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傷感日誌

兩年回家一次成客人

兩年回家一次成客人

自打畢業參加工作後回家的次數是越來越少。從半年演變成一年,然後又從一年演變成兩年。在這期間,內心有過無數次掙扎。是要家人還是要工作,我問了自己很多次,但每次都怡然的選擇了工作。不是愛工作,而是因為愛父母才選擇了工作,或許這是一個逃避責任的說法。但事實卻又一道道的擺在眼前,沒有工作如何去孝敬父母,沒有工作又如何能讓父母安心下來。

是我們太自私,還是父母太無私。每次給家裡打個電話他們都感覺很幸福。在這幸福的電話聲中,每當問起父母近期的狀況時總會聽到好這個詞,我心裡明白這是父母在安慰我,這樣說只是想讓我安心的工作不代表他們真的好。雖然內心明白但我又如何去安慰他們呢?不敢輕言的說何時會有時間回家看望父母。

就拿去年過年來說,車票是買了退,退了買但是最後還是沒能夠回去。不是不想回,而是因為工作性質實在時脫不開身。當我們新年全家在一起開心的聊天時,日本正屬於工作忙季。公司不會因為我們這些員工想回家就和日本公司擱置半個月的生意來往。所以,每當快過年的時候,公司員工們總會議論一個不變的話題:去年是誰回去的,今年該我回去了……沒辦法,既想回家又想抓住這個工作就必須排隊。

我苦熬兩年,終於等到今年的二月份公司給的一次長假。這樣的長假理應是興奮的,是不想讓假期結束的,但在這長假裡讓我覺得回家看望父母的時間是漫長的,是痛苦的,甚至希望我沒有這個假期。或許是與父母離開久了,在家說起話來感覺很彆扭,沒有了以前從學校回家與父母交談時的那種直來直去,說說笑笑的場景。

以前從學校回家,父母還可以問我學習怎么樣等方面。工作後在回家父母都不知道問我什麼好,也不知道和我聊些什麼話題。也可以說是我壓根都不知道和父母如何溝通,電話里互相的噓寒問暖是正常的,如果現實生活中還是像電話里那樣講話就顯得太蒼白無力。(傷感  )吱吱嗚嗚的應答幾聲就躲到自己的房間裡。

其實我也嘗試過和父母聊天。與父母談談自己的工作什麼的,可父母不懂我的工作,更不懂現在年輕人的生活方式。然後聊父母的工作,但我何嘗不也一樣不懂父母的工作。因為沒有了交流,與父母缺乏了一種彼此之間的了解。在這陌生的期間,父母對我如賓客,我對父母如顧客。都互相的謙讓,互相的應和對方,沒有了往日的朝氣。

  1. [養大的兒子成了客……]
  2. [留在大城市,還是回老家?]
  3. [我要回家去,為母親梳一次頭髮]
  4. [我們離家的日子,他們還好嗎?]
  5. [拾饅頭的父親]
  6. [馬德:一個父親的箴言]
  7. [夕陽下,父親越來越小的背影]
  8. [沒有父親的日子]
  9. [在貧窮中掙扎的父親]
  10. [父親,我唯一的翅膀在你那裡]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