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感悟親情

最親的人,還在原地等你

1

從小到大,跟親人說得最多的一個詞是“等我”。

小時候嘴甜,說得也好聽——“等我長大了,賺了錢,都給你。”“等我將來,一定找個孝順的兒媳婦。”“等我到了三十歲,沒事兒就帶你出去旅遊,想去哪兒去哪兒。”

那年夏天,奶奶買了西瓜,孫子孫女坐了一院子吃瓜。奶奶搖起扇子,暢想起許多年之後的事情,說:“等你們都長大了,還能齊齊地回來吃瓜,我就滿足嘍。”

我年紀小,說大話還不知道臉紅,回她:“等我們長大了,一人開一輛車回來,奶奶,你的小院兒停得下嗎?”說得一院子人都笑了。

後來,我們長大了,口頭禪還是“等我”,內容卻變得實際了許多。

我們說:“等我忙完這一陣兒,就抽空去看看您。”“等我過年回去,再說相親的事兒。”“等我下次回來,非得把家裡這箇舊沙發換了。”

等我,等我,等我……我們知道,最親的那個人,永遠都會無怨無悔地等我。

和親人的等待相比,許多事顯得萬分緊急:老闆要的資料,晚一刻鐘就可能挨訓;客戶訂的方案,遲一小時就可能泡湯;朋友約的聚會,推脫一天就是“不夠意思”。

唯獨親人,我們知道,無論多久,都會等下去。

2

過年搶先一步回家,遠在天邊的大姐發訊息問我:“家裡有什么變化?”

因為搬遷,家裡變化挺大,大到我下火車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問我媽:“咱家在哪兒?”

作為路痴,我跟司機大哥怎么說也說不清楚,最後乾脆把手機交給司機,我媽親自指點,兜兜轉轉,才見到熟悉的面孔在路口等著。

家已經是認不出了,可家裡的人一開口,四鄰八舍,家長里短,還是原來的樣子。於是,我回復大姐:“家還待在原地等你,只是家裡的人看起來老了一些。”

那一刻,我好希望生活是一部電視劇,無論歲月怎樣變遷,裡面的人都不過是化了蒼老的妝容,只要卸妝水一洗,就還能笑靨如花。

得知大姐過幾日要回來,媽媽每天翻看日曆,明天后天大後天地算著。若非親眼所見,被等的人永遠不知道“等”是這么一回事。

我打趣我媽:“怎么,你就指著這一件事過日子了嗎?”她說:“我等的人,少一個都不叫團圓。”

可是,她總該知道,她千辛萬苦等的這幾個人,好不容易團圓了,也不過幾天的功夫,就又要江湖路遠。再等,又是一年。

要有多大耐心,才能一年一年等下去?

“快點兒啊,我等得花兒都謝了。”

“快點兒啊,我等得頭髮都白了。”

3

姥爺從年輕時候就是出了名的急性子。據說,姥爺退休之前,每次下班一進屋門,若沒見飯菜備好了擺在桌子上,就要鼻子一哼,大發雷霆。

更誇張的一次是,他買了需要組裝的風扇,安了半天,發現扇翅安反了,急得滿頭大汗。卸了重裝,依然不順利,姥爺氣急敗壞,伸手去掰扇翅,要把它折斷。偏偏扇翅很有彈性,來來回回也不斷。姥爺氣哼哼地進屋,拿了一把大剪刀,咔嚓咔嚓把三個扇翅挨著剪了,才長舒了一口氣。

到了晚年,姥爺依舊是急性子。小舅打電話說,臘月二十六回家。姥爺天天數著日子,不料小舅又打了電話過來,說公司臨時有事,可能當天趕不回來。姥爺怒氣衝天:“二十六回不來,你就別回來了!”

臘月二十六,小舅沒回來;二十七,還是沒回來。姥爺像個孩子似的坐不住了,低眉順眼找小舅:“我跟你說氣話,你不會真不回來了吧?”

小舅說:“爸,我剛忙完,你等我,我在路上呢。”

脾氣暴躁的姥爺,好像也沒別的好辦法,只好乖乖等下去。他說,“我不生氣了。只要你回來,什么都好說。”

4

人到三十歲,最大的感覺是分身乏術。想做的事情太多,想要的東西也太多。

年幼的時候見媽媽不喜歡吃蘋果,只喜歡吃一枚一枚的棗子,於是小小的人兒拍著胸脯許諾:“你等著,等我長大了,一定要發明像蘋果一樣大的棗子,保證讓你吃個夠。”

等我長大了,蘋果已經不單單是蘋果,而是一種品牌,和一種生活。只是,精彩的生活不會一直等我,而媽媽,會永遠等我。於是,心裡有了取捨。我們沒心沒肺,總是捨得讓最親的人等。

朋友因為長期熬夜加班,視網膜脫落住院,老母親全程陪護。好在手術很成功。待到康復,朋友拆掉纏繞在眼睛上的紗布,第一個發現就是母親老了很多。

回到公司,公司依舊運轉,同事們若無其事,世界一派安寧。

只有他的母親難過,因為他這一回去,母親又難得能陪著他了。兒子留給母親的,是無窮無盡的牽掛。

經此一劫,朋友大徹大悟。他以為萬分緊急的,原來離了他也不會崩盤。他相信會永遠等他的,原來每一寸守候都是白髮的渲染。

朋友辭了職,換了一份離家近一點的工作,為的是能夠常回家看看。

“等我……”我們這樣說的時候,心裡蠻有把握,知道最親的人一定會等,別無選擇。可是,我們卻不知道,他們青春已然不多,每一根白髮都在等你。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

你在這一個冬天歸來,又在下一個冬天歸來,錯過了故鄉的春夏秋。冬日的故鄉看起來白髮蒼蒼。而你的親人們,在春天夏天和秋天,都在等你。

來源:擺渡人(ID:baiduren66)|  作者:擺渡人,簡書籤約作者,悅讀專欄作者,日照人。微博@我是擺渡人。新書《願所有姑娘都可以嫁給愛情》正在熱售。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