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人生感悟

那些揚言要改變世界的少年,後來怎樣了?

01

前些日子看到一個話題:人生中什麼階段是最窘迫的?

我翻看了許多回答,其中很大部分人給出的答案,是剛畢業的時候。在這個時間節點,肉體與精神很難同時得到獨立。我想了想,難免有些唏噓。

畢業至今,許多讀者朋友們問過我一些問題,關於感情,夢想,未知的種種。以前我曾試著用大道理說服他們,但效果甚微。

等我真正步入這一階段,才明白講道理提建議真的意義不大。因為古今聖賢的話就在書里,若是真的聽得進去,哪還容得下我來指手畫腳。

02

很遠的地方有個小村莊,河水碧綠,白牆黑瓦。

村子裡有名少年,我不知道這少年打哪兒來,是要做什麼。他只是一人站在那,拖著一柄鋒刃未開的鐵劍。

我問他準備去哪?

他說:“我要去屠龍,拯救公主。”

我相信他擁有撲湯蹈火的決心,於是就跟著他一起走。路上陸陸續續遇到成群結隊趕來的人,騎馬坐轎,威風凜凜。

少年被人群使勁推著往前,像只孤獨游離的小魚置身其中。那些人揮舞著劍,踏過一人高的荒草,踩過染血的泥土往前殺去。

結果盡頭卻是一片巨石嶙峋的深淵。大部分人氣餒、挫敗,就這么無可奈何扔下劍後逃走。

少年帶著哭腔轉身對我說:“這和我想的不一樣,我有點想吃村口婆婆做的槐花餅了。”

我說:“來都來了,乾票大的。”

03

就在那一天,少年終於拔出了他的劍。兇猛地撲擊,不要命地鎖喉,那些零雜的怪獸想站起來,少年就惡狠狠地把它們放倒。

最後終於抵達巨龍的巢穴,少年不管不顧地沖了上去。巨龍輕蔑一笑,掏出一把加特林,冒藍火的那種。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我知道你們也很絕望。

近兩年我看過太多諸如“寒門難出貴子”,“階級固化”的分析,也知道平凡人想打破等級壁壘要耗費很多心力,步入社會開始打拚之後,愈是明白箇中滋味。

總有這樣看似無解的死局,很多人就是嘆息一聲,說算了。可是,夜晚關燈後,我時常會想到那個撞得頭破血流的少年。

他什麼也沒有,但我就是佩服他。

04

這個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呢?

它既不是醜惡腐爛的要死,當然也不會遍地鮮花。

05

入職不到一個月,我就已經跳槽到另一家公司。在第一家公司工作的半個月裡,朝九晚五做著相同的工作,日子也一天天重複。

每天三點一線的生活,下班回到家,想要把透支的精力通過睡覺補回來,可是鬥志卻在一天天消失,人也逐漸變得疲倦和懈怠。

坐在我旁邊的姑娘安慰我說:“好歹我們也算是白領啦,別想太多。”

我當時笑著沒有回答她,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去反駁,真的對這種生活感到難過。最叫我難過的,不是面對挫折和困難,也不是拼盡全力卻收效甚微,而是一眼就可以看到自己幾年後的狀態。

以前我對自己說,我才二十多歲,是我一生的黃金時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吃,想愛,還想變成天上忽明忽暗的雲。年輕人之所以年輕,就是未來充滿太多的變數,可以去追求未知無限的可能。可現在,我和許多年輕人一樣,明明還年輕,就好像什麼都改變不了。

當天我和一位前輩談起辭職這件事,他問我現在最大的困擾是什麼?

我說:“錢不夠用,也不知道自己未來會變成什麼樣。一次次吹響前進的號角,卻總是倒在離出發不遠的地方。”

前輩聽完只是笑,然後略帶嘲諷地回了我一句:“大家不都是這么死撐過來的嗎?”

06

我很喜歡玩遊戲,大學時期經常和朋友通宵開黑。正式工作後,我的交際圈越來越大,也發現身邊有很多厲害的人。

我在打遊戲的時候,那些人在讀書、健身、品話劇……當他們在努力摸索,一點點進步的時候,我的原步滯留就是退步,繼而逐漸跟不上主流。

更恐怖的是這些比你優秀的人,還比你更努力。

幾天后,我把遊戲卸載了。我很怕自己和大學時期一樣,沉迷虛擬世界並自以為過得很精彩。

我只是希望“遊戲”不再成為現階段生活中重要的關鍵字,因此我只能重新撿起生鏽的鐵劍向前走。

即便我耗費更大的精力,都無法與天才比肩,可努力永遠不是壞事。努力是為了告訴自己能成為什麼樣的人,而不是如何能接近更完美的別人。

玩物喪志,後患無窮,如果年輕人把這部分日積月累的驚人精力,放在自己和親人身上,會有更多更好的回報。

07

就算多吃點苦頭,我倒不覺得有什麼。真正讓我覺得可怕的,是自己的努力趕不上父母衰老的速度。也是在工作後,我才真切地察覺到父母老了。

母親喜歡用微信聊天,用優酷等視頻軟體追劇。有天她跑來問我,說:“兒子,我這個手機是不是壞了?怎么看不了這個電視劇了?”

