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勵志故事

我努力了七年,只為足夠與你相配

表姐終於在今年的五一假期,把表姐夫領回家見爸媽了,在他們相戀的七個年頭裡,這是第一次大大方方堅定地出現在姨父姨媽面前。

在這之前,甚至都是遮遮掩掩和隱瞞的。在這個看臉的世界,浮躁的氣息到處蔓延,會讓人中傷。哪怕是相愛也擊不碎兩個人相差太遠的距離。

但是這一次,表姐是真的確定了,在經歷了七年的風雨之後。

時間真是個好東西,能讓一切不確定變成確定,能讓一切被掩埋的深愛都發光。

三年前我來到天津上大學,第一次跟表姐夫見面的時候就這么叫他了,他很開心地在表姐面前炫耀。我已經聽了四年他們的故事了。就算是素未謀面,也感覺像是熟人了。

那時我就覺得他們終究會走到一起的,就算表姐夫在表姐面前曾沒有底氣,但我能感受到她心底對姐夫的信任和依賴,和其他人無關。

他們的感情,從一開始我就知道,在表姐剛上大一的寒暑假回家,每當夜深了我們都會說很多悄悄話。

表姐生的眉目清秀,18歲的時候更加清純動人,從小到大追求的人很多,但也沒有人能入得了表姐的眼。在那段濕噠噠的青蔥歲月,表姐經常一襲白色衣裙在校園僻靜的湖邊看她喜歡的古典書籍,歲月靜好的模樣。那個時候,表姐成了很多男生可望不可即的高度。

大學裡,表姐依舊保持著書卷氣息,清風拂面,不帶一絲躁動的那種溫柔。也就是在大學的班級,遇到的現在的表姐夫,他那時還是一副痞痞壞壞的樣子,混跡於各種社團聚會不務正業,一點不是表姐喜歡的樣子。

表姐拒絕了他很多次,一向好脾氣的她只有見到他時是厭煩的,有時也會說些決絕的話好讓他死心。但是不管什么,姐夫從來都不計較,第二天又像什么沒發生一樣繼續積極主動地示好。

在愛的人面前,真的卑微到不堪一擊。姐夫是眾多追過表姐的人中,長相和各種方面都最普通的一個。只是,他怎么都不肯退縮,姐姐的冷淡和漠視,始終澆不滅他的熱情。

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沒有女生能抵得住細水長流的寵愛和柔情,表姐雖有些冰冷但也不例外。姐夫的關心是無微不至的,他也很懂姐姐,什么時候都能哄她開心。

翻山越嶺之後,表姐最終還是接受了。從一開始的厭煩躲避,到後來偶爾跟我通話時也掩飾不住的甜蜜。姐姐說,始終沒想到會喜歡上他,直到看到他越來越努力,一點一點向自己靠近。

姐夫本來是不愛學習比較貪玩的,姐姐為了讓他知難而退故意刁鑽讓他考進專業前三,之後每節課都能看到姐夫認真聽課記筆記的樣子;姐姐說喜歡魯迅犀利的文筆,然後對魯迅的了解僅停留在高中語文課本里的姐夫,便有空就去圖書館鑽研魯迅文集。

姐姐跟我講了很多他們的故事,愛著的時候聊起對方語氣都會不自覺變得歡快。

大三的時候,姐姐選擇了考研,她說可能他們會在這個點走散吧,畢業季即分手季,是亘古不變的真理。都沒有料到的是,姐夫竟然也選擇了同樣的路。

他們考研的那段時間,長沙的冬天特別冷,有時候給表姐打電話,我都能聽到那邊的寒風呼嘯。表姐夫每天都會早起一些,打電話叫醒表姐,然後去學校外遠一點的地方,買了姐姐愛吃的烤地瓜,揣在口袋裡。見到表姐的時候遞給她,還是燙燙的。

表姐如願考到了北京,姐夫千方百計調劑到了同一座城市。表姐說他死皮賴臉纏著不放,姐夫摸了摸她的頭髮,寵溺地笑了笑。

北京的海淀區和門頭溝山區,相隔著一個世紀的距離。三年里,也只能一周見一次而已。姐夫從來都捨不得表姐自己過去找他,每次周六,姐夫都早起繞了大半個北京,見到表姐的時候往往是正午了。路上堵車和捷運換乘,姐夫從來沒厭煩過,還總帶來攢下一個星期的她喜歡的零食。

學霸表姐很多時候周六日也很忙,姐夫就在辦公室默默地陪著她,做自己的研究項目。時不時地看看她,洗好水果切成塊遞給她。傍晚,習習的晚風,兩個人就在校園裡牽手四處走走。

表姐還是齊腰的長髮,散發著清新的書香,姐夫卻早已不再是當年那個貪玩痞氣的少年,再次看到姐夫的時候,他穿著一身合適的西裝參加完心儀公司的複試,遠遠的看到他臉上洋溢的自信,就知道他已成長為了更好的人。

表姐說,沒想到一起走過七年了,姐夫仍像最初追她的時候對她那么好。她所有的任性和小脾氣,姐夫都會覺得可愛,這么多年,從沒讓她委屈過。

現在的他們,相擁著走在北京川流不息的街頭,已經足夠有能力在這座不那么輕鬆的城市紮根下去。就算房價很貴捷運很擠,而姐姐也原本喜歡安逸的生活。但身邊的他,為自己努力了七年從沒停歇過。

有時候我還會開玩笑,“唉,姐夫長的還真是不太好看呢。”表姐會立馬堅決地反駁,“哪裡不好看了,越看越順眼呢。”原來,當你愛著的時候,會覺得對方越來越好看。

那天我對姐姐說,“萬一以後姐夫對你不好了怎么辦。”姐姐調皮地看向姐夫,姐夫沒有遲疑,“追了七年才把她追到,我怎能不寵她一輩子。”原來一個人努力了七年,只為足夠與你相配。最後你曾經最厭煩的他,竟變成了你最愛的模樣。

終於,他們都把自己變成了更好的人,在選擇愛情時也更有了底氣。姐夫的不斷努力給了姨父姨媽更容易接受他的資本,姐姐的成長,也讓爸媽更相信她的選擇。

現在,表姐帶著她心中所屬的那個人,驕傲地站在爸媽面前,斬釘截鐵地說,就是他,這是我想嫁的人。

我想,這就是努力的真諦吧。

時光見證了所有的幸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