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勵志故事

那個賣豬肉的北大畢業生已經50歲了,他現在在幹嘛?

人的一生很漫長,站在人生的某個特別的位置上,我們常常會自我懷疑,是不是這輩子就要這樣庸碌地過下去?

可是人生是一次馬拉松,你有時候會看到一個人又一個人超過自己,看到自己孑然一身,充滿孤獨與絕望,甚至你會在比賽中跌倒……然而,只要你仍然在奔跑,你所經歷的一切,幸福也好,痛苦也罷,都將成為你生命的一部分,成為你的力量來源。

陸步軒,聯考文科狀元,北大才子,80年代的天之驕子。這樣的介紹,人們眼前浮現的應該是儒雅的教授,穩重的官員或者是精明的成功商人。然而,陸步軒都不是。

陸步軒是一個“屠夫”,是個賣豬肉的,命運並沒有給他一帆風順的人生,在他34歲的年紀,他被迫操起了殺豬刀,開始了殺豬剁肉的買賣。

北大豬肉佬——陸步軒

陸步軒也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從事屠夫這個行業,他內心一直渴望從事學術類的工作。直到2013年4月,他因眼鏡豬肉店主出名,回到母校演講,第一句話就是“我給母校丟了臉、抹了黑,我是反面教材”,可想而知,他內心是很自卑的。

柴靜曾經對他有個專訪,問他希望自己以後能做什么,陸步軒說,現在不敢說,命運基本上,不掌握在我手裡。

賣豬肉的陸步軒,正處於生命中最灰暗的時期,看不到希望,無論誰告訴他職業不分貴賤,他都不相信。北大校長許智宏說“北大畢業生賣豬肉並沒有什么不好。從事細微工作,並不影響這個人有崇高的理想。”“北大可以出政治家、科學家、賣豬肉的,都是一樣的”。

然而,陸步軒並不信服,那些勵志的漂亮話說起來並無意義。因為當屠夫並不需要什么技術含量,一個沒有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一樣可以做,當一個人在年輕時代花了多年時間接受專業訓練之後,再去殺豬賣肉,對知識和智力都是一種浪費。他甚至在書里寫,如果認為北大學生賣肉完全正常的話,為什么不在北大開設屠夫系,內設屠宰專業、拔毛專業、剔皮剁骨專業,那樣賣起肉來豈不更專業?

不過在這個最黑暗的時期,陸步軒卻把賣豬肉這件事做到了“北大水準”。北大還有一個做豬肉生意的人,豬肉大王陳生髮現陸步軒不一般,他說“我一個檔口只能賣一點二頭豬。他能賣十二頭豬,是我的十倍。”

陳生還發現,是不是注水肉,陸步軒眼睛一看、手一摸立刻分辨出來。這個“豬肉佬”真的不一般。

即使陸步軒覺得自卑,感到絕望,在這樣的日子裡,他依然是認真的對待他的生活,他的生意,在豬肉生意之外,他也筆耕不輟,還寫了一本《屠夫看世界》。

在人生的馬拉松中,這樣的奔跑不會沒有價值。陳生決定跟陸步軒合作,共同把陳生的壹號土豬生意做好做大,他們要做符合高端豬肉需求的品牌豬肉。

陸步軒憑著自己多年屠夫的經驗,和陳生合夥開辦了培訓職業屠夫的屠夫學校,他自己編寫講義《豬肉行銷學》並親自授課,填補了屠夫專業學校和專業教材的空白。那些命運給他的磨難非但沒有壓垮他,反而成了他人生的重要財富,成了他的立身之本。

2015年,兩人聯手打造的壹號土豬銷量超過10億,在國內成為響亮的土豬肉第一品牌。陸步軒再也沒有自卑感了,將賣豬肉做到極致,“應該也不算給母校丟人了”。

2016年,陸步軒又再次起飛,趕上了網際網路的大潮,壹號土豬登入天貓,將成為第一個“出欄”面向大眾消費者的網際網路+豬肉品牌。

這次,陸步軒要趕豬肉上網賣,做北大屠夫做的事情

這一年,陸步軒50歲,他終於完成了自己的逆襲,已經到了知天命之年的陸步軒自信從容,他想得更多的是抓住網際網路時代的機遇。

與陸步軒類似的還有褚時健,褚時健1999年被判無期徒刑,時年已經71歲,2001年才因糖尿病獲得保外就醫機會,但褚時健拖著病軀,在荒山開始種橙子,2003年王石去見他,橙苗才剛栽上去,74歲的褚時健跟他談橙園的未來,橙園掛果是怎樣的情況,王石才知道,橙子掛果得等到褚時健80歲。

一個74歲還在認真種自己橙子的人,是一定會跑贏自己命運的。2012年,褚橙成了一個品牌,84歲的褚時健完成了自己的逆襲。

就像《老人與海》里所說,一個人並不是生來就要被打敗的。

只要堅持奔跑,最終贏的總是我們。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