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字入面張國立《鱷魚,你不可以和我一起生活在這片土地上》_勵志人生網_激勵人生每一天!

勵志人生首頁勵志演講

見字入面張國立《鱷魚,你不可以和我一起生活在這片土地上》

見字入面張國立《鱷魚,你不可以和我一起生活在這片土地上》

寫信人:韓愈;收信人:鱷魚;讀信人:張國立。

韓愈進諫唐憲宗迎佛骨,被貶潮州,路上還夭折了一個小女兒,滿懷憤懣,在潮州治理鱷魚時怒寫檄文,讀來簡直指桑罵槐,辛辣已極。

原文:

維年月日,潮州刺史韓愈使軍事衙推秦濟,以羊一、豬一,投惡溪之潭水,以與鱷魚食,而告之曰:

昔先王既有天下,列山澤,罔繩擉刃,以除蟲蛇惡物為民害者,驅而出之四海之外。及後王德薄,不能遠有,則江漢之間,尚皆棄之以與蠻、夷、楚、越;況潮嶺海之間,去京師萬里哉!鱷魚之涵淹卵育於此,亦固其所。今天子嗣唐位,神聖慈武,四海之外,六合之內,皆撫而有之;況禹跡所揜,揚州之近地,刺史、縣令之所治,出貢賦以供天地宗廟百神之祀之壤者哉?鱷魚其不可與刺史雜處此土也。

刺史受天子命,守此土,治此民,而鱷魚睅然不安溪潭,據處食民畜、熊、豕、鹿、獐,以肥其身,以種其子孫;與刺史亢拒,爭為長雄;刺史雖駑弱,亦安肯為鱷魚低首下心,伈伈睍睍,為民吏羞,以偷活於此邪!且承天子命以來為吏,固其勢不得不與鱷魚辨。

鱷魚有知,其聽刺史言:潮之州,大海在其南,鯨、鵬之大,蝦、蟹之細,無不歸容,以生以食,鱷魚朝發而夕至也。今與鱷魚約:盡三日,其率醜類南徙于海,以避天子之命吏;三日不能,至五日;五日不能,至七日;七日不能,是終不肯徙也。是不有刺史、聽從其言也;不然,則是鱷魚冥頑不靈,刺史雖有言,不聞不知也。夫傲天子之命吏,不聽其言,不徙以避之,與冥頑不靈而為民物害者,皆可殺。刺史則選材技吏民,操強弓毒矢,以與鱷魚從事,必盡殺乃止。其無悔!

翻譯:

我,潮州刺史韓愈,派我的手下秦濟,把一隻羊、一頭豬扔進這鱷魚溪的潭水之中,給你們這些鱷魚吃。你們吃著,我跟你們有話要說:

遠古的時候,帝王們一旦擁有了天下,都會放火燒山,揮刀結網,滅除危害百姓的蟲蛇惡物,把它們驅趕到四海之外。後來的帝王,德行威望減弱,管不了太大的地方。結果江漢之間都歸了蠻夷。嶺海之間的潮州,更是距京師萬里之遙,你們這幫鱷魚就在這兒生息繁衍,也很正常。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當()今的皇上是大唐王朝的皇上,神聖慈武。四海之外,六合之內,全都歸他掌握。更何況在先聖大禹到過的潮州,皇上還專門派了刺史、縣令來管理。這裡是國家看重的物產豐饒之地,你們鱷魚是不可以跟我這個刺史共同享有這片土地的。

我受皇上的委託,鎮守這片土地,管理這裡的民眾。但你們這些鱷魚,不在水裡好好呆著,竟敢稱霸一方,兇殘地吞食民眾的牲畜,吃肥了自己,養大了兒孫。這就是跟我刺史叫板,分不清誰是大哥了。刺史我雖然沒什麼本事,但怎么可能向你們這些鱷魚低頭呢?我要是怕了你們,還不得讓百姓笑話死,我在這兒就沒法兒混了。

我是皇上派到這兒的,職責所在,我必須跟你們這幫鱷魚說清楚。你們這些鱷魚要是能明白,就聽我一句話:這裡是潮州,大海就在它的南邊。大鯨魚、大鵬鳥,小蝦米、小螃蟹,大海里有的是。那兒才是你們吃飯拉屎的地方。路也不遠,你們早上走,晚上就到。我今天跟你們說好了,給你們三天,你們所有這些混蛋都給我搬到南海去,省得我收拾你們。三天搬不完,給你們五天。五天搬不完,給你們七天。七天搬不完——那就是你們真的不想走了,是眼裡沒有我刺史、不肯聽勸了。不然就是你們這些鱷魚冥頑不靈,我雖然說清楚了,可你們聽不明白。但不管怎樣,你們不尊重我就是不尊重皇上。只要是不聽勸、不搬家,你們就跟所有禍害百姓的混蛋一樣,都該被殺光。刺史我會挑選能射箭的官員百姓,拿著強弓,配上毒箭,見著鱷魚就殺,直到殺完為止。到那個時候,你們再後悔可就晚了。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