我把她手機拿過來,打開軟體看了下,其實就是視頻快取太多,記憶體不夠。我教她怎么清除垃圾檔案,告訴她要看清楚我是怎么做的。好幾遍後,母親看我的態度已經有些不耐煩了,於是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過了一段時間,母親又來問我:“兒子你看,我又打開不了這個了。”

“我上次不是教過你怎么弄嗎?”

“沒有啊,哪有?”她的辯解愈發小聲。

08

母親不承認我曾教過她,其實她心裡清楚,在兒子面前撒個小謊,比承認自己已經逐漸衰老,要容易得多。

我看到母親在對待詢問這樣的一些小事的時候都小心翼翼,心裡一陣刺痛。

難受,真的難受。母親以前不是這樣的,她無論什麼時候都很得體。

以前上學時給我送飯,遇到老師同學都很溫婉地打招呼。那晚回家後我得意地告訴她,同學們都在誇她,還一板一眼模仿同學們的語氣,她聽後也只是笑笑而已。

現在的她依然優雅美麗,但她的智慧被時間一點一點地奪走了。而我有一天也會像母親那樣老去,失去原本的體力和智力,只能無助地等待別人的幫助。

這讓我覺得很可怕。

09

經常有學弟學妹問我:“學長,我也要畢業了,給我點建議唄?”

他們都在問我怎么辦,好像我能給出答案。我只能盯著電腦螢幕,雙手一攤,老實說,我還有點羨慕。

我羨慕向我傾訴的人,尚有餘力,與生活來一場捉對的廝殺,痛歸痛,總好過遠遠看著。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們,只是給他們發過去一段我很喜歡的話:

父親,人的命運到底是像雲一樣已經決定了漂浮的方向,還是能夠自己去決定它的漂浮方向呢?

我現在還不是很了解,也許不管選擇哪條路,最後走到的終點都是一樣的。但是當選擇了後者時,人們就可以努力地為活著的目標而努力,而擁有這種想法的人才是真正的強者,在經過這次的戰鬥後,我終於了解這件事。

而父親,我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變得更強,要讓自己不輸給任何人——我現在是這么想的。

我沒告訴他們,其實說這句話的少年是個天才。明明天賦過人,打破了技術壁壘學會了宗家才有資格習得的術,但直至臨死閉上眼睛,卻偏偏連額頭上面那個小小的咒印都抹不掉。

《火影忍者》早就已經完結了,我在最後一部劇場版里看到,那些曾經幾歷生死的莽撞少年們,終於安定下來結婚生子。

十多年的時間,終於褪去青澀進入這個險象環生的現實世界。有些人最後還是努力飛上了天空,而有些人根本就沒有見過藍天。

當七代目火影的披風飄蕩在熒幕上的時候,我忍不住握緊了拳,原來心底深處的那個小小少年,還燃燒著滿腔熱血。

10

走出校園之後,搖身一變,變成了成年人,就離這些七進七出,長坂銀槍遠了許多。

近些日子下班開車途中,想起以前寫的東西,世間洶湧,時局變換,感覺變化很多。以前我寫過慷慨激昂,也有過熱血沸騰。我將他們歸攏在我的文字里,自詡為手持大劍的騎士,但有時候,仍然感到一些沮喪。

兔死狗烹,四散流離,哪個少年能早早明白。

後來我在夢中見到了那位少年,少年已經成為了騎士,他告訴了我故事最後的結局——在最後的夜晚,騎士再也聽不見公主的笑聲,看不見她水藻般的長髮,曾經對騎士說過的那些對不起,耳鬢的呢喃私語,都隨著騎士的離開漸行漸遠,吞沒在遠處濃重的墨色里。

一整片草原像張舒適的地毯鋪開在月光下,細碎的草莖在小小的風中打著氣鏇。

騎士回頭看了看,淚水滴在他生鏽的寶劍上。騎士說,我不再尋求解脫,這是我的回合。再見了,我的公主。

轉身離去,前方明月大江,孤舟白雪,燈火通明。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