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勵志人物

中國新女首富周群飛:創業是我人生中最有意義的事

2015年3月30日,藍思科技已經高達70.98元/股,公司董事長周群飛手中所持的5.92億股市值也高達420.2億元。周群飛成為新的中國女首富。

站在紅磡捷運站的月台上,人聲嘈雜,她卻心如刀絞:日本供應商掐斷了原材料來源,深圳的生產線幾乎彈盡糧絕,美國的客戶在等著她履約交貨,若此事無法解決,十餘年的辛苦將毀於一旦……有那么一剎那,她悲憤得幾乎要跳下路軌……

當然她沒有,她的人生中有過太多次置之死地而後生的經歷,她總能在逆境中滿血復活。她就是聞名遐邇的“手機玻璃女王”周群飛,她是中國最優秀的女性創業者之一,她所創立的公司就是藍思科技。

在絕大多數人眼中,周群飛是個神秘的女富豪。確實,有關她的公開訊息少之又少,若不是藍思科技A股上市行將成為創業板“旗艦”,恐怕沒有多少人會了解她和她那龐大的手機玻璃視窗的王國,更不會有人知道為了自己的事業她到底闖過了多少關、邁過了多少坎。想聽她親口說自己的故事真的很不容易,但當你真誠走近她時,會發現她比你多的,正是那份在坎坷路上堅持到底的勇氣。

命運多舛。

周群飛5歲那年,母親便離去了,而周父又是一個因意外事故造成視力衰弱、接近失明的人。在上世紀70年代湖南湘鄉的農村里,周群飛所處的家庭可謂比貧寒更甚。用她自己的話說來就是:“吃完上一頓飯,下一頓飯要怎么計畫、要吃什么,也得去籌備。”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小小的農家女孩腦子裡的“理財”觀與生俱來。

幸在父親是個堅強而且充滿智慧的男人。“他拜過八位師傅,這八位師傅將他帶入了不同行業。”他為了維持一家的生計,只能不停的學做各種各樣的手藝活,賺錢來貼補家用。“他是一個殘疾人,還要不停地學,何況我是一個健康的人。在這樣一個家庭,你只有逼著自己去學!”這也正是為何周群飛後來會把打工生涯的首站選在深圳大學附近的原因之一——方便半工半讀。

打工的日子裡,她先後考取了會計證、電腦操作員證、報關證、甚至包括一張B牌駕駛證。“沒有學好英語。”周群飛說,“我報考英語班的時候,剛好有一個更好的工作機會,放棄了學英語,這是我最大的遺憾。”

身教言傳,父親的勤勞好學影響著她,他的教誨也令童年的周群飛早早對自己有了要求。

“他的字寫得非常好。小時候要求我背誦《增廣賢文》,要我讀《三字經》。有一些經典的句子現在還記得,它也成為了我做人做事的一個準則。”面對記者,周群飛不假思索的便吟出了一句:“貧居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正是貧寒的家境和熟讀的《增廣賢文》讓她始終存在緊迫感,從懂事起,她就暗下決心,必須靠努力學習去改變自己的命運。

只是,在1970—1980年代的湖南山村,通過正常求學改變命運的機會本就寥寥無幾,父親已盡力供她上學,可因必須承擔超出自身年齡、繁重的家務和農活,她連正常上課的時間都不能完全保證。念書時她的語文成績特別好。就在藍思科技上市前夜的創業歷程交流會現場,周群飛便請到了當年的語文老師,在所有來賓面前向他表示感謝。“他會來家訪,教我要寫好作文,一定要善於觀察周圍的事物······”

藍思科技有一款鍍膜視窗玻璃的專利發明,最初的創意正是來自於周群飛回想小時候對荷葉的觀察。“水珠在荷葉上滾來滾去形成水珠,水珠滾動後葉面沒有留下任何痕跡。”周笑著回憶那個細節,“要不是從小老師教我細心觀察,我可能就沒這靈感發明這個專利。”

