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上了名牌大學的姑娘_勵志人生網_激勵人生每一天!

勵志人生首頁青春勵志

那個上了名牌大學的姑娘

之前在一家遊戲公司做過媒介,我的直系領導是個對我特別好的溫柔小姐姐。因為我倆都有寫作的愛好,所以有特別多聊的來的共同話題。

那時候,我只是個道行尚淺的實習生,很多江湖法則都是她教會我的,怎么跟同事交際,怎么把工作處理的優秀,同時又留有可以進步的餘地。當然也包括一些很現實很殘酷的大道理,那段工作的經歷一直給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她是北京一所頂尖大學畢業的,研究生階段在上海讀的。畢業後,輾轉了很多家公司,做過各種各樣的關於網際網路或是移動端的工作,最後進入了我在的這家公司,很快混到了一個小高層。

我認識她那年,她剛剛二十七歲,在青島全款買了房,上海付了首付。雖然我是極不願意用錢去衡量一個是否成功的,但她在這個年紀取得成就,達到的圈層和高度,確實稱得上同齡人中的成功了。

她經常跟我說現在的年輕人太不容易,時代的進步讓社會分層愈發明顯,而階層與階層之間的距離又在無限擴大,不像父母那一輩人了,可能一輩子能接觸到的人就是一個村子、一個鎮子上的那些,大家都差不多,沒有誰多窮也沒有誰多富。

她當時跟我講了一個印象特深的話。她說,等你畢業了進入社會了你就會發現,這個世界再也不是第一名與最後一名也能成為好朋友,月薪兩萬的人是不會跟月薪兩千的人玩到一起去的。

我當時若有若無地聽進去了,一方面覺得頗有道理,一方面又因為自己還沒完全進入社會而感到將信將疑。

後來,我努力在身邊尋找著能證明這個道理的例子。也的確發現了,身旁一個特別想嫁入豪門的女孩,家境一般,是個小網紅,真的使出渾身解數想要擠進那個富二代圈子,最終也還是只落了一場空。就連大學裡,那個國獎拿到手軟,總是系裡第一名的人,也基本和那個排在末尾,天天翹課的人,成了兩個世界的人。

她說,越爬上頂尖的人越會形成一個封閉的圈子,這個圈子就像一個大氣層,保護著裡面的人,隔絕著外面的人。

優秀的平台,決定了你身邊的那個人是花了大半天打完一局王者榮耀然後點了份外賣,還是花了好了大半天看完一場畫展然後讀了本雨果。

這位領導從小到大都打上了“優秀”的標籤,我曾經問過她,把優秀當成習慣了的人,難道就沒有什麼煩惱嗎?

她說當然有了,常常裹挾住她的是,那種被優秀支配著的恐懼。你害怕被同齡人甩在身後,害怕被你身後的人超越,當現實的處境與“優秀”這個標籤帶給你的慣性形成落差時,會變得恐慌,變得無所適從。

我想起她跟我講過,她剛研究生畢業時的情形。簡歷上本科和碩士階段都是名牌大學,又有非常豐富的實踐經歷,那時候她以為自己不管怎么樣,身上都自帶光環,這個世界不會虧待她。後來,雖然找工作很順利,收到offer無數,可她依舊不開心。

為什麼呢?因為她覺得這些工作配不上自己辛苦寒窗苦讀那么多年付出的那一切。當時,她有個高中同學,讀完大專,跑去上海創業,她畢業的時候剛剛好那個朋友創業小有成就。

她心裡更不平衡了,覺得那些所謂的“優秀”標籤“名校”光環,到頭來一文不值。

可能旁觀的人可能會覺得她矯情戲多,眼高手低,欲望太強,想要的東西太多。但當我自己也身處學校與江湖的交界時,我發現我其實是理解她的。

怎么說呢,不敢用百分之一百來概括,但大多名校出身的人多多少少會恐懼這樣的落差。它算是一種很奇怪的心理,但卻存在的那么普遍和普通。

付出了那么多,考上了一個優秀的大學,在大學裡又那么拚命地爬到頭部,最後的臨門一腳,誰也不希望從高空墜落谷底。

名校光環會讓一些人變得眼高手低,會讓他們一時間難以接受這個世界,這個社會不待見他們的模樣。

這是“優秀”的副作用。

昨天,跟我大學裡玩的特別好的幾個朋友去吃了散夥飯。飯後去其中一個朋友新租的房子溫居,當我踏進她的家,看到她家的第一眼,心裏面突然波濤洶湧。

房子雖然逼仄狹小,但卻溫暖。我說她終於要進入社會,成為都市麗人了,她擺擺手,說蝸居生活正式開始。

那一刻,畢業季多愁善感的情緒烘托著,讓人腦海里滿是暢想。

我想,一兩年後,那時候的我二十四五歲了,不年輕也不老,也如同此刻一樣,在上海或者北京的某個角落裡,擁有這么一個小小的棲身之所,努力地想要在這個鋼鐵森林裡紮下自己的根。

那時候的自己,會是怎么樣的心情呢?

可正如你們看到的,我知道這個時代大部分年輕人,沒有富二代官二代的背景,從小小的地方朝著大城市努力遷移著,大家都很辛苦很疲倦。但包括我在內的他們,仍舊在努力地向上擠著。

我知道現在就算名牌大學畢業,也算不了什麼,沒辦法幫你打保票,包你走到最後一關。但是,我仍舊在努力地上著學、考著學。

因為這一切是在我們這個什麼都沒有的年紀里,為數不多的可以為我們的命運增添籌碼的事情了。

那些曾經爬上過山頂看過太陽的人,擁有難以理解的倔強。他們或許會爬得更高,或許會摔得更慘。但在他們身上,我看到未來不是走馬觀花就盼到的,而是用手創造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