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勵志人物

任正非,44歲兩萬一千元創下華為

1988年,深圳。同樣是從國營單位離職的王石,已經靠倒賣玉米,科教儀器發了大財。1988年,王石把自己的“現代科教儀器展銷中心”更名為“萬科”,正式洗白。同年12月,萬科發行中國大陸第一份《招股通函》,發行股票2800萬股,集資2800萬元,正式涉足房地產行業。此時的王石不會想到在深圳灣畔一個雜草叢生的地方,另一位中年創業者才剛剛搭起兩間簡易房舍。

歷史有著驚人的戲劇性,與萬科第一批上市不同,後面這家公司後來也成長為千億規模,但至今未上市。而另一個截然不同是,跟萬科吃定國內市場不同,這家企業是典型的“出口轉內銷”。他們從開始就沒享受到什么特別的“政策紅利”。這名後起創業者叫做任正非,而這個公司叫做華為。

1988年,王石37歲,已成為上市公司董事長。而只十幾公里之外的簡易房裡,剛籌集了兩萬一千元的任正非正準備創業,這一年他已經44歲了。

英雄莫問出處。話雖這樣說,但遲暮真是英雄的天敵。44歲,任正非不但老了,而且被開除,被離婚,從部隊轉業幹部到國企高管,最後到一擼到底,幾乎成了孤家寡人。歷史總是要通過這樣決絕的悲情成就一段佳話,後來無數的傳記這樣記載那段故事,“1987年,任正非因為工作失誤離開南油公司,被逼著走上了創業的道路。”

1987年,也是一個草莽英雄起家的年代。1987年,宗慶後靠借來的14萬元承包連年虧損的杭州上海校辦企業經銷部,並開始蹬三輪賣冰棍。1945年出生的宗慶後,這一年剛好42歲。

1987年,兩個日後引領中國經濟轉折點的人一個剛從清華畢業,趕赴MIT攻讀碩士學位。一個即將從杭州師範畢業。他們恰好都出生在1964年,這一年,他們都恰好是23歲。

去MIT的張朝陽遇見了尼葛洛龐帝,他們是最早投資中國網際網路的人。杭州師範畢業的馬雲創辦了海博翻譯社,開始了曲折的試錯過程。

1987年,44歲的任正非被迫辭職,離開了轉業後分配到的南油公司。是下面這段文字激發我研究1987年的深圳,1988年的中國和這兩年的任正非。“一個44歲老男人,經營中被騙了200萬,被國企南油集團除名。曾求留任遭拒絕,還背負還清200萬債。妻子又離婚,他一個人帶著老爹老娘弟弟妹妹在深圳住棚屋,借錢創立了華為公司。已過了衝鋒勢頭,沒有資本、沒有人脈、沒有資源、沒有技術、沒有市場經驗,看誰都比他強的一個人,逆襲成功。用27年把華為帶到通訊行業世界第一位置。如果是你也有類似,今天你在哪裡呢。”

翻閱目前市面上的任正非傳,基本上這段話的前半部分是有根據的。但後半部分有刻意曲解的成分。任正非當時是有一點點資本的,跟幾個朋友一起創業也並非孤家寡人,他從南油退出時已經官至副總經理。而且他處在管制最為寬鬆的深圳,當時他跟王石一樣,靠倒賣產品差價獲得第一桶金。而且他們都趕上深圳最適合創業的年代,1988年,那不過是中國的“五月花號”把全中國最不安分的人都帶到了這個國境線最南端的小漁港的時候。

為了說明一個人的傳奇其實並不必附會他的苦難過去,並非苦難越多越能襯托一個人的成功意義。44歲的任正非,並不比70多的褚時健缺乏勵志性,那些觸底反彈的故事只要讓人們明白觸底不一定會跟著反彈就夠了,而不用一直強調底有多深多長。

任何人,如果災難足夠長,困難足夠多,命運足夠慘一定是可以被打倒的,所謂活下來的人,三分之一靠努力,三分之一靠人品,三分之一靠運氣,概莫能外,缺一不可。後代人寫歷史,不應老盯著人的意志和主觀能動性,這會教壞年輕人,因為大部分走投無路的成功說到底不過是靠了運氣之手在背後推了一把而已。

一個和諧的社會,要靠製造歷史並活躍在當下的上一代來鼓勵,比如林肯最好的鼓舞對象是1800年代的年輕人,而任正非,王石,宗慶後,馬雲,鼓舞的是這一代的年輕人。他們的故事曲折離奇且經過了足夠的時間考驗,遠比你看到現在任何網際網路+的一夜暴富的傳奇有參考價值的多。

若成功太容易,它的深刻性和參考性就可能不足。同樣是成功者,陳天橋和史玉柱可能恰好只是在對的時間抓住了對的行業。“恰好”是統計學裡的機率問題,不可能人人學會。

倒是任正非這種不屈服和不放棄能成為年輕人的精神動力。所謂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每一個有追求但身陷囹圄的年輕人,在最無助的時候想想任正非,你應該還沒有他那么慘吧,至少你還有青春,還有寬鬆的社會環境,還有再來一次的可能。

相信歷史總不缺乏再一次的巧合,只是到那個時候,能不能問自己一句,在那個波瀾壯闊的年份,當時的你在哪裡?跟誰風雲際會?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