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職場勵志

越往上層走,做起事來就越“沒人性”

會不會,每當公司臨時有急事,你不得不加個班的時候,你就牢騷滿腹,計較有沒有加班費,或者給的加班費是否足夠多?

又或者,加班的原因並非由於工作量太大,而是因為你平時一直拖拉懶散,不見棺材不掉淚,拖到了最後關口才慌了?然而,即便如此,你仍然對現在的加班感到不滿?

與加一次班就“付出感”強烈相對應的是,平日裡,一天的工作時間如果是8小時的話,你真正能有效利用的絕不會超過3小時,剩下的5個小時,你要么在乾私活、要么在鬥地主、上淘寶或瀏覽一些毫無意義的網路資訊,要么,乾脆是在跟別人進行毫無意義的閒聊。

然而,當你為了一點加班費斤斤計較的時候,你絲毫不會覺得,在上班時間乾私活的日子裡、在每天的工作時間只被你有效利用3小時的日子裡,你應該退還一部分“欠班費”給老闆。

是的,你就是這么的不要臉。如果你自己不是這樣的人,你身邊也一定有這樣的同事。如果你是企業高管,而不是普通員工的話,那你身邊也一定有這樣的下屬。

這就是很多員工平時對待工作的態度。

然而,反觀公司的高層,則完全是另外一幅樣子。

他們的工作是責任制,或者,薪水是年薪制,沒有加班費,然而,在大多數情況下,他們都不會把加班當成一種負擔,他們覺得這是“義不容辭”的。甚至,在很多時候,為了把工作做得更好,他們還“吃飽了撐著”,自己給自己增加工作量——即使他們不這樣乾,也沒有人說什么,但他們還是會“犯賤”地自我加壓。

底層員工和中高層的差距,還在一個問題上特別明顯:我見過很多普通員工,在需要花公款做一件事情時,明明會有成本更低、性價比更高的方案,然而,他們根本沒有要節省成本的意識,“反正可以報銷”是他們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也就是說,在他們看來,老闆的錢=“可以盡情地浪費”。每次,聽到“反正可以報銷”這種混賬話的時候,我都感到十分噁心。相比之下,中高層一般都不會有“花老闆的錢,任性”這種低級的觀念,他們會更多地為公司的利益著想。

要知道,在大多數中小企業里,高層和中層其實是沒有股份或期權的。也就是說,他們那么賣力、那么“為老闆考慮”,並不是為了追求物質上的報酬。唯一的解釋是,他們之所以這么“沒人性”,主要就是事業心在“作怪”。

我之所以要把認真工作、多為老闆考慮說成“沒人性”,乃是因為,職場上的現狀是“混日子是本分,恪守敬業是情分”;缺乏敬業精神、缺乏職業道德,才符合正常的人性,而敬業精神、責任心是“反人性”的、是奢侈品。

誠然,對絕大多數普通員工來說,在需要付出的時候斤斤計較,把多做一點點都看成是“吃虧”,都是有一定正當理由的——因為工資低、職位低,缺乏成就感,缺乏“主人翁意識”。然而,如果你真是這么想的,把工資低和職位低作為自己不願意為工作投入感情的理由的話,那么,你將永遠都只能在最底層的崗位上掙扎,沒有翻身的可能了。

中高層乾起工作來更賣力,究竟是因為薪水高、職位高帶來了足夠的成就感,因而有了“主人翁”意識呢,還是在順序上恰恰相反——即他們是因為從一開始就更有主人翁意識,做事更賣力,然後才得以爬到更高的職位上、取得更高的薪水?

這是一個雞生蛋還是蛋生雞的問題,實際上,兩種因果關係同時存在,並互動著發生作用。當然,邏輯鏈應該是這樣的:大部分中高層在起初也都是普通員工,他們更賣力、更有敬業精神,所以很快脫穎而出,把其他的“普通員工”甩在後面;晉升進高層之後,由於從過去的努力中嘗到了甜頭,所以,他們更加有動力勤奮敬業了。這就形成了一個正向循環。

相反,很多底層員工則是從一開始就不努力,只知道混日子,繼而,無法晉升、加薪,所以,就沒有動力努力了;再然後,越不努力,越沒可能晉升。進入一個惡性循環。(我並不是說所有的“無法晉升”都是因為“不夠努力”,但這的確是一個普遍的現象。)

