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閉島影評_勵志人生網_激勵人生每一天!

勵志人生首頁觀後感

禁閉島影評

禁閉島影評(一)

《禁閉島》不愧為年度最佳驚悚心理大片,這部電影絕對對得起以上稱號。可以說這是一部很晦澀的電影,它精彩絕倫的故事背後,是更多深邃的細節,蘊含著廣闊的歷史,許多人看完以後,也許已經被電影複雜的劇情和背景搞暈了,真相究竟是什麼,也許當你一遍又一遍的看之後,才能逐漸看懂這部影片獨特的魅力。以下影評會透露過多劇情,請確定你已經看過電影再來閱讀以下文字,否則,你將失去一次刺激的感官之旅。

影片的開始是暴風雨的前夕,搖晃的船艙和眩暈的主人公,低沉的天空,廣闊的大海和孤零零的小島,一下子就把氣氛壓抑下來了。主角泰迪是一個二戰退伍的老兵,作為一個出色的聯邦執法官,自動請命前來禁閉島調查一件離奇的失蹤案。他和新搭檔查克一起在暴風雨的前夕登上了這個孤零零的小島——一座精神病院。

一個淹死了自己三個小孩的女病人在重重看守的小島病房中人間蒸發了,泰迪立即自動請命前來調查此事,神秘的精神病院一直有著很深的秘密,誰都不願意提起,誰都不願意講述。泰迪本來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有著可愛迷人又深愛自己的妻子,可是一次縱火案,一個叫安德魯萊迪斯的人燒死了自己的妻子,此後此人被送往了禁閉島,從此人間蒸發,之後在詢問一個從島上回到大陸的精神病患者時,泰迪了解到島上隱藏著極深的邪惡。此時,借著女病人失蹤的契機,泰迪來到島上,就是為了找出殺害妻子的兇手和隱藏在精神病院深處的秘密。通過細緻的調查,越來越多的疑點暴露了出來,泰迪發現島上應該有一個神秘的第607號病人,可是島上只有606個病人,他確信這些失蹤的人都成為了精神病院院長的心理試驗的犧牲品,為了將所有人繩之於法,泰迪深入的調查了下去,此時,嚴重的偏頭痛發作了,痛苦的泰迪經常陷入幻覺之中,他看見自己妻子死去的樣子,看見那個消失的女人和死去的小孩,尤其每一次,小孩都哀怨的看著泰迪說你為什麼不來救我。最後,所有的線索指向了和小島相對隔離的那個燈塔,在詢問了被囚禁的精神病患者和躲在岩洞中本應在外度假的失蹤女人的主治醫師後,泰迪相信燈塔里就是邪惡實驗的進行處。拍檔也失蹤了,泰迪相信他被關在了燈塔里。於是泰迪孤身闖入燈塔,為了救出拍檔和揭露邪惡。當打到守衛進入燈塔,緊張的來到最頂層時,顫抖的泰迪打開了關閉的門。卻吃驚的發現:本來應該是實驗室的地方,只是一個簡陋的小房間,醫生坐在桌子後面看著泰迪,緩緩道出了真相。

原來泰迪自己就是這裡的病人,他就是安德魯萊迪斯,607號病人,二戰歸來的他因為過度殺戮和面臨了過多死亡而陷入精神崩潰,酗酒無度,妻子苦勸無果,燒毀了城裡的房屋搬到了郊外。可是妻子也因此精神錯亂,最終,妻子淹死了三個孩子,而痛苦的泰迪開槍打死了自己的妻子,從此人格發生了分裂,為了逃避自己殺死妻子的事實,選擇性遺忘了自己是誰,而捏造出了縱火犯安德魯,而自己依然是執法官泰迪。被送到了禁閉島來接受治療,當時醫學上流行的對待精神病人的方法是手術切除大腦的一部分或者長期的藥物抑制,而且對待精神病患者幾乎沒有人道。禁閉島精神病院的醫生認為應該人道的幫助患者解除痛苦回復正常,於是採用了特殊的療法,泰迪是醫生一個風險極大的賭注,就是為了證明自己人道療法的效果,他們扮演成了泰迪想像中世界的各個角色,讓泰迪完成自己的想像,最終自己來發現這一切不過是虛幻的,從而接受現實——自己是殺人犯,自己深愛的妻子殺害了自己的三個孩子。當發現自己手裡的槍是玩具的,自己一直的執法官拍檔其實是自己的主治醫生,夢裡纏繞著自己的那個本應該不認識的小孩其實是自己的女兒,自己嘴裡念叨的名字其實都是自己本名安德魯萊迪斯字母變換排列出來的時,最終泰迪醒悟了,他幾乎不能面對自己幸福的家庭破裂了,妻子和孩子都死去了這個殘酷的現實。第二天,當醫生們檢驗療效是否有效,是否反覆時,泰迪假裝自己又再次發病,治療失敗,並且作為危險病人,切除自己的大腦白頁,從此“死去”。

