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親職教育

孩子,我寧願你吃點苦

女兒上的是重點中學,開學比普通中學早幾天。

晚上,女兒偎在我身邊,一副不情願的樣子說:“媽,明天我就要滾回學校了。”

我扭頭看著她:“你還不該滾回學校嗎?都玩了快五十天了,再玩下去你就傻了。”

女兒噘著嘴不高興:“我還想去看大海呢,你們也沒人陪我去,又得明年了。”

老公正好聽到,承諾說:“下周日,爸爸開車帶你去,反正又不遠,當天就能回來,不耽誤學習。孩子嘛,快樂最重要。”

我呵呵了兩聲:“你就會做老好人,好像女兒不是我親生的,我比你更希望她快樂。

可是,她現在快樂了,將來呢?”

記得今年春節剛過的時候,我正在上班。敲門進來一位小伙子,還有一位五六十歲的阿姨。

小伙子怯怯地問:“聽說咱們公司招一線工人,請問有什麼條件嗎?”

負責招聘的同事把招聘簡章給他看:一線工人要中技以上學歷,有從業資格證書。

小伙子在包里翻了半天,只找出一個技工學校的畢業證,沒有從業資格證。

同事告訴他這不符合條件,等招學徒時可以再來。

小伙子氣餒地看著那位阿姨:“媽,人家說不行。”

那位阿姨堆起滿臉笑和我同事解釋:“他就是技校畢業的,只是畢業後沒有乾過技工,也就沒拿證。閨女,你看能不能讓他算學徒?”

同事回頭看我,用眼神請示可否。

我說:“下個月應該就招學徒了,您記一下我們辦公室電話,隨時打電話來問問,等我們招學徒工再來好吧?”

小伙子一臉不情願的表情,問他母親:“媽,怎么辦?”

那位阿姨拉著他,說出去一下。

過了一會兒,我的手機響了,是我同學燕子打來的電話。她問我剛才是不是去了一對母子?

我說是。

她“唉”了一聲和我嘮叨:“那是我姨和我表弟,家裡就這一個男孩,寶貝得不得了。上學不好好上,也捨不得管,說孩子開心最重要。”

“好容易苦巴苦結上了個技校,畢業後表弟去一個工廠實習,不到一個禮拜就回來了,說太累。我姨就慣著他,讓他在家裡啃老。”

“這不到了該找對象的年齡了,一有人介紹對象人家就問,是乾什麼工作的。我姨才明白,這么大了該找份工作了,不然就打光棍了。你看看能不能給照顧一下?讓他在你們那當個學徒工就行。”

我嘆了一口氣。

這位想讓孩子快樂的母親,她一心由著孩子的不努力不上進,以為這是為他好,能夠讓他快樂。他少年時快樂了,可是,成年後呢?

他沒有高學歷,沒有一門手藝,怎么安身立命?靠什麼獲得尊嚴?

一個連自己都養活不了的男人,又怎么能快樂?

我認識一位高中的語文老師,得了重病,在北京治療。

還好,大兒子上完大學後在北京立足,能夠為父親提供吃住的地方,還能帶他去比較好的醫院治病,病情得到了不錯的控制。

這位老師想到身邊一些人得了他這樣的病,只能在小地方醫院治療,然後聽天由命,不由感慨道:

“當我們很多人在埋怨聯考、張口閉口素質教育的時候,我們是否意識到,如果你不是一線大城市,你說的素質教育,充其量只能為下一代的成長注射一針麻醉劑。”

“很多資源都是有限的,如果你沒有能力去爭奪,一旦遇到危機,就只能在困難面前束手無策。”

是的。我很贊同他的觀點,或許會被認為偏頗。

我是母親,比任何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快樂。但這快樂,絕不是在該學習的年齡去放縱,在該努力的時候只圖輕鬆。

孩子,你不是含著金鑰匙來到人間。出生在我們這樣的普通人家,我唯一能為你做的,就是給你創造好一點的學習機會,讓你有台階去登上更高的山峰。

那時,你看在眼裡的風景才會楚楚動人。

如果你一直匍匐在命運的腳下,為生計發愁,那么,再美的景色在你眼裡也是愁苦。此時我對你有多心軟,將來生活就會對你有多無情。

我寧可欠你一個快樂的少年,也不願看到你低聲下氣的成年。

如果你想在以後的人生舞台上長袖善舞,你就要多熬一些夜,多吃一些苦,多讀一些書。

真正快樂的人生,是要趟過一條汗水的河才能抵達。

只有在春天的時候去躬身播種,你才能最終收穫一園秋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