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經典美文

那些想起就鼻酸的小事兒

1.入職之前,單位要求交體檢證明,初來深圳,體檢是預算以外的花銷,我拖了又拖,還是沒有拖過去,於是去了很偏遠的一家醫院,倒了三次捷運,外加坐了兩次公交。

上午抽血,下午才能拿報告,我一天的時間都在路上,吹著與季節“同流合污”的空調,看著重複的毫無新意的廣告。

暈車到昏昏欲睡的時候,姐姐發來簡訊,她說,你姐夫出差的時候,買了幾袋薯片,走的時候沒有全部帶走,我在茶几上看到時就順手放進了門口的抽屜,想著你愛吃,等你來了一起吃,然後想到,你已經去深圳了,過年不一定回來。

在公車上哭成狗,一個女孩遞給我一個黑色塑膠袋,以為我想吐。

2.我和姐姐從小一起長大,是那種見到就吵不見就想的人,她總是用“過來人”的視角,給我許多我不願意聽的建議,之後的某天,她發來簡訊,“我才發現你真的不在我身邊了,上課的時候抽白板筆水,看到墨水盒子裡有兩張洽洽瓜子的兌換劵,她就想,可得藏在一個記得住的地方,等你來了,一起換來吃,忽然就怔住了,你不在家,不再是一個電話就可以送菜送飯的距離,也不再是一包洽洽瓜子就能快速跑來,氣喘吁吁的距離,我們離的很遠,足足3800公里,不包含天氣因素的話,也還要考慮金錢因素,見面,遠比藏好一包洽洽瓜子兌換券,來的更不容易。”

那是我離家之後第二次哭,繼薯片之後。

3.一直自詡文藝小青年,其實除了脾氣秉性有點文人的多愁善感之外,並無其他契合的地方,這么多年,一直沒什麼朋友,高中最好的姐妹,每天下課一起巴拉巴拉僅有的十分鐘,畢業時忽然跟我從此天涯兩端,大學時一起度過飯慌度過掛科的室友跑去修了音樂,於是個性陰晴不定很難說上半句話,有一年過年,我發信息給高中同桌,我說好慶幸生活里有你,我那么矯情那么怪性格,你還一直在我身邊,真的感謝,沒指望她會回復的,關了微信懶洋洋的睡午覺,做了個冗長的夢醒來,窗外已是黃昏,抱著被子覺得生活好悲傷的時候,看到她的簡訊,她說微信你這個話嘮竟然沒回,有點擔心你了,其實我也好多缺點,小氣,記仇,沒安全感,還極度自卑,我看過的一句話是,兩個有病的人相互取暖,就能好的快一點,有你,我也好感恩。

那個黃昏沒有安全感的冬日,我收到了最溫暖的簡訊,比夏天還暖。

4.這兩年生活稍微好一點了,爸媽肩上的擔子輕了許多,開始偶爾對我尤為溫柔,有時候靠著媽媽撒嬌,對著爸爸幫我倒杯水的要求,被應允後總是受寵若驚,一次提到小時候喜歡的洋娃娃一直沒給我買,老媽第一次有點抱歉的跟我說,改天給你買個大的布娃娃吧,小時候也是真沒錢,我嘻嘻哈哈笑了過去,裝作眼角的淚沒有人看到,其實,每次想到那個洋娃娃,就如同童年時光里最冷漠的一段歲月,隨著歲月更迭放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可是我沒有提起過,三年級的時候你送過我一支嶄新的鋼筆,雖然很快就壞掉了,可那接過鋼筆時的驕傲和喜悅,也足矣銘記這么多年,甚至更久,更久。

或許,那個洋娃娃的傷痛永遠無法彌補,可是那隻鋼筆給我的溫暖也足夠了。

5.因為不是獨生子女的關係,爸媽的耐心總是不夠好,也因此簡單粗暴的管理我們這么多年,總是在關心裡帶著些許怒氣,比如,你怎么又感冒,比如,吃吃吃,就知道吃,再比如,為什麼受欺負的總是你,不是別人。那時候我大約12歲,就寫下日記,希望有個人用我期待的方式愛我,一次就好,後來,哥哥交了女朋友,比我年長几歲的美麗姐姐,很熱的夏天,她路過我的國中(那也是她的母校),給我五毛錢,讓我去買根冰淇淋,我小時候是沒有零用錢的,所以從來不去那個老闆兇巴巴的小賣部裡面去,匆忙和興奮間,拿了一個很冷門的荔枝味兒的,後來還被同學取笑我口味獨特,其實那是我第一次吃冰淇淋,卻從此愛上了荔枝味兒,後來工作了,去吃哈根達斯,為荔枝味賣完了什麼時候會再有和店員墨跡好久,忘了說,她在我14歲的時候離開了這個世界,那是我第一次在我爸媽面前,哭到無法掩飾。