前幾天,一個朋友向我吐槽說,常常覺得跟某些下屬打交道太吃力,那些下屬,主要不是能力的問題,關鍵是態度就很有問題。我說:“像咱們這種對自己要求很高,做事幹練、責任心很強的人,跟那些做事拖拖拉拉的同事和下屬相處,是一件特別抓狂的事情。甚至,你會完全覺得對方跟自己不在同一個層次上。”朋友表示嚴重同意。

態度消極的人是,哪怕做一件利己的事情,他也漫不經心;而態度積極的則人是,哪怕是一件純粹利他的事情,他們也能幹得有滋有味。

對普通員工來說,如果踏實肯乾,不太計較眼前利益的得失,或許能夠上升得更快。尤其是,當老闆給你安排本職工作之外的事情的時候,你不要把這當成負擔,然後一幅苦逼兮兮的樣子;你如果是個聰明人的話,應該把這些“分外之事”當成機會、當成福利。態度消極的人跟態度積極的人的差距就表現在這裡。

我自己是多次從這種“態度積極”上嘗到了甜頭,所以,才會在雞湯中顯得底氣十足。

當然,有人會說:“我也知道努力的重要性,可我就是做不到啊。”這讓我開始懷疑,努力、責任心這些東西,是不是一種天分、一種稟賦?對有些人來說,勤奮、敬業,做起來毫不費力,甚至就是一種享受,但對有些人來說,做高尚的事情就會讓他感到苦逼。難道,消極、渾水摸魚,是某些底層人民特有的一種屬性?

我絕對沒有看不起處在“底層崗位”上的人的意思,因為,大學畢業已經快十年了,我到現在也還只是一個“普通員工”,但我並沒有因為崗位的普通就渾水摸魚,讓自己的工作狀態也“普通” 啊。我在做一個有尊嚴的普通員工。

二三十歲的時候還在底層崗位上渾水摸魚的人,到了四五十歲之後,可能也仍然在一個底層崗位上。並且,這個時候,他的工作態度比以往更加消極,混日子、等退休、等死,就成了他的常態。在沒有改制成功的老國企里,存在一大幫這種“老不要臉”的廢物,他們整天遊手好閒,連自己的分內之事,也想辦法推託給一些剛入職場的年輕人。

現在,民營企業在招聘普通員工的時候,之所以更喜歡招聘年輕人,有一個關鍵的原因就是:人有一種“越老越不要臉”的傾向,年輕時就渾水摸魚的人,在變老之後,會變本加厲。這些老油條,往往沒有是非觀、沒有羞恥心,別人說他們也沒什么用。遺憾的是,萬惡的勞動法,對這些廢物的權益往往是過度保護的,結果,公司就成了他們的養老院。

與這些“老不要臉”形成鮮明對照的是,我們看到,越往社會的上層走,人的青春期就越長。很多企業家、企業高管、學者在六七十歲的時候,還活力四射,不知疲倦地工作、親力親為地做公益。

如果你對上面的論述還有所懷疑的話,可以去做個調研。看看那些尸位素餐的,是不是大多數都是普通員工?而越往上層走,人是不是會越有激情,越會把幹事業當成一種享樂?

很多人會想當然地說這是“屁股決定腦袋”,然而,我想說的是,更大的可能是“腦袋決定屁股”——即你的腦子裡想的什么,你的工作態度,決定了你的屁股能坐在什么位置上。

PS:一個相類似的現象是:從綠皮火車到普通火車硬座、普通火車臥鋪、高鐵、飛機經濟艙、飛機商務艙,噪音會越來越少。

為什么呢?越往上層走,人的時間價值就越高,因而,利用閒暇時間的方式也更文明——不喜歡用毫無意義的廢話和吵雜來消磨時間。

換個角度說,也許是,利用閒暇時間的方式,決定了你的屁股能坐在綠皮火車上、普通車臥鋪里、高鐵上、飛機經濟艙還是飛機商務艙里。(文/蘇清濤)

作者簡介:蘇清濤,1984年出生,金牛座,2007年畢業於復旦大學歷史系,一個不務正業的記者,不會寫詩的詩人,不懂藝術的藝術家,“儘管我毫無藝術細胞,但我自己就是個藝術品”。微信號/charitableman,公眾號/扯淡不二·chedanbuer。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