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創業

我是垃圾哥:開著寶馬年賺百萬

我是垃圾哥:開著寶馬年賺百萬

編者按:本文為近期在網上很火的一個帖子。講述的是一個很優秀的大學生如何脫下乾淨的衣服和所謂的尊嚴,埋頭開創“撿垃圾”的事業。辛勤汗水的背後,最終,他成功了。

沒有名牌大學的光環,也沒有熱門專業的背景,大學畢業能如願找到一份好工作嗎?

這是我的故事——我和百分之九十的大學畢業生一樣,曾經抱著一堆簡歷,到處找工作,到處碰壁。通往成功的道路上,到處擠滿了人,連個立足之地都沒有。

網上有朋友說,他一畢業就幸運地找到一份好工作,月薪上萬元。也有人說,他從零開始創辦企業,現在開上了寶馬X5。

對,你們很幸運。但我要說,你們要么有專業背景,要么有很好的家庭背景。如果這些都沒有,估計很難。

我,兩樣都沒有。但是現在,我擁有自己的事業。畢業才短短几年,現在年收入上百萬,最近我又被評為“江西省大學生創業傑出代表”,我感覺很滿足。

在杭師大門口晃了一圈,說了聲我和你無緣。穿著職業裝的都市白領說說笑笑,我真羨慕啊。

2006年夏天,我和同學一起來到杭州,擠公交,投簡歷,到人才市場找工作。七八月份的杭州,馬路上的柏油都要曬化了,我奔波得人仰馬翻。工作,沒有。

我大學上的是一家師範院校,雖然是國家正規二本院校,可專業很不理想:體育教育。其實當老師也不是我的理想,當初選這個專業,純粹是想再踢幾年球。

大學生活是快樂的,到了畢業才發現,除了當體育老師,這個專業沒有別的路子走——沒有單位要你,很多人認為你們體育生只是一群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傢伙。所以我連找個月薪千元的工作都不容易。

在杭州奔波兩個月後,我只好放棄找工作,回去考研。我想讀個研究生,在杭州找份工作應該可以吧?回家埋頭苦讀半年,報考杭州師範大學。分數下來,沒過A區的國家線,只能調劑到B區學校。大西北。我放棄了。

2007年夏天,我再次來到杭州,在杭師大門口晃了一圈,說了聲我和你無緣。晚上穿梭在這美麗的城市,覺得這不是我的家。那些穿著職業裝的都市白領說說笑笑,我真的好羨慕啊!

我自己的路,在哪裡呢?

租來的房間裡空空蕩蕩,地上一張草蓆,一個臉盆,一個水桶。躺在地上,我感覺很悲涼。

在大學裡我還是比較拉風的。體育系男生,本來就挺吸引女生的注意,我又是足球隊長,每次在球場踢球,能聽到很多女生在喊我名字,給我加油。

除了踢球,我還是校園大學生環保運動休閒協會的創始人。協會剛成立時人手不多,活動策劃、爭取資金、組織活動……前前後後都是我一手操辦,一到周末,就帶著大家登山、騎車,宣傳環保,搞得很熱火。

2003年5月,社團因為工作出色,獲得了由國家八部委聯合頒發的“全國保護母親河先進集體”稱號,這在全國只有兩個社團獲獎。那時是挺風光的。

大學我最大的收穫就是鍛鍊了能力。我和幾個同學曾經合夥承包學校的茶座,經營得還行。從大三開始,我從家裡要了4萬元錢,在學校門口租了一間店面,開起了電腦店。生意還不錯,但有一次店裡遭了賊,一晚上被可惡的賊偷了個精光,血本無歸,只好關門大吉。

大學裡風光沒什麼用,出了校門,我一次又一次走進人才市場,一次又一次失望而歸。終於有一天,老天開眼,機會來了!一家房產中介看中我,讓我去上班。

天上掉下的好事啊,我都激動死了。進了公司,先到總部培訓三天。第四天,老員工帶著我出去“掃樓”。你知道“掃樓”是什麼?就是到人家小區里,上門挨家挨戶塞小廣告。老天,這哪是我要的工作?我在大學搞環保,最恨的就是這種牛皮癬!

我馬上就不幹了。

眼看帶來的2000元生活費花光了,口袋空空,工作沒著落,心裡真苦。為了省錢,我在下沙租了一間農民房,只有7平方米,一個月200元租金。

說起來很心酸——房間裡空空蕩蕩,地上一張草蓆,一個臉盆,一個水桶。再沒有別的東西。躺在地上,我感覺很悲涼,深更半夜,我這樣的七尺男兒眼淚都止不住要流出來。

走投無路,一天在馬路上看到一個廢品收購站,我眼睛一亮。我想起畢業前,很多同學把書本、廢紙燒的燒,扔的扔,太浪費了。當時我專門打聽過,一斤廢紙能賣五六角。你想,上萬人的大學,一年3000人畢業,每人算10斤廢紙,加起來就有3萬斤。可當時我趕著畢業,實在沒精力弄這個……

現在我走投無路,能不能去試試收廢品這條路呢?

