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勵志演講

見字入面張涵予《本來皇上還想照顧我》

林則徐寫給夫人鄭淑卿

英國這幫逆賊打到了浙江,攻占了定海,負責守衛邊疆的大臣都說是我的錯,因為我禁菸操之過急,也不該斷絕了與英國的貿易,結果招來洋人鬧事。我當的就是這么一個官,自然不能推諉做人,就算死了,也不會為自己辯護。我已經主動請求從嚴治罪,並乞求皇上能暫時網開一面,允許我帶罪前往浙江,在軍中效力,用收復失地來彌補我的過錯。

後來我聽說主管這事的人畏洋人如虎,將要跟英國人議和,怕我去了浙江,必然會阻止議和而主張抵抗外國。於是密報皇上,說英國人想議和什麼條件都好說,最恨的就是林則徐一人罷了。

本來皇上還想照顧我,只給我降到四品官職,讓我去鎮海軍營效力贖罪。忽然看到這封密奏,立即頒發了新的諭旨,追回前命,改為讓我去伊犁戍邊。

當時降職的檔案正好在文華殿王相國(王鼎)的案頭,忽又接到讓我去戍邊的檔案,相國詫然若失,轉頭對湯大人(湯協揆)說,“我不是為林則徐感到可惜,我是為天下後世感到難過,要是聽任林則徐發放伊犁,從此鴉片流毒內地,就永無肅清之日了。我輩身為相國,應該為萬民留一線生計,懇求聖上收回讓林則徐戍邊的決定,批准他去浙江立功”。

湯大人理解了相國的意思,立即寫了摺子上奏皇上。皇上說林則徐是一個能幹大事的人,現在他已經成為了眾矢之的,還是讓他去伊犁吧,把塞外荒地好好地整頓一番,有機會還可以叫他回來,不會誤時。

兩位大人竟然為了我的去留跟皇上力爭,最終也沒能改變聖上的決定。我到北京等著發落的時候,去拜見了王相國,相國把這事跟我說了,讓我更加覺得皇恩浩蕩,雖肝腦塗地不足以報萬一。皇上深知我憨直成性,現在嫉恨我的人太多,難免不被中傷,遠戍伊犁,可以躲開這些是是非非。皇上如此良苦用心,就算父母疼愛子女,也沒有更體貼入微的了。

我已於初八日出京赴伊犁,當時有門生輩來送行,都為我打抱不平,看見我喜笑自若,一點沒有懊喪的樣子,都很納悶和驚訝,殊不知我此行出自天恩,從此可免被人交章責難,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夫人因為怕應酬,不願住在北京而回到老家,這真是對身心都有益處。我這回真的要出遠門了,你我相隔數千里,寫信也得一個月才送到,請大家多多保重,千萬別老為我擔心。

林則徐寫於1841年

家書原文

英逆竄擾浙境,攻占定海,疆臣都歸咎我禁菸操之過激,並不當斷絕英夷之貿易,致啟夷釁。職責所在,余固不敢諉罪,雖頂踵捐糜,亦不敢自惜,已自請從嚴治罪,並乞天恩暫寬一線,準予戴罪赴浙省,隨營效力,以圖克復,而贖前愆。

即知在事者畏夷如虎,將與議和,恐我走浙,必梗和議,而主禦侮,遂附片密呈,謂英夷和議均堪遷就,所恨者林某一人耳。本則天恩高厚,命我以四品卿銜,赴鎮筸軍營效力贖罪,忽覽此密奏,立頒諭旨,追回前命,改為謫戍伊犁。

當時降職之命,適在文華殿王()相國案頭,忽又接到謫戍之命,相國爽然若失,鏇語湯協揆曰:“余不為林某惜,而為天下後世憂。若聽林某謫戍,從此鴉片流毒內地,永無肅清之日矣。我輩身居宰輔,當為萬民留一線生計,懇請聖上收為謫戍之命,準予赴浙立功。”湯公甚韙其肓,合辭而奏,聖上謂林某本屬能辦事人,現在已為眾矢之的,還是讓他伊犁去,將塞外荒地整頓一番,他時仍可喚他回來,未為晚也。

二公竟為我以去就力爭,終未能挽回天意。余入京待罪時,請謁王相國,相國以此事見告,使余愈覺感激聖恩高厚,雖肝腦塗地,不足以報萬一也。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