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上市:13年砥礪,風光無限_勵志人生網_激勵人生每一天!

勵志人生首頁創業

搜狗上市:13年砥礪,風光無限

隨著組建14年的搜狗宣布將啟動赴美IPO,即將到不惑之年的王小川再一次站在了舞台中央。

網際網路圈內常有“南有張小龍,北有王小川”的說法,不過相比於1969年出生的張小龍,1978年出生、尚且不滿40歲的王小川倒是當得起“少帥”這個稱謂。

與張小龍不同的是,1996年張小龍便靠Foxmail一舉成名,成為當時不大的中國網際網路圈的明星程式設計師,而此時的王小川剛剛帶著國際信息學奧林匹克比賽金牌的光環保送到清華大學。

在那個網際網路到處都是處女地的時代,這批懷揣計算機理想的年輕人,做出人生選擇的容錯率被大大拉高,而王小川則選擇了曾經一度是中國最大校園交友網站的ChinaRen,並隨著ChinaRen被搜狐收購而進入搜狐,繼而有了後來搜狗的故事。

2001年電影《大腕》中曾有一段幽默的台詞,“他們搜狐,我們搜狗,各搜各的”。而在2003年,擅長行銷的張朝陽便真的借勢把“搜狗”品牌做了出來,目標則直指當時羽翼尚未豐滿的百度,扛起搜狗這桿大旗的人則是剛剛碩士畢業,正式加入搜狐的王小川。

在張朝陽眼裡,搜狗是“戰略級產品”,而作為搜狐孵化的諸多項目中的一個,搜狗成立之初的前幾年不可謂不坎坷。成立之初只有12個兼職員工,立志打敗百度,但百度卻在搜狗成立兩年之後上市,並在PC時代逐步坐穩中文搜尋的頭把交椅。

王小川的搜狗並沒有在那段網際網路歷史中留下什麼濃墨重彩的記錄,媒體人林軍在其橫貫中國網際網路1995-2009年的《沸騰十五年》一書中,2003年那一章中提到了諸多或如今功成名就,或後來偃旗息鼓的諸多知名網際網路公司,但卻漏下了王小川和他的搜狗。

與傅盛“在這個戰場機會不大就轉戰其他戰場”的理念不同,王小川更願意在原有的地方不停地改進,在他看來,“拒絕一條新的道路,留在原處其實才是一條更為艱難的路”。於是就有了王小川接納馬占凱用搜尋引擎做輸入法這一產品構想的故事,而當時的馬占凱還只是太原一家國企的機械設計工程師。

輸入法一直都是一個展現中國式創新思維的產品,因為只有在文字系統與拉丁文體系完全不同的東亞國家,用戶才會因為無法直接使用“QWERTY鍵盤”,而藉助第三方輸入法產品進行轉化。輸入法儘管只是一個工具,但卻是剛需。

後來的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搜狗輸入法無論是在PC端,還是移動端,都成為了僅次於微信、QQ量級的產品,在PC端甚至已經超過QQ。搜狗輸入法這一流量入口的誕生,也讓王小川後來的“三級火箭戰略”成為了可能。

如果將歷史再往後推10年,人們總結這一波網際網路史時,恐怕再也不會忘記搜狗與王小川,以及由他提出的“三級火箭戰略”,它對中國網際網路的影響,或許早已超過了被周鴻禕奉為圭臬的“免費”理論這一舶來品,即便是周鴻禕最輝煌的成就——360搜尋閃擊百度,也是基於三級火箭的模型。

以工具(輸入法)帶動瀏覽器,再以瀏覽器的導航頁作為搜尋的入口,這一戰略讓搜狗在PC端搜尋引擎的競爭中快速上升到第二位,打破了原本只能依靠作為入口網站的搜狐導流的尷尬局面。

但三級火箭依然有著它的問題,那就是每一級之間巨大的流量轉化損失,讓搜狗即便是在輸入法端幾乎實現了壟斷地位,在搜尋引擎上也只能能實現10-20%的市場份額。

茨威格在其名作《人類的群星閃耀時》中曾寫道,“一個真正具有歷史意義的時刻——一個人類群星閃耀時刻出現以前,必然會有,漫長的歲月無謂地流逝而去”,而王小川則一直在等待著屬於他的那個時刻到來,隱忍、蟄伏,甚至在阿里、騰訊、360、這些網際網路巨頭之間輾轉騰挪。

移動網際網路則給了王小川這樣的機會,一方面背靠騰訊生態,搜狗不僅僅是在流量端得到了騰訊的支持,而且能夠不斷占據更多優質且獨家的搜尋內容源,例如微信公眾號內容。

2014年8月,搜狗正式上線十周年,騰訊宣布將微信公眾賬號的內容數據獨家開放給搜狗,搜狗則推出“微信搜尋”。在發布會上,王小川不無感慨地說“這是搜狗第一次能夠做對手做不到的事”。

在移動網際網路時代,承載著用戶社交關係的微信正在成為最大的信息孤島,而搜狗正在努力成為連線這個孤島與外界的那一座唯一的橋樑。

王小川曾這樣預測搜尋引擎的終局,“未來只有一半的搜尋發起在瀏覽器搜尋框中,另一半的流量在瀏覽器之外。而且,有時一個問題,機器回答不了。這時搜尋就不是找答案,而是轉而去找能回答這個問題且你能相信的人。”,時至今日,王小川堅信“搜尋的未來就是問答” 。

與此同時,2016年,整個搜尋行業均受到了醫療搜尋的波及,百度名利雙雙受損的背後,相反搜狗卻扛起了大旗,做出了明醫搜尋,聚合權威的知識、醫療、學術網站,讓用戶明明白白看醫生。

據CTR報告顯示,2017年第二季度,搜狗搜尋以33.5%的全終端總覆蓋規模占比位列第二;同時,在全終端的流量份額達到了16.9%,穩居市場第二。

移動帶來的格局重構和人工智慧的興起,為搜狗賦予了更大的故事,這也讓其在資本市場眼中變得更加“性感”。在年初接受採訪時,王小川還曾表示並不急於上市,但“最終還是要交作業的”,而資本市場似乎也表現得格外歡迎這位成績優異的學生,於是IPO成為了順勢而為的事情。

真實的故事,有時候反而精彩得連小說都寫不出來。而對於搜狗而言,厚積薄發這個形容詞或許再合適不過。王小川曾用六個字總結過他的經驗,“不要看得太遠”,於是我們看到的他和他的搜狗很少喊大的口號,而是按照著自己的節奏和戰略一步步從PC網際網路走到移動網際網路,並在向著人工智慧繼續前行著。

在人工智慧的風口上,王小川也顯得比對手更加謹慎,儘管亮相綜藝節目為搜狗的AI機器人站台,也同樣把AI看做搜狗接下來重要的機會,但王小川的人工智慧之路依然都是圍繞著搜狗已有的業務——搜狗將搜尋升級到問答系統,將輸入法升級到對話系統,再通過翻譯技術,讓華語世界與全世界連線。讓搜狗的產品繼續幫助網民表達和獲取信息更簡單。

故事有很多,但王小川有著自己的技術信仰。

“一個人最大的幸福莫過於在人生的中途、富有創造力的壯年,發現自己此生的使命。”茨威格的這句話放在王小川身上似乎再合適不過。(微信公眾號/techread)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