很多人認為這部電影有第二個故事,第二種理解。即泰迪是正確的,這個島確實邪惡,深牢里那個泰迪曾經採訪過被抓回來的囚犯,岩洞裡躲藏的醫生都在說明這個島的勢力多么龐大,正如醫生所言,當你被定性為精神病時,即使你不是精神病,可是你的每一句解釋都在展示你是一個精神病,沒有人願意聽你,相信你。島上的醫生會用各種方法折磨你的神經,使你發瘋,最終證實你是一個瘋子。島上的每一口食物,每一口水,每一支煙都是在傷害泰迪的神經系統,從而讓其陷入幻覺中,以至於最終讓泰迪確信自己確實是瘋子,一切都是幻想出來的。最終,泰迪決定變成植物人,也不願意像大多數人一樣違背良心的沉默下去。

我認為此種說法不合適,我覺得是沒看懂電影,望“像”生義了。首先,爭議最大的是影片的結局。主人公和“查克”坐在台階上,一片陽光明媚,作為主治醫生,他想知道泰迪是否被醫好了,另一種說法是“被醫好”了,泰迪對醫生說:查克(幻想中拍檔的名字),我們一定要逃出去。醫生以為泰迪又恢復過去的老樣子了,失望的回頭對院長搖了搖頭,院長也失望的搖了搖頭,讓人取出了手術器具,準備切除泰迪的大腦。當泰迪站起來之後,又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Which would beworse? Tolive asamonster,ortodieasa good man.醫生驚訝的站起來,想要叫住他,可是泰迪從容的走了出去,最後影片在燈塔中落入黑暗,劇終。如果真的像很多人詳細中的那樣,醫院是邪惡的,那么醫生為什麼還要黯然的叫住他,院長也不會失望的要準備手術了,泰迪也沒有必要暗示其實醫生們的好心和努力沒有白費,他可以憤怒可以嘲諷而不會堅毅和從容和漠然的玩老把戲。

還有就是主人公幻覺的描寫,如果醫生所說的是假的,真相是主人公確實是治安官,妻子死於安德魯縱火,看起來也似乎是這樣,一開始幻覺中的妻子的鬼魂也是被燒焦的,真的存在那個失蹤的女病人,她也淹死了三個孩子,而不是自己的妻子淹死了自己的孩子。那么以下場景就無法解釋了:泰迪抱住妻子時,其背後有鮮血湧出,這正是中槍的地方,同時大火的幻覺中,妻子全身都在流水,地上也全是水,這正是淹死的是自己的孩子,所以水給了他極深的恐懼,這在全片開始時泰迪暈船時自我安慰道:那不過是水而已。噩夢醒來發現身上全是水,原來天花板漏水了。那個陌生的女孩也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如果不是自己深愛的女兒,為什麼會這樣呢。還有就是一直以來,泰迪臉上都有傷,可是當他醒來的時候傷口沒了,這就是在暗示,之前的一切都是幻覺。對於結局那個燈塔,很多人認為是暗示邪惡的象徵,但是我覺得這是影片內涵的表現,禁閉島這個影名本身有兩個含義,第一是這個關閉精神病患者與世隔絕的小島;第二是主人公心中被壓抑的人格,自我的禁閉。電影的海報是主人公劃著名了火柴照亮黑暗,而燈塔一直在其中起著關鍵作用,主人公想去燈塔其實就是暗示了潛意識中從禁閉中的突破,燈塔是來劃破黑暗的。這部電影裡蘊含著深刻的佛洛依德式的心理暗示,水、燈塔、虛構的人物都是泰迪生活扭曲的再反映。當最終泰迪清醒了,無法逃避無法面對殘酷事實時,他選擇走向“死亡”也不要背負著殺妻喪子的悲痛和罪惡。