一個月我瘦了10多斤,指甲縫裡全是烏黑的垢,我都懶得洗,今天洗了,明天還得幹活呢!

人被逼急了,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第二天早上7點多,我坐公車去廢品站,打聽行情,還找了些收破爛的小販閒聊。下午,我花200元買了輛舊三輪車,到修車行,花600元把這輛車改裝上了舊電瓶、舊電機。

我的裝備齊全了,再找了頂舊草帽,一大早就出去收廢品。

頭一次當破爛王,我也覺得很尷尬。到了小區,我專找搓麻將的老頭老太,問他們家有沒有舊報紙舊家電賣。那片居民區,好多人幫著附近的企業加工產品,留下了一堆堆的“油光紙”邊角料,以前都拿來燒煤爐,我以兩毛五一斤的價格收來,然後囤積起來,一個星期後,以七毛一斤的價格賣給廢品站。我一算,房租加吃飯都夠了,信心大增。

從此以後,我走上了一條“收破爛”的道路。

騎個破三輪,戴頂舊草帽,每天出去收破爛,最怕什麼?怕碰上熟人。不過還好,杭州我人生地不熟,沒人認得我。

這一行真的很苦,每天一大早出門,摸黑才臭烘烘回家。烈日底下曬著,沒幾天就曬脫了皮。收了廢品還要分類、整理、綑紮,有的廢品上還粘著發臭的速食麵、泔水,也不得不忍著噁心幹活。裝車的時候,一捆捆廢紙板都是我自己扛。39℃的高溫,汗水裹挾著烏黑的灰塵在臉上流淌,流到眼睛裡,辣得眼睛都睜不開,雙手更是又髒又黑,你還揉都不能揉!

苦啊!一個月下來,我瘦了10多斤,整個人黑得像煤洞裡爬出來。指甲縫裡全是烏黑的垢,我都懶得去洗!今天洗了,明天你還得幹活呢!

頭個月我賺了6000塊!同學在老家當教師,一個月工資才1100。可我還是沒敢跟任何人說。

我收廢品有個特點,實在。我從來不缺斤少兩。那些老太太心裡都清楚的,誰誰上門收廢報紙總是缺斤少兩,像我這樣做生意的,她們太信得過了,口口相傳,大家都把廢品賣給我了。

廢品多了,沒地方堆,我就在一塊菜園裡租了一畝地,既堆垃圾,自己也住,一舉兩得。

頭個月,你知道我賺了多少錢?6000塊!這不是小數目字,我同學當時在老家教書,一個月工資才1100元。

可我還是沒敢跟任何人說。有同學打電話問我現在什麼工作,我都是含糊應付過去。

有一次,我聽說有家外資企業也有廢品要處理,是包鐵件用的防鏽紙,一層塑膠薄膜和一層紙緊緊粘在一起,既不是塑膠也不是紙,處理起來太麻煩,以前送人都沒人要,都是直接當作工業垃圾處理的。我找到這家企業的分管負責人。(創業  )我說,這種防鏽紙就這樣處理掉,既沒有價值,也不環保,還要花費運輸的錢。我來處理這些廢品,運輸費我來出。他聽說我在大學是環保社團的發起人,也曾獲過環保方面的國家級獎項時,就同意了。每隔3天,我帶人去這家企業運出一車垃圾,再請居民小區的老頭老太幫忙,把塑膠薄膜和一層紙撕開。勞務費是撕一斤一毛錢。老頭老太們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就很樂意做這事。剝離後的廢品,我再運到廢品公司,一噸能賣1400元。

幾個月下來,我就賺到了2萬元。

人家問大學生還去收廢品?大學生憑什麼不能收廢品?女朋友看到真實的一幕,被雷到了。

我連家裡都瞞著,不敢說,怕丟人。我爸是企業退休,我媽在家務農,他們一輩子辛苦辛苦把我培養到大學畢業,想著兒子能有份體面的工作,我收破爛,說出來還不被人笑掉大牙?

