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勵志文章

不做決定,才是最糟糕的決定

前幾天,收到了一位將要讀大四的女生的來信,應她的要求,在這裡將不貼出她的全部來信。僅摘錄以下部分:

我是一個準大四女生,學習挺不錯的。還參加過一些比賽,拿過獎,業餘時間喜歡閱讀,喜歡跑步,喜歡接觸新事物......不過,我覺得這都是以前的我了。

今年3月份的時候,我見了認識的一位師兄,他建議我去工作,我原來一直是打算考研的。之後就一直在糾結這事,後來想著先把書看起來,不考也沒事,學習總是好的(其實還是想考研)……

我開始失眠、緊張,白天又在擔心自己記憶力下降注意力不集中,於是恨不得每一秒都在看書,害怕自己掛科拿不到畢業證。這種狀態下,我想自己根本考不上研究生的,於是發了簡歷找了實習。

期末考結束後,我回到家,想了想還是得考研,實習可以不去。於是開始著手準備,但是心裏面很害怕很害怕,我怕自己學不會那些東西,尤其是數學,一直以來我覺得自己是什么都要比別人花更多時間才能做好的人,別人從3月份就開始準備,效率還比我高。我想考的浙大競爭激烈。在學校看過心理諮詢中心,老師說我自己並不想改。

這學期我一直都在害怕各種事情,甚至有過不念書了去過田園生活的想法。回家的前幾天還一直在看書,最近幾天就散漫下來了,整天想著睡覺,睡覺的時候也一直在擔心看書,然後馬上跳起來去看書,又覺得效率特別低,乾乾這個乾乾那個的一天又過去了……

你的來信,讓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看過的一部美劇,HBO的《兄弟連》。

我記得是在第六集,E連在比利時的巴斯托尼市阻礙德軍之後,筋疲力盡的他們,必須從敵軍手中攻下小鎮佛伊。

當時溫特斯連長已升職上尉,新來的戴克中尉帶領E連打響了攻堅戰。一開始,戴克中尉指揮大家衝鋒,但受阻之後,卻突然又改為撤退。後來,戰場上的E連被防守的德軍壓制在一塊幾乎沒有掩體的空地上,進退不得。

德軍火力兇猛,兄弟連里的兄弟一個個倒下。

“戴克,我們不能留在這裡……”

“長官,我們這是坐以待斃,我們需要繼續前進……”

周圍的士官不停給予建議,而躲在草垛後的戴克中尉卻如同進入了自己的世界,拒絕做出進一步的決定。

溫特斯上尉打來電話,問戴克中尉的作戰計畫,戴克中尉茫然大喊:“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就在這樣的過程中,兄弟連的兄弟們一個個被射殺……

個人非常喜歡《兄弟連》,特別喜歡裡面人物的刻畫。E連里的兄弟,每一個性格都獨特而鮮明,遠非國產戰爭劇中人物的蒼白與體制化,所以看著那樣的人物一個個死去,覺得分外難受。

而究其原因,則是戴克中尉的“我不知道。”

後來的許多時候,我都會想起那個場景,特別是需要我做出艱難的選擇的時候。因為正是那樣的場景讓我深刻地認識到一點:不做決定的後果,可能比做錯誤的決定更可怕。無論是前進或是後退,當時的E連,都不可能有那么大的損失。

我想,目前的你,也走到了必須做出抉擇的分岔路口。大學將盡,畢業將要來臨。到底是考研還是直接找工作,這是你擺在你面前迴避不了的問題。雖然選擇的結果不會如《兄弟連》里的一般對整個連隊,乃至一場局部戰爭都舉足輕重,但對於你個人的未來而言,肯定會造成很大的影響。

影響那么重大,該如何是好呢?……考研有考研的好處,還是考研吧!……可有經驗的師兄卻覺得找工作更好,那先去找工作吧!……還是考研吧……如此這般,考研、工作,考研、工作……

我想,此時的你,大約就如同戰場上的戴克中尉一般,眼見部下一個個被射殺,卻無法下一個決定——因為每一個決定都意味著責任,而責任總是沉重的。進攻有進攻的責任,要是死了更多的兄弟怎么辦,要是全軍覆沒怎么辦?撤退又有撤退的責任,要是因此而造成戰局的轉變怎么辦?

於是,懦弱的他,沒辦法承受選擇的責任的他,只能不停大喊: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但他卻不知道,他對決定和責任的迴避,造成了E連更大的損失。

的確,每一個決定都都意味著責任。但同時,做出選擇和決定,也意味著各種可能,意味著對未來的希望。我們不應該被失敗的可能而嚇到,便忽視成功的可能,從而舉步不前。時間在一分一秒流逝,你終將面對考研或是就業的選擇,早下決定,便多一份成功的可能。

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所謂的“做正確的決定”,永遠只是一句馬後炮的廢話。沒有人在事先就知道,眼下的決定一定是正確還是錯誤的。

但是,不做決定的後果,卻可能比做錯誤的決定更可怕。

所以,勇敢向前,無論是考研還是就業,先下決定再說。

——不過,看到這句話,估計你又開始糾結了吧,到底是該向左還是向右呢?

坦白說,這個我可不幫不了你。我總認為,人生是你的人生,未來是你的未來,哪怕是父母,哪怕是戀人,也不能定義你的未來。而且,能否承擔為自己的未來做決定的責任,是檢驗一個人是否真的成長的重要標誌。

如果實在不知道如何選擇的話,那么就遵循你的內心吧。這種做法,比“做正確的決定”這種正確的廢話,要靠譜得多。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讀到這裡,你還是不知道該怎么辦。那么,我只能建議你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去看你的來信。你的答案,就在你的來信當中。

而且我想,你之所以會寫這封來信,或許只是找一個人來幫你承擔選擇的責任而已。很抱歉,大概沒能幫到你。(來源:簡書)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