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勵志文章

所有的夢想都值得全力以赴

總有人要贏的,為什麼不是你呢?

(一)

小時候以為長大了是最幸福的事,不用寫作業,不用站在老師眼前背課文,可以不顧父母反對吃很多根冰棍,可以光明正大地牽女孩子的手,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例如那時候稱之為夢想的東西。

後來長大了,才恍然間醒悟,原來成長和時光之間隔著觸不可及的夢想。

小時候過家家,喜歡那個姑娘,就和她分別演爸爸媽媽,像大人一樣,牽著手去市場買菜。長大了才發現,原來結婚不像想像中一加一等於二那么簡單,燭光晚餐下還要襯托柴米油鹽的煙火氣。

小時候喜歡唱歌,就嚷著嗓子四處嘶嚎,大人們總是笑著摸摸你的頭,嗓門真大,一看就是歌唱家的料子。長大了,爸爸媽媽開始面帶嚴厲地警告你,快聯考了,別整天不務正業,唱什麼唱,不耽誤事啊。

小時候覺得媽媽做得菜真好吃,腦子裡想著,以後自己要是能做廚師就好了,可以把美好的東西分享給全世界的人。後來啊,你總能聽到親戚朋友背著你議論,做一輩子廚子能有什麼出息,真是一點大志都沒有。

曾經明明想當一個作家,連簽名都在私下偷偷練習了很多次,草稿本上寫下了無數個故事,可是後來卻學了金融,做了銷售。想起年輕的時候,寫滿一個又一個本子的溫柔故事,難免有說不出口的遺憾吧。

如果能像電影畫面里一樣,僅僅很多年以後這一行字幕,就能夢想成真,想要的都擁有,得不到的都釋懷,那應該很美吧。

但生活永遠都不會給我們這樣的機會,走出的每一步都要我們清清楚楚地去經歷,遇見的每一個兩難選擇都要我們自己去取捨。時光里的點點滴滴,都將記錄著關於未來的藍圖,而它是我們飲冰十年也難涼的滾燙熱血,一筆一畫寫下來的英雄夢想。

所有的夢想都需要我們全力以赴,就算一路無人陪伴,我們也要磕磕絆絆咬牙走下去。

有些事現在不做以後就沒機會了

(二)

晴天從國中開始就喜歡寫東西,我們稱之為班級最八卦,她自己則稱它為未出版小說。小雨寫的小說,內容是我們班級故事的擴充,例如班上誰和誰在一起了,他們以後會怎樣,被老師發現,通知家長……要不然就是校花愛上校草的狗血劇情。

那時候還沒有電腦,手機一系列電子產品,晴天就在草稿本上寫了一本又一本,然後用訂書釘裝訂起來,變成厚厚的一本,再用白紙包個書皮,一本新鮮出爐的班級外傳就誕生了。

晴天是她的筆名,就像她筆下的故事一樣,無論開始時如何撲朔迷離,過程是如何歷經艱辛,最後一定會給我們一個幸福美滿的大團圓結局,就像日復一日的天氣,最開始總是看不見太陽的陰雨霏霏,最後一章肯定是燦爛如火的艷陽天。

晴天寫小說寫的多了,班級里就流傳著好多本,包著白色書皮的原創小說,今天傳給你看,明天傳給我看。

晴天寫了很多故事,那些信件像雪花般紛紛撒到各大雜誌社,不過毫無例外,全部都石沉大海,音訊全無。

那時候我們學校有個制度,倒垃圾的人不用去課間操,倒完垃圾就可以回教室呆著,因為大家都不願意倒垃圾,又髒又臭又累,跑的又遠,所以不用出早操算是一個福利吧。

晴天為了把出操的時間剩下來寫小說,每次都搶著去倒垃圾,衛生委員每次看到晴天眼睛都要笑開了花。

有次恰巧輪到我和晴天倒垃圾,路有些遠,垃圾桶里裝著滿滿蕩蕩的廢棄物,我兩抬著都有些累,晴天的額角開始冒出細密的汗珠,不過依昔能感受到她的快樂就像天空上飛翔的小鳥,自由切隨意。

往回走的路上,我有些好奇地問她,以後是想當作家嗎?這么拚命寫著小說,說不定就是下一個韓寒郭敬明呢?

她沖我溫柔地笑了笑,淡淡地說道,不用成為韓寒郭敬明,我成為我自己就好了啊,我這么認真的寫字,不是為了要成為誰,只是因為我喜歡,做一件自己喜歡的事情,就算做一輩子都會覺得很開心。

