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魯校長2018年畢業演講,別被狹窄的朋友圈所定義_勵志人生網_激勵人生每一天!

勵志人生首頁勵志演講

耶魯校長2018年畢業演講,別被狹窄的朋友圈所定義

2018年5月20日,耶魯大學校長蘇必德在2018屆畢業典禮上發表了題為《畫一個更大的圈》的演講。在發言中校長以優秀畢業生為榜樣,勉勵學生拓展生活圈,傾聽不同的聲音。

畫一個更大的圈

2018屆的畢業生們,家長們和朋友們,很高興與大家共同見證這個特別的日子。今天是喜悅的一天,未來則充滿希望。

現在,我將履行耶魯大學光榮的傳統:請在座的所有家長和朋友們起立,向我們2018屆優秀的畢業生們致意;也請在座的2018屆學子們起立,向所有成就你們達成今日裡程碑的人們致敬。謝謝大家!

你們將會花不少的時間去制定許多計畫。有些是實用性的計畫:定航班,租房,以及思考畢業後在哪裡生活、工作或學習。還有一些是激勵人心的抱負:展望未來生活,想像接下來的幾年希望能實現的成就。

我想以保利·默里在1945年寫下的志向開始今天的分享:“我要通過積極和包容的方式打破隔離。當我的兄弟們試圖畫一個圈,把我排除在外時,我會畫一個更大的圈來包容他們。他們為小團體的特權發言,而我為人類的權利而大聲疾呼。”

今天我想問你們:你會畫多大的圈呢?是兼容並包、生機無限的圈?還是有專屬特權的小幫派?兼容並包很難,但帶來的益處是巨大的。當你們離開校園時,我建議你們以保利·默里以及其他許多耶魯畢業生為榜樣。首先,要確保你畫的圈足夠大。

當今的世界,你可以在Twitter上擁有700個冬粉,也可以在Facebook上交1000位好友。擁有一個很大的交際圈似乎不是一件難事。但如果你所謂的“朋友”都在展示相同的故事、思想和觀點,那么事實上你的世界可能很窄。相比之下,與現實生活中的6個朋友聚在一起談話,可能會讓你獲得更加多元的觀點和意見。

在耶魯大學的這些年,我很榮幸能夠認識一些世界上最具智慧的人。我了解到最偉大的學者們所畫的巨大的圈。他們不僅博覽群書,同時也對自己研究範圍和信仰之外的想法充滿興趣。

羅伯特·達爾是耶魯大學傑出的政治學教授,已在此執教40年。他是同時代最受尊敬的政治學家之一,其關於民主和民主制度的研究成果堪稱權威,並且他也是一位深受學生喜愛的導師。2014年98歲高齡的達爾去世,他教過的學生紛紛悼念。其中一名學生傑弗里·艾薩克回憶道,儘管他非常喜歡教授的課,但他強烈反對教授的一些論點。艾薩克還專門發表論文反駁達爾的理論。令他驚訝的是,教授竟是系裡最支持他這一舉動的並決定指導他的論文。

艾薩克寫道:“達爾教授花了數不清的時間在辦公室和我討論這篇論文的主要駁斥對象——他自己!我們以第三方的視角客觀地討論‘達爾’這個人,其論點的局限性,並猜測‘達爾’會如何回應我的論點。”達爾教授對批評者持包容態度,認真傾聽他們的意見,並與其交流。這是一種開放且積極的學術研究態度和教學方式,是耶魯所追求的終極目標。

這種經驗也應延伸到校園之外。全社會所面臨的巨大挑戰——氣候變化、貧困、動盪和暴力——需要創新和創造性的解決方案。然而,政治分化的現狀使得這些問題比以往更加難處理。我們需要與不同政見者對話,儘管我們並不同意他們的觀點。我們或許可以學習達爾教授,以及許多其他智慧、通達的思想者,他們能畫出許多兼容並包的圈,有助於我們對人類的理解。

我的第二條建議是:盡你所能去畫更多的圈,這裡我會自由地採用一些比喻。其中一個圈便是你的工作。你不僅要確保自己喜歡這一個工作圈,而且同時還要有其他的圈。我們知道,人生幸福的關鍵一點是培養工作之外的激情,甚至專業。與他人分享這種激情能給我們帶來極大的愉悅感,還能將我們與其他圈子的朋友和夥伴聯結在一起,而這些人可能與我們所遇到的人截然不同。