其中還有兩處比較有意思的細節,一個是開始泰迪去醫生家中時另一個醫生曾經對他說過:你是一個心理防衛很厲害的人。這就暗示了泰迪強烈的自我保護,使其陷入幻覺而難以相信事實。醫生家中的音樂和泰迪進入德國集中營時候的音樂是同一個,這也是為了刺激其不斷去回憶真實是什麼。另一個是泰迪從懸崖回來的時候,警官(貌似是院長?)開車送他去醫生那裡的時候對他說,你是一個暴力的人,這一點我很清楚,我不同意那些醫生的看法,他們相信你,可是我了解你,你心中的暴力無與倫比。這句話其實也揭示了真相:醫生們是善良的,選擇相信病人,並且竭力幫助其自我康復,而這個軍人則認為這是無用的,應該和主流做法一樣,切除其腦白頁,讓其永久“馴服”。

作為一部心理懸疑巨作,這部電影和《搏擊俱樂部》很相似,講述的都是人格分裂,有意思的是本來這部電影原計畫由《搏擊俱樂部》的大衛芬奇和布拉德皮特來完成,後來由於《返老還童》的拍攝而換成了馬丁斯科塞斯和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搭檔。可以說薑還是老的辣,斯科塞斯很好的將這種壓抑穿過劇情,穿過時代傳達了出來,尤其一部很多人看的一頭霧水的懸疑片,卻得到了廣泛的追捧和好評。迪卡普里奧的演繹也很精彩,至少他早已不是《鐵達尼號》裡面那個青澀帥氣的偶像演員了,實力和演技征服觀眾。

最後來探討一下影片裡的一些背景和細節:電影發生在五十年代初期,這個時候是冷戰剛剛開始,美國國內麥卡錫主義泛濫的時候。所謂麥卡錫主義就是美國全國性的對共產主義的迫害和進步勢力的打擊,類似於中國的文革,當時整個社會都瀰漫著恐怖、焦躁和不安,不斷有人被迫害、被監禁、被拷打。冷戰的重幕壓抑而令人絕望。這正是和整個影片的氛圍恰到好處的結合了起來。影片中多次出現病人說不願意再出去,外面出現了一種炸彈,可以一下子炸掉一座城市。其中有一個人又說了一句:其實最厲害的炸掉不是氫彈,而是人心中的炸掉!意思也是在暗示人格分裂。不安的歷史背景沖刷著這些可憐的渺小的人群,就像壓抑詭譎的大海包圍著孤零零的禁閉島一樣。燈塔是能夠看見的,希望的燈塔和小島被海水分隔開來,有人認為它是希望,有人認為它是罪惡的場所。一群扭曲的人蜷縮在一段扭曲的歷史裡,悲劇的終章,還是泰迪的那句話最引人深思:“像怪物一樣活著,還是做好人死去?”這又是莎翁式的慨嘆。不僅僅是在說掙扎的自己,也是在說這個時代下人們面臨的選擇。

禁閉島影評(二)

一開始看這部電影的時候感覺電影的背景像是發生在70年代左右,電影是根據美國小說家丹尼斯·勒翰的同名小說改編,它描述的故事發生在1954年(比我預期的還早),軍官泰迪(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飾)和同伴查克(馬克·魯弗洛飾)被派去調查一個從精神病院失蹤的女兇犯的下落。精神病院在一座島上,它主要收治那些有精神疾病的罪犯們。在他的調查過程中,在66名精神病罪犯外,還有一個編號為67的人,但沒人承認這個人的存在,泰迪深信這個67號就是殺害他妻子的兇手萊迪斯,而且他懷疑這個精神病院裡有一個天大的陰謀。