有一次我正忙著,一個國小都沒畢業的親戚在杭州打工,過來找我玩。當時我正在菜地工棚里幹活,把各種垃圾按類分開,滿手滿腳烏黑,汗流浹背。

我那個工棚,是用竹子和塑膠廣告皮搭的。棚子裡頭堆著一捆捆擔心被雨淋壞的紙板、廢紙,一張簡陋的小木床被擠在角落裡。大夏天的,窩棚里又悶又熱,晚上蚊子多得不得了。最不方便的是沒有衛生間。洗澡都是趁著晚上天黑後,用水桶沖沖涼。

我聽到有人叫,一抬起身,就尷尬死了。那人臉上的神色,我到現在都記得,可我形容不來……他憋了半天,說了一句話:“你一個大學生,乾點什麼不好,你幹這個,怎么對得起父母的培養……”

聽到這話,我真是想鑽到地縫裡去。我能說服自己,知道幹這個無所謂,一年的利潤比人家打工10年賺的還多,可我堵不住人家的嘴。我沒想到的是,親戚當天就把我在杭州撿垃圾的事情傳回了老家。我爸給我打電話,大發雷霆,說把我們家的臉都丟盡了。

我有個女朋友,大學時認識的,音樂系,比我小兩屆,她叫小嬋。我也一直沒告訴她我在做什麼工作。

小嬋喜歡我,可能是因為我陽光開朗,能力也還行。我在收垃圾時,她還在讀書,她一直以為我在杭州有個體面的工作,皮鞋鋥亮,出入寫字樓,人模人樣的。

我知道,校園戀人能成功走過來,不容易,沒有經濟基礎,一切都是空談。如果等小嬋也畢業了,我還是一無所有,我們怎么可能繼續在一起?我只有立穩腳跟,打下基礎,我們才有未來。

2008年夏天,小嬋畢業。當她來杭州看到眼前真實的一幕時,估計她被雷到了。

本來我們已經分開了兩年,本來見面就不多,我又很忙,對她關心不夠。現在,她更動搖了。她要分手。

她問我,“萬一我爸媽問你是做什麼的,你怎么回答?”

“我就說是收廢品的!”她看不起我的工作,我也很生氣。

小嬋一氣就走人了。她在杭州人生地不熟的,又是半夜,萬一出個事可怎么辦?我在下沙馬路上到處找,才把她找回來。

感謝上天恩賜。我和小嬋相互鼓勵著走過來,一度過著跟拾荒者一樣的生活,她沒有怨言。

小嬋其實人很善良。當年她是班裡的團支書,為照顧生病住院的同學,整天陪在病床前,端茶倒水、洗臉餵飯,正是她的善良打動了我。

從她的角度想一想,哪個女孩子願意自己的男朋友是個收廢品的呢?

有的人,站著說話不腰疼,說什麼“打死我也不會去收廢品的,哪怕一年100萬的利潤我也不要。丟不起那人!”

話說得真好聽!是,也許你是生活上什麼都不愁的人。對你來說,什麼都不缺,什麼都有,神馬都是浮雲。但當你喜歡的人在你面前,你卻身無分文的時候,我想,你一定不會這么想。

做這一行不丟人,對不對?再說職業不分貴賤,人家北大畢業還賣肉呢!

小嬋畢竟還是理解我的,並沒有真的離我而去,這是最值得我慶幸的。我要感謝上天的恩賜。這些年,我們相互鼓勵著走過來。那時,她陪我住在又破又悶的工棚里,過著跟拾荒者一樣落魄艱難的生活,也沒有怨言。

後來她在杭州找到了工作,在一個兒童教育機構當教師。幾年來,她沒有向任何一個同事透露過,自己的男朋友是做什麼的。這點我完全理解。

到了2010年年底,回江西老家過年,我穿了一身挺括括的西服,穿著鋥鋥亮的皮鞋,還給父母包了很大的壓歲包,給親戚朋友的孩子帶去了新年禮物。

我知道,我只有活得像樣,父母才不會抬不起頭。

他們白天開破貨車到處裝貨,晚上開幾十萬的小車去泡酒吧,有時還穿著幹活穿的迷彩服。

做這一行,臉皮要厚,不要覺得被人瞧不起。我當初也有這樣的心理,很多人問你是做什麼的,開始一直說我搞物資這塊,模糊得很,現在別人問我,我一般直接回答收廢品的!

