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勵志人物

王健林台大演講:誰沒有艱辛的過往?

我在經商前,15歲就當兵了,從軍17年,做到團職幹部,遇上中國百萬大裁軍,就轉業到地方政府,當了兩年辦公室主任。這兩段人生都還算成功:我做到團級職務時,不到30歲,很年輕,幾十萬部隊當中最年輕的幹部之一;到地方做官員,職務進步很快,很快做到辦公室主任,但我在1988年斷然辭官經商。具體兩個原因:一是趕上經商熱。1988年到1995年,很多人辭去原有職務“下海”了。如果沒有當時的經商熱潮,中國今天不會有這么一批優秀的企業家。二是想改善個人的生活。我就覺得,別人能當萬元戶,我憑能力應該不止萬元戶。

當時遇到的第一個創業難關,就是借錢。第二個難關是拿不到項目。

那時大陸還是“計畫經濟”,比較落後,拿項目也不僅要有錢,還得有“計畫指標”,得出現在當時“國家計畫委員會”指標名單上才行。

我只好找到大連一個老戰友“借”一點指標,同時付出一點費用。他同意給我幾萬平米指標。但是拿了指標,還得去找當時的市領導批地。跑了左一遍,右一遍,沒人理。市領導被我找煩了,出了一個題目:“你不是想開發嗎?把市政府的北側那塊地給你”。

市政府是一個老建築,很氣派。但它的北側居住區,房子差,設施差,一百多戶人共用一個水龍頭,一個廁所,被認為“有礙觀瞻”,所以把這片地給我去乾。可這個項目改造完,要1200塊錢一平米的成本,我前面有三家國有公司都不肯乾。因為大連市當時最好的房子只能賣到一千零幾十塊。

堅持要幹這個項目,公司里的很多同志反對。當時我們公司叫“西崗開發公司”,我就說:“開發公司,只有開才能發,你都不敢開怎么能發呢?”為了賺錢,得把這個房子賣到1500元一平米,後來我們動腦筋,推出來幾條創新:

第一,當時大陸的房子沒有明廳,一個小過道進去直接就是幾間房。那好,我們做一個明廳;第二,當時房子沒衛生間,縣處級以上幹部才允許配一間衛生間。我們沒管那一套,每戶都配了衛生間,還把木頭窗換成了鋁合金窗,再加一扇防盜門。房子推出來均價1580元每平米。1000多套房子一個月一掃光。就這樣,萬達就成為了大陸地區第一個闖入了“舊城改造”這一行業的公司;這一單使我們賺到了接近1000萬元。就這樣,我掘到第一桶金,找到了一個盈利的模式——舊城改造很有錢賺,別人不敢幹,我敢,於是在大連就搞開了。

再給大家講一個貸款的小故事。

初期創業,我接下了一個項目,這個工程當時政府幹了一半,覺得費勁不願意幹了,轉給我的。簽完以後突然遇到全國“治理整頓”,貸款就更困難了。為了啟動這個項目,我就要去找貸款,需要一筆2000萬元的貸款,有土地做抵押,所有的手續都健全,但找了幾十家銀行,沒有一家願意貸給我。

因為這個項目是政府轉給我的,他們覺得對不起我!所以政府開了一個會議,就指定當時某一家國有銀行貸2000萬給我做啟動資金。這家銀行答應了說“可以”,哎,我一聽好事,那我就去找銀行行長吧。前前後後找了50多次,每次都給我躲貓貓。我有時候一見到他了吧,他從後門就走了,我在走廊白站;有的時候在走廊里堵著他,他說“好好你這樣,你下周二來吧、下周二來吧”;等我下周二去,他出差去了!等等。哎呀!當時就為了拿到這筆貸款,有的時候一去在那個走廊上(因為進不去辦公室)一站就是一整天。我想銀行八點半上班,我就八點去吧,站著。甚至站到下班六點也不出來。究竟行長是來了沒來?還是不在?我也不知道,也沒人願意告訴我這個信息。當時站在走廊裡面這種感覺,這種恥辱,我覺得太卑賤了嘛。

除了這家銀行,我又去找了另外一家銀行,貸款的時候這個人態度倒是不錯,但也是不給我貸款。我為了堵到他,曾經跟一個哥們兩個人就開車到他家樓下。我想,你總得回家吧?那我就在你門口候著;你早上總得要出門去上班,總是能碰到你吧?我倆就去在那兒蹲了一個晚上,在車裡候著。反正深秋不是太冷,稍微冷了就開動發動機暖和一會兒,為了省點油過會兒再把它關掉。一直等到早上七八點也沒見到人進去,也沒見著人出來。第二天晚上我說再去堵吧,我這個哥們覺得忍受不了,他說太丟臉!無論如何也不能去了。我自己又去待了一個晚上。就是候不著,找不著這個人。其實不是找不著,是他不願意見你,因為你是民營企業,那個時候民營企業不像今天這個地位。第二覺得你風險大,他不敢放貸給你。放給國有企業虧損了沒了,他不承擔什麼責任;如果放給民營企業可能就要承擔責任,我也理解他們。

在這種無論跑了多少趟都找不到辦法的情況下,就有人給我出了一個主意說“乾脆你就發一個債券”,但是你這得承諾回報,比如兩年按照1.4倍,每年20%,1.4倍收回。沒想到,推出來以後一搶而光,畢竟20%年回報還是很好的。這個方法真正解決了這個項目的難題,才把我們從瀕臨破產的邊緣給拯救回來。