泰迪在一個山崖上的隱秘洞穴里發現了失蹤的女犯人雷切爾,雷切爾告訴了他這個精神病院在進行一些慘無人道的活體實驗,而她原來是這個病院的精神醫生,為了逃避其他人的陷害才躲起來的,還告訴了泰迪燈塔上有答案。泰迪想解開這個謎團,於是他準備上燈塔去調查。他上去以後沒發現任何證據,卻發現主管醫生考利一直在等他。考利向泰迪說出了所有事情的緣由。

原來那個67號病人就是泰德自己,而查克是他的主治醫生希恩。醫生告訴他的真名叫安德魯·萊迪斯,他的妻子患有精神病在淹死了自己的三個孩子後自殺,他受到了極大的打擊,因此他在自己的意識中創造了一個兇手萊迪斯殺了他的妻子,自己則是一個警探。而且著一切都是考利醫生為了治療他而編造的,如果不能治好他,醫生只好對他執行死刑,因為他來到島上後幾乎傷害了所有人,但他自己卻一無所知,經歷過戰爭洗禮又患有精神病,潛在的危險很大。

泰迪終於清醒了過來,他明白了這一切。但當醫生診斷治療是否有效時,希恩問他“你現在感覺怎么樣?”泰迪回答“我要帶你逃出這個鬼地方,查克”。“查克”著稱呼讓醫生斷定泰迪還沒清醒過來,醫生無奈地搖頭,只好執行死刑。泰迪最後向希恩問了一句話“像怪物一樣活著還是像好人一樣死去?”此時希恩明白了泰迪的意思,其實泰迪已經清醒了,只是他寧願選擇像好人一樣死去,也不願一直生活在痛苦中。希恩最後喊了聲“泰迪”,但泰迪沒有回頭,因為現在他只求一死來解脫。於是他被帶走了。最後的一幕是悲鳴的音樂和寂靜的燈塔。

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鐵達尼號》是他的成名作,最近熱映的《盜夢空間》也是由他主演,都很不錯。這部影片曾經拿過北美票房冠軍,沒有華麗的特效,顯得很真實,值得一看。

禁閉島影評(三)

什麼世界是真實的?活在怎樣的世界是幸福的?是像一個好人一樣的死去?還是像一個怪物一樣的活著?是該呆在真實世界的C區監獄,還是走向彼岸世界的孤獨燈塔?有答案么?沒有么,究竟我們的人生是在那個世界當中?究竟我們會做出怎樣的選擇?選擇的權利是我們還是人生?

當看到泰迪被醫生揭開真相時的表情,我震驚了,心被緊緊的揪住,仿佛有什麼東西在擠壓著。擠壓出心裡最後的一點點東西。萊昂納多的眼神告訴我:他的世界崩塌了,一個他辛辛苦苦營造出來的世界。多么熟悉的眼神,多么熟悉的心情。曾幾何時,我所營造出來的世界不是也和他一樣的瞬然間崩塌。

當泰迪帶著茫然無助的眼神說出:我就是萊迪斯。這種心情,這種自己對自己說的語言,像什麼?像不像自己每天醒來對著鏡子要告訴自己:我自己是誰,今天是新的一天。做一個怎樣的自己?

當泰迪走向那個燈塔的時候,心中五味陳雜,是同情?是解脫?是羨慕?是遺憾?還是有著些許的小小感傷?泰迪釋然了,接受了,走向了現實世界中的最後一站,那個聳立在海角的燈塔。真的釋然了么?真的接受了么?是接受了現實中的自己,還是為了自己所營造的世界而義無反顧的拋棄現實呢?這個問題,我們都無法回答?也許只有泰迪自己心裡知道。

現實的世界很真實。電影裡面的現實世界是一座精神病醫院。現實中呢?現實中是什麼?應該是和諧平靜的花園吧?也應該是催人奮進的畫卷吧?還應該是真誠貼心的國度吧?更應該是正常人的天堂吧?沒有麻木,沒有冷漠,沒有胡言亂語,更沒有欺騙,也更沒有虛情假意和逢場作戲。多么美好的世界,不是嗎?電影裡面的每一個病人在現實世界的精神病院每天做著同樣的治療,每天吃著同樣的藥品,面對著同樣的人,做著同樣的事情。不是很好嗎?不是正和我們現實中的每一天過的是如此的相像嗎?