許多人知道,我非常熱衷於阿巴拉契亞山脈地區的音樂。我對傳統鄉村音樂和藍草音樂的愛,能將我引至維吉尼亞西南部和肯塔基州東部等地,擔任國際藍草音樂博物館的董事會主席,並且與藍草音樂教授一起演奏了30年的貝斯。這讓我在夏季藍草音樂節期間能與美好的陌生人盡情分享音樂和故事。最重要的是,對音樂的熱愛讓我建立起超越我生長之地、所學之地,以及研究領域的友誼。

在心理學上,也有能支撐我個人經歷的實證。帕特里夏·林維爾是一位社會心理學家,她研究在人們的自我認知,以及這些自我認知如何影響幸福感。她目前在杜克大學任教,但她曾是我在耶魯的老師,在此期間,她完成了她所稱之為“自我複雜性”(self-complexity)的研究。根據林維爾教授的說法,大的“自我複雜性”意指一個人擁有多面性。換句話而言,這個人擁有許多圈子。

比如,一位女性可以視自己為學生、馬拉松選手、戲劇愛好者、《紐約客》讀者,以及藍草樂隊中的貝斯手,那么,她可能比那些只把自己當作一名律師的人,呈現出更大的自我複雜性。

林維爾教授在她的研究中發現,更大的自我複雜性可以成為抵禦消極體驗的“緩衝器”。如果你全靠工作定義自己,那么當你升職失敗,或許會對你的自我價值認知造成巨大的打擊。她將這種狀況比作“把所有的雞蛋放在同一個認知的籃子裡”。

反過來看,像我們剛才提到的跑馬拉松的吉他手,在遇到挫折後恢復得更快。她甚至發現,自我複雜性更大的大學生經歷抑鬱、沮喪可能性更低。

最後,我將提出一個擴大圈子的重要途徑——去接觸更多的人,並與他們互動。在這裡我想再次以保利·默里和她令人驚訝的處世模式為例。關於她的文獻中有上千封的信件,折射出她豐富的生活,被許多興趣、事業和關係所驅動。可以說,她擁有很多圈子。

在耶魯大學法學院學習期間,保利·默里收到了1936屆校友威廉·S·拜內克的一封信。你們可能覺得這個名字聽起來很熟悉。拜內克珍本與手稿圖書館就是以威廉的父親和兩個叔叔命名的,而耶魯的許多項目和地點,也從這個家族的慈善事業中受益。

他在耶魯的一次活動上遇到了保利·默里,不久後他便給她寫了一封信,附上了《時代》雜誌上刊登的關於美國種族關係文章,想知道默里的看法。默里回復了。幾周后,他又發給她一篇關於取消學校種族隔離的文章,並詢問她的意見。她又給了回信。這封四頁紙、單行距、用打字機打出來的回信被默里稱為“不可估量的種族問題”。他們的通信持續了幾個星期,兩人的觀點有趣且坦誠。

這兩位延續耶魯傳統的典範人物,儘管在性別、家庭背景、種族、階級等諸多方面存在差異,但仍然能保持對話。我們不知道他們是否完全同意彼此的觀點,但可以想像,他們從交流中獲益良多。所有這一切,是因為他們都決定跨出自己的圈子,與其他人接觸。

擴大我們的圈子並非易事。這當然需要勇氣,也需要對我們的同胞懷有想像力和好奇心,而不是恐懼和懷疑。這要求我們互相傾聽,衡量人性的邊界。

正是由於默里和拜內克都畫了很多兼收並蓄的圈子,才使他們的生活相交。我希望你們也可以這樣做,儘可能去發展更多的圈子,並且讓它們足夠大。你會發現生活更加豐富、充實、有意義。你將為這個世界帶來它所極需的共情和理解。

2018屆畢業生,現在整個世界都在你們面前,請攜手去漫遊,為世界帶去你在耶魯的教育中獲得的一切:傾聽他人的同時,也要用批判的精神參與其中;面對的挑戰和障礙,以創造性的態度去回應;在尋求幸福的同時,承擔起自己的責任;努力去擴展更廣闊的圈子,去包容和理解這個世界。

我們很榮幸見證了你們在耶魯所取得的成績,並為此感到驕傲。請感謝所有支持你們走到今日的人,請懷著感恩的心從這裡出發,用你們的思想、聲音和雙手,為新的社區和世界注入力量,這將是你們對耶魯最好的回饋。2018屆畢業生,祝賀你們!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