既然是這樣,那我乖給誰看呢?我就是要自暴自棄啊,就是要折磨自己。

我開始泡吧,打架,認識了很多社會上的壞孩子。早讀不去上直接睡到中午,班主任通知了我媽,我二話不說就找人打了他。

下手有點重,我直接被開除了,當然這事我沒有告訴我爸。

但他還是知道了,過年他回家聽到了我跟同學的通話。我說,開除就開除吧,本來就特么不稀罕上學,反正也沒人在乎我。

他蹲在院子裡,雙臂抱著肩膀,一抖一抖的。吸了好多煙,一根又一根。

我媽說,你跟你爸認個錯,回去好好念書。他那么辛苦賺錢都是為了你啊,他只有你這么一個閨女。

我死活不去,心裡堵著一口氣。大聲呵斥道:

“我認什麼錯啊,我根本沒有錯,說什麼為了我,這么些年他管過我嗎?你問他,你問他知道我幾歲了嗎?他知道我上幾年級嗎?同學們都說我沒有爸爸。”

我媽哭了,我也哭了。父親有沒有哭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他真的怒了。

因為下一秒他就走進屋裡,甩手給我一個響亮的耳光,說:“你現在就給我滾,我沒你這個女兒,滾!”

我哭著跑出去,甚至想到了自殺。

03

如果說14歲之前,我的人生都是一片昏暗,那14歲以後,總也算是柳暗花明。

大概因為奶奶去世吧,發現的時候已經是癌症晚期。當時家裡並沒有太多的錢去治療,即使有,也治不好。

她去世的前一晚,拉住我的手說了很多話。

她說,“我很擔心你跟你爸,這么些年你們都沒有說過幾句話。奶奶求求你,你不要怪他。他從小就很自閉,不喜歡說話,像一塊木頭一樣。跟你媽結婚都是別人介紹的呢,當時我跟你爺爺啊,一直都擔心他會打光棍...”

說著說著她就笑了,笑著笑著她就走了。

我將親手織的圍巾戴在了她的脖子裡,然後她帶進了棺材裡。

《暮光之城》里貝拉說,童年不是從出生到某個特定的年紀,而是到了某個年紀,孩子成長並拋棄孩子氣的事。童年,是一個無人死亡的王國。

奶奶的死我並沒有哭,好像突然變得很成熟,也就是在這一瞬間,我的童年,乃至整個青春期,都結束了。

我開始懂得,生老病死都是人之常情,而人活著的每一天對於已故的人和時間來講,都是恩賜。

活著很不易,無論聽多少大道理都不一定過得好這一生,但道理終究還是要聽。因為人始終都要被社會這個染缸糊弄的八面玲瓏,你有義務,善始善終。

04

高中以後的我,勤奮到我自己都害怕。儘管我一直很努力,但聯考的時候還是失利了。

我媽很擔心我,一直不斷的給我打電話,因為她在電視上看到很多學生因為聯考落榜自殺的新聞,怕到整夜都睡不著。

她說,你不要想那么多,考成啥樣都沒關係。媽不希望你能有多大出息,真的,你健康就好,好好活著就好。我跟你爸就你這么一個女兒,你要出點什麼事我們也就不活了。

我泣不成聲,不是因為落榜,是因為我媽對我的無所求,給了我天崩地裂的感動。

對了,我一直忘了說,我媽只是一個不識字的農村婦女。她很善良,善良到被人欺負,善良到心裡只裝著孩子。

還有父親,父親是做工程的,用雙手建起一棟棟的高樓。很辛苦,沒有很高的工資,沒有很大的本事,憨厚老實,平凡如土。

前段時間我寫了一篇《因為我只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到底有多普通呢,大概就是死了都不會有人知道的那種芸芸眾生。世界很忙,總是發著光,而我們很暗淡,暗淡到走路都要掌燈照明。

從小到大,我沒有跟父親說過幾句話,但是我知道,他一直用自己的血肉之軀支撐著我一天天長大。我起航時,他在背後凝神張望;我跌倒時,他隨時給我依靠的肩膀。

05

什麼時候有了這樣的認識呢,是在大學時他第一次見我男朋友的那個晚上。

我跟男朋友(現在是未婚夫,已訂婚)是高中同學,一起來廣州讀大學,磕磕絆絆很多年,情比金堅。

當然一起來廣州讀大學的還有我的父母。他們不放心我這個電磁爐微波爐都分不清的傻孩子,於是從寧夏千里迢迢搬到了廣州,一直陪著我。

我跟父親說,什麼時候有空見一見我男朋友吧。他當時沒有說什麼,一如既往的平淡。好像我只是一個過路人,死活跟他有什麼關係。於是他轉身回屋了,看都沒看我一眼。

後來我媽告訴我,那天我爸一天沒吃飯,一直在床上睡覺,從天黑睡到天亮,從天亮又睡到了天黑。

那又怎樣呢,他依舊是這樣一幅冷若冰霜的樣子,我不知道究竟什麼才能觸動他心裡的最後一層防線,但是那晚,我知道了。

他喝了很多酒,很多很多。醉了以後,他哭了。

一邊哭一邊跟我男朋友說,“你對我閨女好點,我求求你,你別讓她受委屈,否則我死都不會放過你。我從小慣著她,讓她順其自然的長大,什麼都不會做燒開水都不會,但是她還是我的寶貝。我只有她這么一個閨女,所以我求求你,求求你...”

說著說著他睡著了,他睡著以後我哭了。

06

那個晚上,我跟我媽說了一夜的話。我躺在她的腿上,就像小時候那樣。

她說,還記得你5歲時,你爸第一次打你嗎?其實不是你說了奶奶壞話,是因為他不想讓你小小年紀就嚼人口舌,這習慣不好。

但是你爸那個人啊,脾氣很怪,又不會說話,但是他心裡最在意的就是你啊,為了你,他多苦多累都願意的。現在他逢人便說,閨女長大了,閨女很厲害,閨女一直是他的驕傲..

我漸漸的聽不清我媽在說什麼了,頭很痛,緊緊地閉著雙眼,眼淚怎么也忍不住,流進了耳朵里,嗡嗡的響。

我想睡覺,而且我相信,我肯定比誰睡得都安穩。還會做一個夢,夢到冰山一樣的父親,隨著我的逐漸長大,逐漸開始融化。

融化以後的他,性格變得很柔軟。而柔軟了,父親也就老了。

07

我今年22歲,父親43歲。

我用22年的時間證明,為人子女的我有多特么的混蛋。而父親用前半生的時間,證明了不是所有的愛都必須要擺到桌面。

他愛你可以是在你病的時候端的一杯熱湯,也可以是在你犯錯時狠心給的一巴掌。循循善誘教你如何飛翔是愛,不管不問狠心將你扔進谷底也是愛。

就像你喜歡喝加了色素、糖精和添加劑的飲料,因為那種酸爽你能直接感受得到。但是你忘了,真正純天然無任何添加的牛奶,才能真的帶給你所需的營養。

真的,很多時候,人都只喜歡錶面上的冠冕堂皇,我們都虛偽。我也一樣,我們都一樣。

但你終究會知道,生活中那些平淡無奇的愛和感動,終究會在時光的打磨下閃閃發光。那種珍貴,值得你一生守護,一生受用。

時光啊,你慢些走吧。然後請你幫我轉告那個憨厚老實且不善言談的男人,他的閨女長大了,並且很愛他。

請他不要變老,永遠不老。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