我現在的生活圈子裡好多朋友,都是收廢品的。有的搞得比較大,都很有錢,如果說我和他們有什麼不一樣,是我比較斯文,他們都三四十歲了,我才二十幾歲;他們沒什麼文化,我還有張大學文憑。我們有些時候也玩不到一塊去。打個比方吧,剛開始做這個,我有些時候穿得乾淨點,他們會笑我,說,“乾一行愛一行,收廢品就要像一個收廢品的!你穿這么乾淨,怎么幹活!”把我弄個大紅臉。

有時候和他們一起出去玩也有點尷尬。比如他們白天開個破貨車,到處裝貨。晚上開個幾十萬的小車,出去泡腳,泡酒吧,唱KTV。我偶爾也跟他們一起去這樣的娛樂場所,都沒問題。關鍵是有些時候他們把貨車一停,直接開著小車就出來了,身上還穿著幹活的迷彩服!和工地幹活的人一樣。

有一次尷尬了,一個高檔的娛樂場所不讓他們進。不過我現在也習慣了,真的。當一夥人出去玩,他們搶著付錢,你卻皺巴巴地抓著口袋,躲在後面,那才更尷尬。

結婚後我對小嬋說,如果以後別人再問你老公是乾什麼的,你就說他致力於我國的環保事業。

收收小破爛,不是最來錢的,收企業的垃圾才來錢。我比較幸運,下沙有一家外資企業,名字我就不說了,原來的廢品是由別人收購的,可是那人做事不規矩,總是把東西夾在廢品里一起往外運。時間不久,人家不要他來收了。很偶然,我們認識以後,我就頂了上去。

我的生意也越搞越大了。有了自己的公司,不再自己騎三輪車去收紙板報紙了,其他人收的集中到我這裡。2009年10月,因為收的紙板、塑膠、金屬等廢品越來越多,原來的工棚不夠用,我就在九堡租了200多平方米的廠房,建了一個垃圾分類處理工廠,條件大大改善了。高大的廠房,寬敞明亮的辦公室,雇了七八個工人,對垃圾進行分類處理,提高資源利用率和剩餘價值。

現在,我在杭州跟10來家大工廠簽訂了廢品收購協定,每個月固定的收入就超過了5萬元,在工廠廢品這塊,一年的利潤已經超過了100萬元。

我看好廢品這個行業,這是一座真正的富礦。隨著城市擴大,人群遞增,垃圾量也會越來越多。處理垃圾是未來的朝陽行業。

今年5月1日,我和小嬋終於結婚了。那天我端著酒杯,挽著新娘,去給小嬋單位領導敬酒。那是我第一次在大家面前亮相。聽說了我的故事,好多人都很佩服。

我對小嬋說,“如果以後別人再問起你老公是乾什麼的,你就說他是搞再生資源的好了!要是覺得還不偉大,那就說,他致力於我國的環保事業!”

為了工作生活方便,我們買了輛20多萬元的汽車。上次開回老家去,大家都很羨慕。原來取笑我的親戚,還把孩子叫過來,讓我帶他們出來闖闖,也讓他們掙點錢。有一個遠親還要過分,我把他安排在我廠子幹活,他嫌工資低,要我分一塊生意給他做,利潤讓他掙,真讓人哭笑不得。

網友給我起了一個外號,叫“垃圾哥”,有很多媒體的採訪也被我拒絕了。我不想太高調。

前不久,我把自己的經歷斷斷續續寫出來,貼在一家網路論壇里,沒想到一下子引起了轟動。

廢品回收怎么去做,怎么進入這一行,什麼東西賺錢……我把這些最重要的商業機密,全都在網上給大家公布了。我是希望更多的人加入進來,因為對我們的環境有好處。畢竟我們國家廢品回收率很低,比如廢紙回收只有百分之三十。那沒有回收上來的百分之七十,要砍多少棵樹、浪費多少噸水,才能生產出來啊。另外,不管什麼塑膠都是可以回收利用的,但生活中,我們不是都扔了嗎?這對環境造成多大的影響啊,有些塑膠是幾萬年都爛不掉的。

我在網上暴紅以後,網友給我起了一個外號叫“垃圾哥”。很多網友給我留言、評論,有一些記者朋友千方百計跟我聯繫,要採訪我,很多都被我拒絕了。我不想太高調。

有家電視台請我參加一個節目,我本不願參加的,實在拗不過才去了。節目中,一個專家嘉賓說什麼,“你一個堂堂大學生,國家花了很多錢培養你……”這一類的話。這都是陳年老調了,有什麼意思?我只是淡然一笑,連一句反駁的話都不想說。

有位當初一起考研的同學,多年沒聯繫了,前不久給我打電話,聊了很長時間。這同學後來讀研,讀完研還在找工作,我卻一個轉身,走了完全不同的道路。

前不久,我得知被評上了“江西省大學生創業傑出代表”,要去好幾所大學巡講。我覺得很光榮。是的,我覺得,有時候學歷並不重要,踏踏實實在一行幹下去才重要。這也是我對即將跨出校門的無數學弟學妹們,要講的一句話。

等過些時候有空了,我要帶小嬋去廈門看海。這是大學時我就給她的承諾,這幾年太忙了,一直沒實現。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