從此,我只愛荔枝味,很多年了,每次想起就能悄悄哭出來

6.大部分中國子女,和父親的關係都不夠親近,高中時我的一個“敵對者”上講台分享優秀作文,寫的是《我的爸爸》,其實我是那次作文的滿分,我也是第一個上台去大聲朗讀的,可是她的作文內容,依然讓我放棄成見,狠狠的羨慕了一次,因為她寫,她騎著爸爸的脖子去看電影,還偷偷在爸爸的臉上畫鬍子,還有她第一次離家一個星期來住校,她爸爸打了22個電話給班主任,還因為她媽媽沒這么積極打電話,和她媽媽冷戰整整一個星期,她說,爸爸是她的英雄。這些文字,是我看再多書,也不敢模仿的片段,因為記憶里,媽媽在廚房做飯,我和爸爸在客廳,我都要找個理由跑去廚房呆著直到油煙把我的鼻炎勾起來,才一步一回頭的回客廳(那時候我沒有自己的房間),可是我記得小時候我爸接我放學,一把把我抱起來放到腳踏車前樑上,還記得我在路邊忽然出鼻血,他焦急的拿袖子給我止血,也是成長後我發現爸爸是一個有很多個人習慣的人,從來不吃我們的剩飯,也不吃我媽咬過一口的蘋果,我想,他幫我用袖子擦血,也是一種對愛的妥協了,是吧。

依然和爸爸不夠親近,可是偶爾能打打電話,說說工作好煩這樣的話,也是一點點的在變好呢。

7.我喜歡的第一個男生,是我的高中同學,一次化學實驗,我把酒精燈弄得起了火,當時桌子上恰好有稀釋的鹽酸,化學老師是一個凡事都能無限放大的年級主任,這樣的事故,被記過是一定的了,我又嚇又怕在位置上哭了出來,後面的一個男生在大家都躲得好遠的時候拿外套撲滅了火,悄悄的換了我們的姓名牌位置,化學老師走過來問,他搶先說,李同學,看到著火想著幫忙救火,可你一個女生能做的了這樣的事嗎,瞎添亂,老師看了我兩眼,表揚了我的為大局著想,他被記了過,後來,我們在一起,我去他家做客,他媽媽說,這孩子,把他奶奶買給他的最後一件衣服都燒破了洞,回家後被他爸打到發燒都不肯認錯,我對著他端給我的一碗湯,眼淚不自覺的往下落。

我們還是沒有在一起,他結婚的時候沒有告訴我,發微博說,我怕你難過。

8.唯一的一次暗戀鬧得沸沸揚揚收場,當時我轉了校,改了名,有一種從頭再來的氣勢,很多年過去,我在大眾點評上下的單出了狀況,和客服談理賠,客服態度糟糕到爆,我氣瘋了於是截圖發到朋友圈,半夜睡到迷迷糊糊的時候,簡訊提醒賬號里多了200塊,我高興極了,以為大眾點評良心發現,開電腦打算終止投訴,結果狀態還是處理中,我狐疑的再沒半點睡意,他發來微信:“看到你依然幽默可愛,真的挺開心,似乎那些年的幼稚和無知,慢慢遠去了,我想我欠你一句抱歉,因為我喜歡你,卻沒有讓你知道,希望你開開心心的,不再有不如意和難過”,我那時候在出租屋裡,過著朝不保夕的生活,逗逼似乎是唯一的出路,這封簡訊,忽然拉著我回到了青澀的年代裡,默默喜歡著的兩個人,卻越來越遠的時光,我還了紅包給他,刪除了他的微信,既然是青春,就留在青春里,豈不是更好?

後來有人問我遺憾嗎,我說,不遺憾,只是想哭。

9.我和我姐相差了8歲,所以每一個節點都錯過的很巧妙,我國小,她國中畢業,我國中,她馬上聯考,那時候我家住在平房裡,秋天,下著雨,我總是回家用脖子上的鑰匙開門,很偶然的一次姐姐高中放假,提前回來,我拉開門,她在燈下做功課,我假的燈是很old的黃色燈泡,不知為什麼,那盞我嫌棄了超過十年的吊燈,那一次的光芒那么溫暖。

姐姐也是個簡單粗暴的人,有一次她放暑假,我放學回家被淋得滿身濕透,她一邊給我拿毛巾一邊責怪我怎么老出門不帶腦子,不知道帶雨傘嗎,我哭到發抖的說,要是XX還活著她一定會去接我的(那時候荔枝冰淇淋姐姐剛剛離開沒多久),姐姐把毛巾扔給我一句話沒說,後來我媽在我咳嗽罵我的時候她還找了個話題讓老媽去廚房一下,第二次下雨,雨很小,我和小夥伴們擠在一把傘下嘻嘻哈哈的往家走的時候,我姐來接我了。

其實這么多年,我都不確定如果她還在是不是一定會來接我,可是我姐接我了,做夢都笑醒過,也哭醒過。

這是想起就會鼻酸的歲月,其實有幼稚,有多心,有真正的悲傷,和難忘的喜悅,哭濕了自己的半件大衣,原來成長,只是把我們更好的隱藏,無外乎忘記,和懂得原諒,我愛你,時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