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人生感悟

幸福的人,不張揚

1

一位相識多年的朋友,最近仿佛失去了蹤影,QQ頭像呈灰色,微信聊天記錄里一片空白,朋友圈的更新停在半年前,幾個我與她的共同好友都表示已經好久沒有她的訊息了。

於是,我忍不住打電話給她詢問近況,問她為何消失於朋友圈,是否遭遇了人生困境。誰知電話那邊言笑宴宴、溫情款款,她向我雲淡風輕地解釋說:“最近很幸福,無話可說。”

幸福到無話可說,這句簡單而輕飄飄的話語,其實本身便蘊藏著說不盡的千言萬語。一個人,到底擁有怎樣厚重篤定的幸福,才能從原本恣意張揚、一心追求轟轟烈烈,變得如此吝惜言辭、生怕驚擾了內心的安寧與快樂呢?

我想到了與她相識的這十年光陰。

二十歲時,她如所有青春貌美的女孩一樣,熱情洋溢。她認識了心儀的男友,便日夜不休地與朋友們念叨著他的各種好,說著他的各種溫柔,那般的喜悅和熱切,令她的眼睛裡透著灼灼的光。

朋友們笑她深陷愛情,宛如失心瘋,她卻愈加如飛蛾撲火,奮不顧身,直到最後被情傷刺痛,嚎哭過長夜。

那真是個肆意張揚的好年月,快樂翩翩起舞,自己瘋狂地鏇轉尚且不夠,還要拉著身邊的同伴一起跳躍;而傷心也並不隱藏,可以放聲痛哭,不管是白日還是深夜,也不管朋友是否有空閒,定是要尋得安慰方肯罷休。

全世界都知曉她在愛情里的分分合合,她卻如同勇士,一路跌跌撞撞,卻也一路奮勇高歌。

2

有時,快樂是張揚的,痛苦是需要宣洩的,可幸福卻是深沉無言的。

我問三十歲的她,生活如何,所謂無話可說的幸福又是怎樣的。她卻斷斷續續零零散散,說起的都是些最尋常的歲月小事。

她口中的幸福是這樣的。她兜兜轉轉,在愛情的路上終遇到一個靠譜的男人,遂傾心相許,與之結婚生子。女兒出生後,他們全家搬到了郊區的老房子,與父母生活在一起。

每個清晨,男人驅車半小時去工作,她便在家裡養花種菜讀書做飯。傍晚燈光燃起,全家便在庭院裡吃著晚飯,訴著家常,度過尋常的寧靜時光。

世間無大事,幸福也無言。她並不覺得日子富足,因為孩子尚不足一周歲,她無法外出工作,只能耐心再等待幾年。可她偏偏就覺得這也很好,雖然她也說不出來哪裡好。

只是覺得內心平靜,丈夫溫和,父母健康,幼女嬌憨,一切都說不出來的如意。世間壓力,該有的她半點也不少,但卻總隱隱覺得,這段時光非常寶貴。

寶貴到,她竟然不敢去驚擾這種幸福,生怕一言半語的泄露,幸福便小氣地隱身而去,從此再難擁有。她甚至覺得這樣的幸福,不足為外人道,因為實在太過平凡。

她說,活到三十歲才懂得,快樂令人瘋狂,但幸福的人,從不張揚。因為幸福是微小的火光,是私人的感想,即便與人分享,旁人也無法真正的感同身受。

所以,她停止了朋友圈的更新,也很少與朋友聯繫,只是雲淡風輕地享受著這段平靜的時光。無言,卻內心豐盈。

3

世間的貪嗔痴慢疑,每一種都能令你為之沉迷瘋狂。然而,幸福不一樣。真正的幸福,令人平靜,令人感恩,令人不起張揚之心。

因為幸福本身是篤定的、沉靜的、無言的。它是初春的晚花遺香,是盛夏的夕陽牧歌,是金秋的枝頭月圓,是冬日的靜水深流;是世間的風吹過山谷溝壑,盪回來歲月悠悠的迴響,且夾攜著安寧的氣息。

香港女作家張小嫻生性低調,平日很少接受媒體採訪,更甚少在公眾場合談到自己的感情經歷。但某次當旁人問及時,她平靜地說:“我有遇到那個他,幸福一直都在。”

在央視的《朗讀者》節目裡,她也提到了自己的愛情。她說,在二十年的時光里,那個相愛的人,每次吃魚,總會把魚臉上最好吃的那部分夾給她。

她寫了六十多本書,每一本都與愛情有關,寫盡了世間的歡苦波折,但對自己的幸福卻始終無言緘默。因為對她而言,幸福無非是一塊魚肉的平凡,銘印於心便好,卻無需四處張揚。

有些珍貴而樸素的感覺,是需要放在心頭認真保存的。若晃然於世,難免會被世間的大風吹散或者風乾。

能說出口的委屈,便算不得委屈,而能說出口的幸福,也必然會打著折扣。

因為面對幸福的靜水深流,你除了敬畏與珍惜,一定會心無旁騖。那些張揚的肆意,在幸福面前,顯著格外多餘。

4

很多人都在你看不見的地方體味著幸福。雖然他們很少與人聯繫,在朋友圈也尋不到他們的身影,但每時每刻,他們都在享受生活。

我喜歡那些青春恣意的朋友,快樂時尖叫,悲傷時痛哭,如同盛夏的烈日與暴雨,令人通透淋漓,縱情歡歌。

但我更喜歡那些幸福且低調的朋友,他們有過灼熱,見過凋零,心思澄明,本性樸素,懂得在人生的角落裡體味著微小平凡的幸福,無炫耀之心,無張揚之態,撐得起苦難,也享得起幸福。

世間最深沉的幸福,大概便是幸福到無話可說了吧。

可所謂的無話可說,其實亦是說了,只不過,是說給自己的內心聽。那些話,自己聽了,便是懂了,便再無擾攘之心。

這也許是人們畢生所追尋的最佳情感狀態。那樣的沉靜、篤定、安寧,一旦來臨,你只要歡喜地體會便好,無需宣之於口,更無需昭告天下。

因為無言的人,最深情;而幸福的人,不張揚。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