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為人處世

為什么有些優秀令人討厭?

有的朋友,你只要關注她,類似自卑、自責的情緒就會圍繞你。有的領導,能力很強,可你很快就想逃離他。有的戀人,他無時無刻自我感覺良好,卻不顧你的感受。

我們不是看不到他們的好,只是因為,他傳遞給你的信息,讓你自卑。天長日久,負面情緒累計,你與其不喜歡自己,不如乾脆遠離他。

從前,我有個上司,能力很強。

他不主動帶徒弟,但言傳身教,耳濡目染,跟他的人總能學到許多。

他的履歷金光閃閃,業界常有牛人表示與他相識於微時。

他的脾氣和他的成就成正比,公司上下,無人不知,他急起來便拍桌子、瞪眼睛,句句話戳心窩。

他最寵愛的膀臂,見了他,腿都直不起來,更別說,那些小嘍囉、剛入職的畢業生,“太差了”“窩囊廢”,類似的話,總在他入木三分的業務點評後,做結束語。

一代新人換舊人,他的公司更新換代特別勤。

一個長發女生告訴我,有一天,她下了班,在停車場,遲遲沒法啟動車輛,一抬頭,鏡子裡,長發裹著一張哭泣的臉,“他的每一句話,都讓我覺得我很失敗。”

更讓她受不了的是,一次,她和外地來探親的媽媽在街上偶遇了他。她介紹:“這是王總,這是我媽”,而作為老闆的他,不知是否對長發女生的工作有意見,竟揚長而去,連頭都沒沖這對母女點。

長發女生羽翼一豐,就跳槽了。

那天的經歷,讓她難堪,“我像一個垃圾”,而從小到大,她都是媽媽的驕傲。

“跟著王總成長很快,但那成長伴隨著……自卑、絕望,現在走過原公司,我還有生理反應:不喜歡自己。”

她挑選形容詞時,斟酌半晌,我點點頭,誰不是呢?

從前,我有個女友,幾乎完美。一百分的家世、成績、婚姻,畢業經年,再見面,還有一百分的兒女。

她很努力。

在凌晨發布的照片常是空蕩無人的街,“剛下班”;而六點,她又出現在晨跑的路上,與之相符的表情是一隻胳膊,做加油狀。

好幾次聚會,大家喝咖啡,她的電話絡繹不絕。

大家把孩子往遊樂園一扔,在一旁閒話,她打開電腦,開始工作,晚上再看她的網路空間,正是以我們為背景,她在電腦前的自拍,下面贊聲一片,都說她:“不浪費一點時間。”

是真不浪費。

終於,她放下電腦,在餐桌上,與我們對話。很快,我就在之後的某一天,看到她又聯繫了什么客戶,結交了什么朋友,做了什么新選題,而這些創意、人脈、新鮮靈感,很大一部分是那次聚會中,我們無意討論,她有心獲悉的。

再見面,大家便有些不自在。

當她不在,終於爆發。

“她讓我感覺,我不上進。”

“是啊,同樣的機會,為什么我沒抓住。”

“我的靈光一現,她竟做出了方案。”

“我說認識誰,第二天,就接到她的電話,求介紹……後來他們就單獨聯繫。”

“我們是不是在嫉妒?”

善良的人都在心裡為自己劃了個叉。

可漸漸地,聚會便沒有她,有時是她忙,有時是大家忘了——沒刻意不通知,卻也不再刻意通知。

直至,一個女友告訴我,已經禁止了她,

“我總被人說,你看張輝……”張輝即是她。

“你們不是閨蜜嗎?為什么張輝能……而你……”

其實,我也禁止了她。

“而你太懶”“而你不積極”“而你同時認識的誰,你沒把握好”……

她像電影院第一排站起來的人,在她身後的都不得不站起來;只要關注她,類似自卑、自責的情緒就會圍繞我,可作為一個成年人,我為什么要被她左右,不喜歡自己?

從前,我見過一對情侶。非常般配,十年感情,即將邁入婚姻。

我參加過他倆主辦的沙龍,大腕雲集,女孩是主持人,男孩是主講人。

沙龍快結束時,女孩致辭,提到男孩,滿滿愛意,“如果沒有他,這件事就做不成”。

可男孩呢?

後來,我們開過一次會,他倆都在,女孩一發言,就被男孩攔下,“她說不清楚”“我來說”“你聽我說”“是這樣的”……

女孩終於什么也不說。

男孩的qq簽名是“我愛老婆”,各種場合也沒見他對女孩有二心。

他今天忽然找到我,原來,試婚紗時,女孩竟向他提分手。

他描述了當時場景——

打扮停當的女孩問:“好看嗎?”他看了一眼,用一貫的口吻評價:“還成,反正顏值本來就不是你的強項。”

一石激起千層浪。或者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女孩當場臉色大變,將裝修時,他對自己品位的懷疑,挑戒指時,他對自己要求的鄙夷,路邊隨便路過一個波大腿長的美女,他都會開玩笑“你看你就像一個矮冬瓜”,她心裡微微泛起的苦的漣漪都全盤托出。

“想到未來幾十年,都要忍耐你的語言暴力,想到你用一句‘只是笑話別介意’就可以解釋,‘一點小事也要生氣’指責我,我就沒信心繼續了。”這是女孩給他的最後一條簡訊。

“一點小事,也要生氣?”他問。

“你不喜歡一個人,可能只是因為,他傳遞給給你的信息,讓你自卑。天長日久,負面情緒累計,你與其不喜歡自己,不如不喜歡他。”

我忽然想起從前的上司,從前的女友,並說給男孩聽。

他們無一例外很優秀,某種程度上,人畜無害,甚至有益。(摘自林特特《僅記住所有快樂》)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