就像她從來不避諱自己出身微寒一樣,周群飛也毫不諱言自己的事業起點是一家小小玻璃加工廠的打工妹。而打工妹的起點,又是從一聲至今未能道出的“感謝”開始的。

“20幾年前來深圳打工,那時的南山還有很多農田,路燈都沒有。從韶關出發坐了十幾個鐘頭車,下車後是晚上還下著雨。我要找一家開在深圳大學附近的工廠,可自己怎么找也找不到。我只好走進深圳大學,找到一個大學生,是他把我送到了那家工廠——工廠規模實在太小,完全沒有知名度,甚至連個顯眼的招牌都沒有,現在我還記著那個好心人,因晚上沒燈光,也沒看清他長什么樣子。只能在心裡一直感激他,是他讓我找到了事業的起點。”

最初的工作是加工手錶玻璃。用今天的眼光去看,周群飛認為當初的工藝實在太簡單。“一片普通的玻璃原料,再切割、仿形、拋光就可以出貨了……”那家企業規模很小,“一棟小三層,不到一千平米,設備全是舊機器翻新的,工藝也不齊全,員工吃、住、工作都在那棟小樓里。”做到第三個月的時候,周群飛便覺得那裡“沒有東西給我學。”她迫切的期望轉型,於是寫了人生第一封辭職信。豈料,這封信卻真的成為了一個重要的人生轉折。

一個不足20歲初出茅廬的打工妹,就地升職,要自己去籌備一個新部門–絲網印刷部。

回想起來,周群飛也沒搞明白怎么會出現如此戲劇性的變化。“也許是我的字寫得不錯,所以引起了廠長的注意。”又或許是在那個年代打工妹給廠長遞辭職信本身就是一件很文藝的事,而周又在信中誠摯的表達感謝,讓廠方深覺她是一個懂得感恩的優秀女生。“留下我,還要升我職,交給我一個全新的部門去管。”

沒有誰可以教周群飛,好在她從一個北京來的同事那裡得到了一本來自北京圖書館的《絲網印刷》,她如獲至寶。我把這本書天天捧著看,總能找到那么幾句話可以解決工藝上的一些疑難問題。“這本書至今還是藍思科技的”傳家寶“。

”書中自有黃金屋“一點不假,遇到絲印過程中的疑難問題就翻書,邊學邊做,從最初的絲印到後面的出菲林、曬網版、烘烤、調色、褪油等所有流程全部熟練掌握,據說現在行業使用的玻璃油墨也是來源於她的配方,行業首條自動印刷線、烘烤線、褪鍍線、CNC加工的設備和工藝都來自於她和她的團隊,且很樂於共享給同行業。

然而好景不長,正在周群飛幹勁十足的時候,廠長離職了,出資人打算放棄在寶安籌建了一半的工廠,聽到這個訊息後,她找到了出資人,主動跟他說:公司的工藝我都懂了,我也很年輕,很需要一個給我發揮的機會。如果虧了你的錢,我一輩子給你打工,如果賺了,工資隨便你給!”

這個年輕女孩的勇氣和她前期的努力果然打動了出資的老闆,由印刷部門的一個小主管,變成了統管全廠的責任人。

隨著生產規模的擴大,她所能施展拳腳的平台和學習積累的空間也越來越大。蓋房、布線、消防、備案、報關……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三來一補小企業運作的每一個環節周群飛都親力親為。三年後,原本的小小加工廠已經變成了一家頗具規模的正規工廠。此時卻出現了新的問題。

那時來深圳投資的港澳台小老闆大都有一個特點,資金並不充裕,內地的社會關係又相對複雜。隨著規模的擴大,“這個工廠出現了太多老闆的‘皇親國戚’,我越來越受排擠,無論怎么做都是錯。”事實上,這也正是藍思科技上市前夕網路上一些負面輿論指責周群飛的理由之一,說她“忘恩負義”,“從培養她多年的工廠辭職,還帶走了骨幹和客戶……”

周群飛對此立場明確:“首先本人從未在報導中的那家公司工作過,而且那家公司成立於2003年;其次我創業是幫玻璃廠及表殼廠加工電鍍、絲印而已,而且當時的來料加工廠是不允許內銷的,可我的客戶都是大陸工廠(內銷)何來搶客戶之說,再說在我創業那個時間段中國也沒有太多的億萬富翁,何來有人給我幾個億?”

當時在工廠管理上的矛盾突出,已經到了她無法妥協的地步,只有主動放棄。“還有媒體報導說是我想加工資,所以出走——這個說法也不對。因為那個年代我還年輕,我不在乎工資,我只在乎我有多少學習鍛鍊的機會,包括現在我跟我的下屬都是這么講!”