這中間其實還有個小的故事。我接的這個項目,可以說追悔莫及。當然後來把這個問題解決了,把剩下的老百姓搬走了。但當時真是把我憋的夠嗆!在1993年初的一段時間,我九天九夜都沒有睡著覺,什麼安眠藥,什麼打針就是睡不著覺。到後期整個人都有點精神恍惚,失常了。第十天早上正開著會,“咣當”一頭就昏迷在地了。我被緊急送到北京,還找了比較好的一個醫院去治療。我至今還記得那個神經內科的主任姓李的女士,一見我面:“沒事,小伙子今晚就讓你睡著”。我說你這么大本事?“你放心吧,我們高得很”。其實還是給我吃那些藥,可能心理作用,也可能進到醫院裡了,安靜了,我當天就睡著覺了。

在90年代的時候我們做住宅房地產做得還是不錯了,但是有個問題刺激了我:我們公司有兩個員工得了重病,一個得了癌症,一個得了肝病,每個員工花了一百多萬治療費。當時民營企業是不可以報銷醫藥費的,你自己有錢你給他報銷,沒有錢你的員工可能就等死。那我們是花錢給他治療了,但是也給我一個提醒:如果大量的員工都有了病,再往後發展一二十年大家歲數大了,這公司怎么辦呢?我們一定要找到一個安全的、有長期現金流的商業模式。所以我們2000年決定轉行去做商業地產,做不動產,做持有物業,不再搞單純的住宅開發了。

做商業地產的時候,最早因為不懂,造一座樓,把底層商鋪全部賣掉。在初期的三年當中,買了商鋪的人經營不好,就來告我們,我前三年當了222回被告,雖然只輸了兩場官司,還是讓整個公司疲於應付。成天在打官司,哪還有精力經營?客戶就是這樣,他的出租回報率沒拿到理想中的10%、20%就來告我。如果輸了,可能很多人就扯著橫幅上街上去鬧事。

所以我覺得這樣不行,得研究新模式。怎么辦?在創新中研究了一個辦法:提出一個模式叫城市綜合體。即做一個商業中心,商業中心旁邊可能做寫字樓,再做城市的商業街,再做一些公寓。把這些公寓、寫字樓賣掉,現金流就有了。這樣,就不用賣大樓里的商業鋪位了,自己來經營,一下子生意就找到模式了。商業經營旺了,旁邊的樓也升值了,現金流問題也解決了,萬達從此走向了一條康莊大道。

第一點叫“敢闖敢試”。就是不管你做什麼,一定要有夢想,有目標,敢去做。你去做起碼有一半的機會,你不去做機會是零,所以我最近這些年在各地演講,經常講一句話:“什麼清華大,北大,不如膽子大”。這個膽子大不是說讓你亂乾,但是得有勇氣去闖,去試驗!

第二是創新求變。你要成功,要想不斷成功,或者還想獲得更大的成功,就一定要能夠求變、求新,不能走別人走過的路,不能做跟別人一樣的事情。凡是跟別人做一樣的事情,獲得的肯定是平均利潤率;只有做跟別人完全不一樣的事,才獲得超額利潤。

2006年,萬達剛進入中國電影產業。那個時候,大陸地區的所有票房加起來不到10億人民幣,公司同事們全部反對我,說10億就算20%的利潤,也才2億的利潤。每年要投3億、4億去做,怎么可能收得回來呢?全中國的利潤都歸你嗎?

我說電影院對商業中心來說是不是必須需要?大家認為必須需要。現在又沒有人願意來做。做了掙不到錢,那怎么辦呢?我跟大家講現在只是8億、10億的市場,但如果我們帶頭來做,加一點促銷,讓那個行業有錢賺,可能會激勵更多人來做,這個行業可能就做到80億、800億,就可能賺錢了。

所以我們就帶頭進入這個行業了,萬達院線我總共投了6億人民幣。因為後期,有20個、30個影城以後,院線自己有現金流了,自己每年利潤就可以支撐自己發展,不需要我再投資了。這個公司1月份上市,現在市值800多億人民幣。萬達還有很多創新的東西,等著資本市場來檢驗。

第三是堅持到底。創業一開始可能新點子會比較多,但是這點子一開始可能不成熟。新的模式可能在試行當中會遇到困難,也可能會遇到挫折,沒有實現你的預期目標。這時候怎么辦呢?如果你經過分析認為自己路子是對的,就需要堅持。我經常講一句話:過去講不到黃河心不死,不撞南牆不回頭,我不一樣,我到了黃河心也不死,我可能搭一個橋我就過去了;撞了南牆也不回頭,我找個梯子我就爬過去了。

所有的創業,所有的科研,所有的運動,基本上都是二八定律,成功永遠是20%以內,失敗肯定是大多數。但是正因為有了10%、20%的成功,激勵我們這些人希望成為那一個部分。先行者絕大部分會成為先烈,少部分才會成為先進,但是因為有成為先進的可能,所以就去奮鬥!如果你有夢想,你就應該去努力,有目標就應該去奮鬥,人生一定要給自己定一個遠大的目標。大陸有句廣告詞:心有多大舞台有多大;還有一句話:夢想總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如果你們想成功,就應該去創業。當然朝九晚五的規規矩矩的生活也是可以的,但那種人生不精彩。應該勇敢跨出這一步,勇敢地去創業,勇敢面對人生。不管是經商,不管做科研,繪畫,總要給自己一個比較遠大目標為之去奮鬥。奮鬥過了,達到了,那你就無悔這個人生。你奮鬥過了沒有達到,你的人生也不後悔!如果什麼都沒奮鬥,什麼理想都沒有,平平淡淡過一生,這個人生對你來講實在沒有意義了。(來源/萬達集團,口述/王健林)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