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感悟親情

父愛的力量

父親節當天,一早就給爸爸打了一個電話,他很詫異地說:“怎么了,有事嗎?”

我調侃他說:“難道我每次都是有事才打給您打電話嗎?”

他說:“那倒不是,只是你平時不會這么早。”

我說:“爸,今天是父親節,您辛苦了,祝您節日快樂,身體健康。”

爸爸沉默了一會說:“沒聽說今天有什么節日嘛,我們不過。”

哈哈,爸爸逗吧!

其實爸爸做人和說話一樣,實誠,心裡怎么想就怎么說,從不會拐彎抹角,更不會玩什么心機,所以整個村的人都很尊敬他。

在我的記憶里,已經記不起從什么時候開始對父親留有印象。只記得我小時候體弱多病,經常會莫名其妙地暈過去。母親說:“有次醫生告訴父親,這孩子沒什么希望了”。父親聽了醫生的話,沒吭一聲,把我往他背上一丟就走出了醫院的大門。

從此,為了給我治病,父親到處打聽各地的土郎中,只要聽說誰會治病,他就背上我,無論颳風下雨,無論十里二十里,沒有什么能夠阻擋。

記得有一次從郎中家回來的路上,下起了瓢潑大雨,瞬間就把熊熊燃燒的火把澆滅了,父親把僅有的一小塊油布裹在我身上,背著我在黑暗中蹣跚。

因為山路本來就很崎嶇,而且沒有燈光,加之雨勢太大,我能明顯感覺到好多個地方父親是爬著過去的。在閃電的映襯下,父親額頭豆大的汗珠和著雨水汩汩往下流。

那刻,雖然我還不太懂事,但我的淚水卻嘩嘩流個不停。

在一棵大樹下,父親停下了腳步,喘著粗氣,順手把臉上的雨水抹乾淨,然後拍拍我的屁股說:“哭什么哭,爹還能把你弄丟嗎!”

雨漸漸小了,我也在父親寬闊的肩上睡著了。

這就是父親留給我最初的印象。

後來慢慢長大了,稍不留神就會挨父親的鞭子,才知道他是個既嚴厲又有些不講理的父親。

上三年級時,班上的一個同學總欺負我,經常給我起各種難聽的綽號。更過分的是,有一天放學後,他和另外一個同學堵在學校旁邊的小土橋上,不讓我過橋,還不停地叫他們給我起的綽號。

當時的我實在氣憤,就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砸向他的頭部,血瞬間流了出來,他疼得哇哇怪叫。另一個同學見狀則趕快趴在路邊找野蒿幫他止血,趁機我撒腿就跑,一口氣跑到了家。

第二天,我死活不肯去上學,媽媽問我原因我也不敢說,父親聽說我不去上學,那還得了,二話沒說,找來鞭子就一頓揍。

我說:“你再打我我就真不讀書了!”

他說:“不讀可以,你把這幾年供你上學所吃的,花的折成錢還給我。”

拗不過他,被他硬生生把我扭送到了學校。剛進教室,我就看見了被我把他頭砸爛那個同學的爸爸,班主任見了我父親,就說:“你來得正好,正要找你。”

後來我才知道,父親被班主任狠狠批評了,說父親對我的管教不夠嚴格什么的,最後在班主任的調解下,對方同意讓爸爸賠償5塊錢,這事才算平息。

放學後,我心驚膽戰地回到家,心想這么大的事,八成又要挨揍。可沒想到,對於老師的批評和賠錢的事,他隻字未提,吃飯時還問我,今天還有人欺負你嗎?

他這樣問我反而不習慣了,往常知道我和別人打架,又得挨鞭子,這次居然有例外……

到了國小四年級,我開始住校,離他遠了,鞭子也自然吃得少了。離得遠了,才看得更清,此時我才發現,以前對父親的定義是有偏見的,因為我感覺很多時候父親挺講道理的,不然怎么會被選為村調解員呢。自他當上調解員,村里只要有什么矛盾糾紛,都會找父親去調解,每一場糾紛他都能把他們說得服服帖帖,那時我感覺,大字不識一個的父親真有能耐!

我的大學是在省外上的,臨行前那晚,我剛準備睡覺,父親走進我的臥室,坐在床頭的椅子上吧嗒吧嗒抽著旱菸。

我說:“爸,您平時少抽點吧,您不老咳嗽嗎。”

他說:“沒事,我有數,死不了。”

他繼續說:“倒是你,第一次出遠門,要會照顧自己。在外邊,咱們不欺負任何一個人,但也別被別人欺負。錢,該花的就花,別省著,沒了就打電話到你姐家,她會告訴我。”

此時我才知道,他還一直記著多年前的那件事。

讀大學期間,家裡每月給我寄300塊的生活費,300塊與其他同學相比,少得可憐,但我已經很知足了。

有一次,我把卡里僅有的100塊錢取了出來準備去充飯卡,可充飯卡的老師說:“你這張錢是假的。”

我說:“老師,怎么可能,我剛從銀行取出來的。”

後來老師再三驗證,確認那張錢是假的。

我根本不相信能從銀行取出假錢,為了驗證這張錢是真的,我跑到了當時市里最大的一家超市,買了一桶速食麵,付款時收銀員說:“對不起,你這張錢我不能收。”

這句話真如晴天霹靂,現在已經確認這張錢是假的。怎么辦?

我的第一反應是找銀行,我又跑去取錢那家銀行,告訴他們我在他們那裡取的錢是假的。

聽我這么說,裡面所有人都笑起來,並說:“銀行取的錢都是假的,那哪裡才有真錢。”說完還把我的100塊假錢沒收了。

想想爸爸媽媽為了這100塊錢要流多少汗水,他們笑聲還沒停止,我已哭著離開。哭過了,唯一的辦法只有給姐姐家裡打電話,在電話的另一頭,當聽見姐姐的聲音時,我嚎啕大哭起來,姐姐問我發生什么事了,我斷斷續續地把取著假錢的經過說了,姐姐說:“這有什么好哭的,不就100塊錢嗎。”

恰好,那天父親也在姐姐家,他接過話筒說:“我聽你姐說了,別哭了,又不是你弄丟的,明天給你匯100過去”。

第二天,我卡里收到了200塊錢。

今年端午回家,第一眼見到父親,感覺他更老了,腰更彎了,額頭的皺紋更深了,鬢角的頭髮更白了。

60多歲的老人,已經沒了年輕時的那股銳氣,脾氣也越來越溫和,溫和得像個小孩。現在我和他對話仿佛就如我小的時候他和我說話一般,說什么聽什么。

就拿抽菸和喝酒這樣的事,最近幾年他咳嗽越來越厲害了。

我說:“爸,煙您就少抽點,或者乾脆別抽了唄。”

他說:“好。”

從此,他就再也沒有抽了,要知道他抽了將近40年的煙。

今年去檢查,查出心臟有點毛病,我又說:“爸,醫生說以後酒要少喝點”。自從我說過以後,他滴酒不沾,要知道他喝酒喝了近40年,是村里出了名的大酒量。

喝酒這事,我大學剛畢業時就勸過他,他說:“我這輩子,就會抽點菸,喝點酒,都戒了就等於不讓我活命。”

而如今,說斷就斷,他的這種精神讓我欽佩。

如今,我也成了父親。

自兒子出生以後,無論多忙,我每天都會按時回家陪伴兒子。我認為,對孩子最好的教育就是每天的陪伴,因為我從小耳濡目染了我的父親是怎么做父親的,以父親為鏡,我相信我也能做一個好父親!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