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勵志文章

你還沒有資格,和這個世界賭氣

1

曾經有一個來訪者,安,在諮詢中告訴我:因為不喜歡自己所在的學校,所學的專業,她在大學裡的大部分時間都選擇了“作”。翹掉了大部分的課程,拒絕了所有的社團活動,因為討厭這個地方,也由景及人的討厭起了這裡的人,大學裡,沒有主動去交一個朋友,更談不上戀愛。

於是,大部分的時間裡,安用小說、微博和網路遊戲麻痹封閉自己,消磨時光。

對於大學生活的諸多不滿,源自父母幫她選擇了該讀的專業,該選的學校,她抗爭無果,便來到目前所在的這所學校,帶著對父母解不散的怨氣。選擇“作”,不過是在跟父母賭氣,她想用這種方式告訴父母:“你看,我聽了你們的話,結果就是這樣的!”

本是最該朝氣蓬勃的日子裡,安的臉上卻鮮少有笑意,她用這樣的方式訴說:“父母欠我的,這個世界欠我的”!直到大三結束,看著別人出國的出國,保研的保研,再看自己滿目瘡痍的成績單,安突然慌了,走進諮詢室,眼神中寫滿了無助。

她說:“直到今天,才突然發現,自己好傻,我用自己最美好的日子來證明父母犯了一個巨大的錯,究竟有什么意義呢?所有的賭氣最後傷害的不過是自己。”

安和父母賭氣,想證明自己是對的,她用大學生活來賭,以“作”掉自己前途的方式。

你也許會覺得她傻,可是誰又沒有過一段賭氣任性的時光:

因為不喜歡某個老師的長相,就拒絕學習那門課;

因為領導不符合實際的批評,開始用對工作的敷衍來表達內心的不滿;

因為同事的不友好而索性辭職,丟下一句“工作氛圍我不喜歡”,以為那姿態很酷很帥氣!

只不過氣過折騰過,所欠的債都得自己一點點償還,誰又曾替你為這份任性買過單?

年輕的時候,理直氣壯地覺得世界就應該把最好的東西給自己,最漂亮的衣服,最好的老師,喜歡的玩具,循循善誘的老闆,和藹友愛的同事……如果得不到,就負氣的抱怨,這個世界,對自己太不友好!亦可以義正辭嚴的給出自己的理由:不是我不想好好做,是這個世界對我不好,我才這樣的。

是的,這樣的理由乍聽不錯,禮尚往來,別人對我不友好,我又何必友好相待?但是,禮尚往來講究的是地位平等,實力相當,年輕的你,還未生長出獨行世界的資本,又怎能先要求這個世界,時刻以你為王,將所有的“最好“悉數呈上。

2

相比之下,我的朋友彤,要聰明許多。

彤研究生讀的是金融,卻在求職時,誤打誤撞的進入了某上市公司,成為了總經理助理。平日裡的工作瑣碎異常,訂訂機票、做做表格,幫老闆處理處理日常瑣事。

不僅如此,因為老闆是中年女性,情緒常有陰晴,對彤的不滿和指責也是家常便飯,從穿著打扮到待人接物,再到工作中諸多細節,沒有不挑剔的。有時候,就連上個廁所,也會被老闆抱怨時間太長、耽誤了工作。

那個時候,姐妹們都剛剛參加工作,常常聚在一起,聊聊職場的冷暖,吐槽吐槽老闆的不近人情。彤偶爾也跟著抱怨幾句,姐妹們聽了,都覺得待在這樣的老闆身邊,不僅浪費了她的專業,日日忍耐著老闆的壞脾氣也實在太過委屈,都慫恿她換份工作。

倒是彤淡定許多,說道:“以我現在這樣的資歷,去到哪裡都是最底層的員工,哪有不委屈的。”

那個時候,我們都佩服她的好心態和忍耐的功力。沒想到,就在這種忍耐中,彤不僅摸清了老闆的氣性,還偷偷鑽研了專業。6年過去了,她早已告別了“助理”的職位,成為了公司的業務主幹。如今,公司上上下下,敢讓她受委屈的人越來越少,連老闆與她交談,都多了幾分尊重和笑意。

某天聊天,朋友偶爾談起,當年與她交接工作的前任助理,依舊在某公司做著助理的職位,換了不下三家公司,職位始終沒有提升。

“幸好,我當時沒有賭氣走掉”,彤感慨的說。

3

在不滿中隱忍,蛻變,是彤的做法,看起來收效不錯,而安因為跟父母賭氣,除了荒廢了學業,一無所獲。

賭氣這件事,怕是世界上最具技術含量的,遠遠不是誰都可以做的。你和父母賭氣,父母不會離你而去,卻在內心流了眼淚。你和男友賭氣,輕則不痛不癢,重則傷了感情。最最要不得的,是在年輕時,拼不起實力的時候,輕易與這個世界賭氣,老闆也好,前途也好,任意賭氣,傷的都是自己。

我們都不曾獲得暢行世界的通行證,阻礙是必不可少,不盡如人意之事也十之八九。並且越年輕,話語權越少,阻礙越多。

讀了不喜歡的專業,若暫時無以改變,是不是可以考慮,讀完之後,在研究生階段,或是課餘時間,儘可能靠近喜歡的領域。遇上了不友善的老闆,是否可以把握好相處之道,並努力修煉內功,獲得掌握主動權的砝碼。

事實上,如果前面是一扇上了鎖的門,你只能選擇找到鑰匙或另闢蹊徑、繞道而行,負氣的砸門除了消耗體力,無半點用處。

你得相信,越努力,前面上鎖的門會越來越少,這個世界會越來越友善。在還沒資格與這個世界握手言和的時候,選擇努力,永遠要比選擇賭氣,有用的多。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