那是1993年,不滿23歲的周群飛自己做了老闆。

藍思科技所以選擇在3月18日這天正式登入創業板,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源於掌門人周群飛的創業情結。1993年3月18日,她帶著哥哥、嫂子、姐姐、姐夫、還有兩個堂姐妹,在黃田(現在寶安國際機場附近)租下了一套三室一廳的“農民房”,乾起了自己最熟悉的表面玻璃印刷。

說印刷廠太抬舉它了,其實就是一個家庭作坊。促使周群飛下定決心搞作坊的,是她的堂姐。

“起先也沒想過一定要自己創業。當時我在行業里有點小名氣,知道我離職後,有人想請我。可堂姐跟我說:‘你給任何人打工都只是打工,還是要受氣,要不然我們一起乾!你發得出工資就發,發不出我們就跟著你!’”

創業的資本是她的“私房錢”,港幣兩萬餘元。“我也留了點心眼——正工資全給爸爸了,加班費自己存著,其實那時我也開了間時裝店。”起步雖艱苦,但年輕人們對未來卻滿懷憧憬。“三房一廳這么安排:房間做宿舍,女孩子住大房間、上下鋪,男孩子睡小房間;客廳做印刷、包裝車間;廚房做食堂。”做的還是絲網印刷的老本行,當時買了一塊大鋁板,切割後加工成幾台手動印刷機,自己拉訂單,自己做生產。這支創業團隊一直在這家“公司”堅持了四年。

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給周群飛的家庭作坊帶來了直接的衝擊,她發現自己原本就回收艱難的貨款更加沒著落了。“付不起加工費,他們就把一些舊設備折價給我。”為了維持“公司”運轉,她唯有被動接受。“只能是把設備拉回來,整修翻新。去香港的旺角去買軸承、波條,靠一個雙肩包背回來。”

“那次有女兒陪我去,在旺角車站紅綠燈跟前——以前我瘦,背著包真是很重很重,可那一會兒我突然感覺背包輕了!我以為是包底磨破、東西掉了,趕緊轉頭看,發現——是女兒用雙手托住了背包!”上世紀90年代末,周的女兒還是個瘦弱的小孩子,她在紅綠燈前用盡全力的舉動,深深的烙印在周群飛的腦海里。

“我一定要改變現狀,要讓家人過上更好的生活!”

她整修好客戶拿來抵貨款的舊設備,又購置了幾台國產新設備,重點在手錶玻璃、絲網印刷的工藝上下功夫,一點一滴的用質量來打動客戶、贏得訂單。不辭勞苦,不言放棄。寸進之間,到2000年左右,她的工廠已經在行業內做得小有名氣,也接觸到了業內越來越多的大型公司。

可是,此時的她內心卻極其焦慮,渴望轉型。當時的珠三角集中了全世界一半以上的鐘表行業產能,相關配套加工企業發展如日中天,好不容易有了起色的周群飛為何不能安於現狀呢?

確實,當時珠三角的鐘表行業配套加工企業數量極其龐大,所以也良莠不齊。對周群飛這樣的創業者而言,自己除了要精研生產工藝、趕超同業對手,還不得不面臨最勞神費力的工作——追討貨款。“整整三年過春節,我和先生都沒回過老家。”並非他們不孝順,而是春節是追討貨款的敏感期。當時有一部分小微企業主臨近年關便開始“搬家”,連人帶廠玩消失,拖欠其供應商的貨款往往也不了了之。為此,周群飛和其丈夫也是創業夥伴鄭俊龍必須在春節期間四處奔走,一路追訪那些拖欠貨款的老闆們。

“利潤非常的微薄,一個月幾十萬的生意額度,客戶卻又百來家。每天晚上我跟先生都要自己開車去送貨,每個月為了給員工發工資都要收幾十家的貨款。曾經有兩次客戶賴帳,我們只能把自己的房子賣掉換錢來給員工發工資……”

與收貨款時的追蹤與反追蹤、偵察與反偵察相比,推銷的艱難程度亦毫不遜色。

當時網際網路不普及,除了翻黃頁尋找客戶之外,周群飛只能用最土的辦法去找米下鍋,“找那些表殼廠、手錶廠,一家一家去陌生拜訪。跟以前推銷保險的方式有點類似,就走進每一幢工業大廈去敲門。有時候有可能有一條狼狗在你面前對著你吠,有可能就是保全員非常大聲吼:‘滾開’!”