她眼角彎成了一輪月牙,好看的不得了。

在我記憶里,晴天一直是個很乖巧的女生,就算私下寫著這些自己稱為夢想的東西,也絕不會違背老師和家長的心思。

可我萬萬沒想到,多年後打聽到的訊息竟然是她一個人背著行囊去了北京的某家出版社。

對,在我們都被聯考這道門檻壓成炮灰的時候,晴天孑然一身去了北京。

說實話,我聽過很多追夢赤子心的故事,可那都是在書里,在別人的故事裡。在現實生活里,大多是想反抗卻不敢發聲尚在襁褓里的稚子。

我們不甘心被生活所脅迫,卻又不得不低頭,低聲下氣地說賠滿笑臉安慰自己這就是人生的本質。

可終究有人和我們是不一樣的,就像晴天,把人生活成一首爛漫多彩的散文詩,人們在人間的牢籠里高聲喊著嚮往自由,她卻行走在無邊沙漠追求著自己喜歡的東西。

有次在QQ上聊天,我羨慕而感概地和她說,真幸福啊,想不到你勇氣這么大,孑然一身闖世界啊。

過了很久,她都沒回復,我也沒在意,忙別的事情去了。

第二天看到回復的時候,她發來很長很長一段話。

“有時候啊,很多事情,表面上看起來風光無限繁花似錦,可內里情況,除了自己,說又能說的清楚呢?一開始沒工資,為了省錢只敢住地下室,連窗戶都沒有,如果沒有手機,不看時間,連白天和晚上都分不清。為了省錢,在北京的第一年除了第一天從沒打過車,每次都走路過去,太遠的話,就擠公交……”

後來晴天回憶起那段時光,生活是貧苦的,可內心是豐盈的,大概是因為做些喜歡的事,如何熬不下去的過往都咬牙熬下去了。

全力以赴的青春

(三)

如果你一直堅持做的事,可能一輩子都沒什麼大成就,你還會堅持么?

在如今這個功利的世界裡,無論你做什麼,大家都會問你,做那個能賺錢嗎?做那個以後會有出息嗎?

卻從來沒有人問過你,你喜歡嗎?做這份工作你開心嗎?

第一個問題我曾經問過我一個兄弟。

他家挺有錢的,做古董買賣,身家上億,出門就是豪車美女雲集。

不過認識他的時候,他和我一起在北京吃土,不算是吃土,還是能買點花生米一起和兩罐啤酒的,然後一起吹吹牛逼憧憬下未來,滿眼發光地想像著以後的生活。

那是我畢業的第二年,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北漂,拿著緊巴巴的工資,交了房租就剩飯錢了,出門吃飯還不敢點肉。

他呢?

我一直以為他就是流浪青年,組了個樂隊,每天各大酒吧的跑,像情人節這樣的日子,他們一晚上跑三四場,平時生意不好就在各大天橋底下,地下通道里賣唱,盡力把飯錢掙回來。

那時候他住我隔壁,隔著一個陽台的距離,而我們住的那個地方,是一個即將拆遷卻一直沒拆遷的城中村,每天都有各式各樣的外地人流竄於此地,凌晨兩三點都能聽到樓下的喝酒划拳聲。

他經常凌晨兩三點到家,而我那時候還在加班加點改文案,頭髮一抓掉一把,有一天他突然沒帶鑰匙,然後就想起了我,確切的說,是想起了我家的陽台,他想從我家陽台翻過去。

他抱著試試看的態度敲了敲我家的小門,本來以為都凌晨了是個正常人都應該睡了,可惜我不是正常人,頂著兩個碩大無比的黑眼圈和一頭亂糟糟的雞窩頭去給他開門。

如果有個人,見過你最醜陋的模樣,依舊不嫌棄你,願意和你一起喝酒吃肉,那就是值得性命相交的兄弟伙了。

他經常翻過陽台,帶著啤酒魯菜一起喝一個,有時候他的樂隊成員也會擠在他家那個小屋子,一起買菜做飯看球唱歌,我作為蹭飯的,感到不可思議,這些看起來外表放蕩不羈的樂隊鼓手,主唱,該有一手好廚藝,我開玩笑的說過,以後你們去開個館子,當個廚子也比現在混的好。

他一邊洗菜一邊笑彎了腰,抬起頭的時候,笑的眼淚都出來了。

那一刻,我鼻子有點酸酸的,說不出話來。

他們擠在亂鬨鬨小屋子裡,每個人臉上都寫著風吹日曬,歲月無情的滄桑,可是他們的笑容卻是發自內心的。

很多後再重逢,他早已放下了曾經那個夢想,他西裝革履,侃侃而談,說的都是他曾經避之不及的生意經。

他還是繼承了家族企業,步入大家認為的正途,可是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忘記曾經那張笑哭了的臉。

他滿懷感慨地沖我說,當年孤身一人去追夢,那時候過著飢一頓飽一頓的日子,沒有遠方也沒有閃退,可是那幫兄弟願意跟著一起,那感覺很好。

他說,那時候他很喜歡我,可是不敢表白,就像我的玩笑話,去做個廚子也比那種過一天算一天的日子要好,他實在不敢告訴我,因為他覺得不靠譜。後來的某一天突然決定放棄,一個人面對空蕩蕩的陽台哭的稀里嘩啦,不過就算流淚也不後悔,畢竟用盡全力地去嘗試過了。

那年夏天,一個窮字貫穿了整整一年,儘管他以前過著錦衣玉食金碧輝煌的腐敗生活,可為了某些東西他可以住最便宜的房子,去超市里買快要過期的打折促銷的泡麵。

終有一天,我們會擁有整片星空

(四)

人生這條路啊

有人騎馬

有人開車

有人踏著荊棘背著重重的行囊

我們不能感慨命運不公平,抱怨人生太艱難。

我們能做的,只是咬緊牙關,磕磕絆絆地走下去。

作者簡介:安梳顏,著作《感謝你來過我的世界》,值得一看。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