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勵志文章

你有多想贏,你離成功就有多近

讀者在後台問:“serena,你覺得那些年紀輕輕就獲得成功的人,他們都有什么共同的特質?”

我說:“年紀輕輕就獲得成功,除了勤奮、努力、堅持等品質以外,我覺得他們普遍都很好勝,能贏絕對不輸。”

最近看朗朗自傳,不止一次感慨他父親的嚴厲和家庭對輸贏心的塑造,無論春夏秋冬,每天雷打不動地練琴,這種高壓訓練下,朗朗甚至想過要自殺。

在這種親職教育下,朗朗對“贏”的渴望異常強烈,甚至到了“輸不起”的地步,為了不輸,他捨棄娛樂、社交的時間 ,十幾年如一日高強度八小時練琴。

除了他本身的天賦,這樣高強度的投入絕對不是只為了拿一個全國冠軍,他是為了成為世界頂級大師,他非常非常想要贏。不止他如此,世界上任何一個大師級任務對“贏”的渴望都超出一般人。

我一個好朋友在英國投行工作,他跟我聊起自己的同事:

“不像國內人人都提倡低調中庸,他們拼起KPI真是百分之百都投入,沒有人不想贏,不是單純為了工資,真的就是一直贏慣了,受不了輸。”

在投行那種地方的人,當然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為了能夠贏得大多數人,他們對自己真的可以很狠。

NBA傳奇人物科比是很多人的偶像,除了以超級球員出名,他也是出名的偏執狂。他有一句名言:“你知道洛杉磯4點是什么樣子嗎?我知道每天洛杉磯四點半的樣子”。

能進NBA的球員本身就是佼佼者,為了能夠贏過所有優秀球員,他願意付出任何努力。他長期堅持每天四點半起床練球,每天都要投進1000球,不把自己練到筋疲力竭,決不罷休。

喬丹也是這樣。在他的傳記《為萬世英名而戰》一書中,他的教練回憶他第一次看到喬丹打球時說:

“當時場上其他球員都在例行公事,而有一個孩子卻在全力以赴,看他打的那么拚命,我以為他的球隊正以1分落後,而比賽還有2分鐘結束。然後我看了一眼計分牌,現在他的球隊卻落後20分,而比賽還剩1分鐘”

喬丹絕對是當時那一代球員中最想贏的,他永遠在琢磨怎么改進自己的技術弱點,這種贏完全是自己的內在動力,不是外在壓力,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堅持十幾年。

我們的文化不喜歡談論輸贏,不喜歡談論名利,不喜歡談論錢,認為做事情應該儘可能單純。但是,大多是的頂級高手,他們不是這樣思考,他們想要的就是“贏”。

李安是一個非常中庸的人,溫文爾雅,但是他也非常想“贏”,不是贏別人那么簡單,他還要贏自己。

如果不是有這么強的欲望,他不會在耄耋之年接二連三拍出不同以往的電影,從《少年派》到《比利林恩》,技術的挑戰、知識儲備的挑戰、體力的挑戰都是常人難以想像的。

但是他還是堅持去做,所以他是李安而不是一般導演所以他能拿奧斯卡,別人拿不了。

為什么站在金字塔尖的始終是少數人?

除了天賦這些後天無法改變的東西,普通人究竟和牛人的區別在哪裡?

大多數人都是間歇性瘋狂努力,平時休憩等死,但是對於成功人士來說,他們是平時瘋狂努力,偶爾間歇等死。

因為他們深深知道,要想成為少數人,要參與的這場競爭很大程度上時零和博弈——你要贏,一定會有別人輸,你能做第一,一定會有人要做第二。

不談這種競爭的社會意義,但是就這場競爭來說,這是一場個人競技,你只有把自己做到最好,才能走到你想要的位置。

零和博弈,沒有雙贏。

萬維鋼也說過:“這不是一般人能玩得起的遊戲。”

看到這,很多人都會望而卻步,很多人只看到成功人士的成功,懶得去探究他們背後的原因,或許是拒絕探究。

要想贏,要想突破自有階層,你進行的就是賭博,一子落錯滿盤皆輸。由不得你考慮其他成本,由不得你尋找退路。

你可能會說:“serena,你真功利,我不想變成一個功利的人。”

你以為你夠拚命了,但永遠有比你更拚命的人。如果你想得到社會稀缺資源,名利權,那就對了,功利一點就對了。

這其中當然會有尋常人想像不到的驚險,也會有很多無法與外人分享的隱秘,內心也會經歷很多煎熬和折磨。

但是,如果你想清楚你想要什么,再想贏一點,再功利一點。

你有多想贏,你離成功就有多近。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