周群飛說她是個自尊心非常強的人,雖然從小家境不好,但她的父親、奶奶都很寵愛她。“那時出門拜訪客戶時,往往在敲門之前要想幾套方案,如果人家拒絕的話我還能怎么說。”周說自己現在不太懂得拒絕別人,“因為我那時被拒絕得太多了,太痛苦了。”

不過,正如《增廣賢文》中所說:黃河尚有澄清日,豈可人無得運時。機遇,總會垂青那些不斷努力的人。

2000年隨著模擬手機的逐步興起,通過一位做職業經理人的朋友,周群飛有了涉足手機視窗玻璃的加工生產的機會,當時因為自己的生產規模不大、產能不足,擔心客戶不會大量採用她的產品,為了將這個市場做大,她主動將競爭對手的聯繫方式提供給客戶,正是她敏銳的意識和豁達的心胸使得苦苦尋找的轉型方向得到了驗證,從此各國內手機品牌都相繼直接或間接成為了她的客戶,手機視窗玻璃的訂單也越做越多。

這是一個累積經驗的過程,也是她逐漸轉變思路的過程,這一過程持續了三年。轉型是痛苦的,如今梳理起來,周群飛感覺有五道關口最難突破。

其一是資金壓力:以前手錶訂單只有幾百、幾千片,產品重複性高,手機都是專用、定製且量大,需要大量周轉資金。其二是技術要求:手錶的加工尺寸小、精度差,沒有應力要求,需要重新開發生產設備和加工工藝。其三是客戶群:原來客戶都是些小規模的工廠,直接和老闆對接,手機行業都是大企業,部門多、分工細、對接起來非常辛苦。其四是供應商:以前的供應商都是規模小、產能低,進入手機需重新開發、培養具備一定規模的供應鏈,這都是需要一個漫長、痛苦的過程。第五是員工觀念:以前的員工都是傳統的師傅帶徒弟模式,沒有經過系統的培訓,每個人過於保守,不願意共享技術資源和經驗,無法適應快速擴產的發展需求。

“大概是2003年,第一家國際品牌(手機)找到了我。”周群飛加冕“手機玻璃女王”之路從此邁出了最為關鍵的一步。可那時她的公司規模很小,總共還不到一千號人,客戶在了解情況之後有些不放心。“他們問我一個問題:如果這產品破了,(玻璃)割到我們的總統、割到哪個明星,你們賠得起嗎?”而令這些挑剔的外商沒有想到的是,周群飛偏偏是一個極其“霸蠻”的湖南女子,面對當時最為知名的國際手機巨頭她並未怯場,而是打算要替自己和公司拼出一個未來。

為了得到客戶認可,她三天三夜沒離開工廠車間,將原材料通過離子交換法來做各種實驗,不同的時間、溫度、濃度,最終找到了最適合的加工參數。憑著執拗和一線生產多年的經驗,周群飛終於成功的達到了客戶設定的標準。“我們的樣品從一個特定的高度範圍內自由跌落不會破碎,超過某一高度範圍跌落雖然可能破碎,但破碎以後也不會傷人!”至今她還保持著那份成功的喜悅,“當時在這個行業內,我們第一個達到了外商跌落測試的要求。”

她的“跨界”思維也在關鍵時候發揮了重要作用。在摩托羅拉V3手機風靡市場時,正是周群飛通過結合手錶玻璃鍍膜、印刷的技術,完美解決了這款手機視窗玻璃面板印刷油墨較易脫落的問題。從此,她和她的產品得到了市場認可, “藍思”已經不再默默無聞。

不過,真正讓她在業內站穩腳跟的還是後來與摩托羅拉的深度合作。由於其產品質量過硬,願意投入研發,對方主動聯繫周群飛要求她把公司全部的產能都給摩托。但周並沒有這么做,她不能把所有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而是繼續增加投資、擴大生產規模,一手抓出口、一手搞內銷。因為摩托V3的成功,諾基亞、三星等國際知名品牌也都相繼成了她的客戶,全球首款智慧型手機也選擇了與藍思合作。沒過多久藍思便成為了深圳100強納稅大戶。