營造的世界很虛幻。泰迪的營造世界裡自己是一個檢察官,妻子因為一次大火失去了生命,自己每天活在失去妻子的傷痛之中,到禁閉島是為了找到造成妻子死亡的元兇:萊迪斯。充滿著對自己妻子的無限眷戀與愛意,充滿了對自己的搭檔查克的信任和依靠。多么簡單的世界!正如現實中的我們,每天夜晚的時候,一個人坐在床沿,享受著自己的每一分時光,回味著自己的每一件心事,看見記憶中的笑臉在朝自己微笑,聽見記憶中的人對著自己喃喃耳語。不是很簡單嗎?

虛幻的終歸是虛幻的!現實的畢竟是現實的!但不知為什麼現實總是那么殘忍,那么傷人。在想,要是泰迪不知道現實,而是一直活在他自己營造出的小小世界,那么他雖然是個病人,但是起碼他會幸福,他會依然相信他深愛著自己的妻子,他會依然在尋找著殺死妻子的兇手,心中有著夢想,有著希望。也許這樣的他會看起來比任何人都正常。()同樣,我們也是如此,如果沒有現實,能活在自己的小小世界,沒有了那些欺騙,虛偽,離去,背叛,每天都可以在夢中堅守者自己的小小理想,做著有些看起來不且實際的夢,看著記憶和夢中人的笑顏,聽著他們在自己耳邊輕聲低語,這又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呢。但是為什麼現實總是要讓我們一次次的面對,一次次的想去逃避,而又一次次的告訴自己自己是誰。一次次的滿身傷痕的去面對。

泰迪最後仿佛大徹大悟一般的說出:是像一個好人一樣的死去,還是像一個怪物一樣的活著,然後毅然決然的走向了燈塔。一個介乎於現實世界和營造世界邊緣的東西,進去之後的結果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知道泰迪以後究竟是像一個好人一樣的死去,還是像一個怪物一樣的活著?但是我知道,進入燈塔之後,現實中就再也沒有泰迪這個人了,只會有一個沒有記憶的行屍走肉,但這對於泰迪來說未嘗不是一種解脫,畢竟現實世界是如此的殘酷。但是隨之而來的呢,是不是也是泰迪營造世界的崩塌。會不會連他自己心中的那一點小小的避風港灣都會隨之而消失?看到這裡突然有一種很想流淚的衝動,替泰迪,也替自己。不是嗎?也許我們每個人都有著屬於我們自己的營造世界,但是生活呢?生活正在把我們從這個世界中一點一點的抽離,讓我們更加融入現實世界當中,讓我們看起來越來越像一個“正常人”

電影結束,久久不能平靜。心中所想的點點滴滴映入腦海,我們的燈塔在哪裡?能夠讓我們完全忘記現實的燈塔又在哪裡?我們究竟是應該像一個好人一樣的死去?還是應該像一個怪物一樣的活著?而究竟什麼是好人?什麼又是怪物?是麻木的好人?還是有思想的怪物?我迷茫了。真想能找到一個那樣的燈塔,讓我能夠永遠的去解脫。但是當燈塔出現的時候我真的可以放下一切,像泰迪那樣義無反顧的走進去嗎?

想著想著,我麻木了,疲倦了,眼神也漸漸的模糊了。門口傳來領導的聲音,又要工作了。又一次把我拉回現實世界當中。突然覺得領導長得和電影裡面的醫生真的好像,像的讓我分不清他們誰是誰。打開螢幕,茫然的對著閃爍的顯示器,突然,我看見記憶中的人對我在微笑。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