如今,藍思科技早已非當年吳下阿蒙。任何一個投資者只要敲開F10,都能看到它那令人稱嘆的市場占有率和業績。從1993年舉家創業,到2003年艱難轉型,再到如今成功上市,周群飛從不放棄、追求完美的性格始終是其事業發展最充沛的驅動力。

堅如磐石的女子,也有過“想不開”的瞬間。

在周群飛超過20年的創業歷程中,最為難熬的時刻也正是出現在與摩托羅拉合作那會兒。由於V3手機十分暢銷,競爭對手看到小小的藍思竟然能夠享受如此巨大的利潤,而他們因為幾項技術瓶頸達不到客戶要求,未能得到客戶認證,就聯合日本原材料供應商及香港代理卡住了藍思的原材料供應,意欲逼迫客戶認證其供應商資格。原材料突然被無情終止供應,而預付的貨款又是用唯一的房子抵押貸來的,和客戶簽下的巨額訂單正在陷入違約的風險。

記得當天她隻身趕赴香港與供應商談判,得到的卻是無情的拒絕。公司生產線上傳來的訊息是“已經用光了最後一片原材料”——站在紅磡捷運站的月台上,要強的周群飛竟然有了一種莫名的衝動:“跳下去算了!”她在出門前已經向全公司上下作出保證,此行必須解決原料問題,確保完成與摩托羅拉的訂單,可結果卻是無功而返!

“跳下去就什么都了了!”正在她精神恍惚間,突然聽到電話在響,接通後是女兒稚嫩的聲音:“媽媽您什么時候才回家吃飯?”

不可以!“我是一個孩子的媽媽,是一個妻子,也是這么多員工的老闆。更重要,我以後還要在這個行業混,而且要混得更好,我不能把我的客戶得罪了!”孩子的電話讓她突然醒悟,她迅步邁進捷運車廂,趕回公司辦公室後周群飛趕忙擬了封email,郵件標題是“LS119”。

“LS是我們藍思的簡寫,119是中國的火警電話。因為客戶高層告訴過我:如果給他發郵件,要把主題寫得很明確,因為他每天郵件很多,只會挑重要郵件看。我當時向所有認識我的客戶相關人員群發郵件。”周群飛說,“因為原材料緊缺,我將採用新的原材料來生產他們的產品,我需要得到他們的認證。”在收到周的“求救信”之後,客戶迅速的配合為其提供認證,確保了藍思的生產線沒有停機,周群飛也如約履行了契約。

如今再談創業點滴,或有慨嘆,但更多的是感恩。周群飛常說:胸懷是被委屈撐大的。哪怕在藍思科技成功上市之後,仍有流言蜚語漫天飛揚、仍有來自明里暗裡的各種中傷在伏擊著她。“謠言止於智者。那不認識我的人,聽信謠言的人,我解釋也沒有用,也沒有那個必要性。”

在她眼中,最重要的是來自家人和夥伴們堅定的支持。“先生在我的心目中是非常高大上的,很內斂的,風光的時候不會跟我去爭風光。我難受的時候,他永遠是我精神上的支柱。”也的確如此,周的丈夫鄭俊龍既是她生活中相濡以沫的愛人,也是她創業路上同甘共苦的戰友。“我過去性子也是比較急的,但兩個人在一起生活、做事業,性格不能表現得完全一樣,總歸有人需要作出一些改變,這樣才能配合好。”鄭俊龍這樣描述他眼中的“女強人”妻子,“她是受了很多委屈的,有些細節不是常人能夠想像的。”

正是因為彼此共同的擔當和信任,他們才有了共同享受成功喜悅的這一刻。在和記者交流時周群飛坦率的說:“我看到網上有些評論——其實之前沒時間看,昨天晚上2點多起來,認認真真把各家媒體對藍思、對個人的報導、評論都讀了。覺得太不可思議,太偏離事實了,你說不在乎?絕對是假的,我的心胸有多大也容不下誹謗自己、誣衊自己的話。但事實他們已經寫了,我也只能笑對人生。先生也鼓勵我說:‘不要理會閒言碎語,用有限的時間去做我們更有意義的事情。’”

是的,對周群飛而言,創業才是更有意義的事情,送給大家一個更加強大、更加輝煌的藍思才是最有意義的事情。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