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職場勵志

當夢想只剩下苟且,你還會留在一線城市嗎?

曾經,北上廣是多少外地年輕人尋夢的地方!

但是突然有一天,你發現這裡已經變了,房價高企、人口、交通擁擠。你每個月的工資交完房租已所剩無幾;你想呼吸一下免費的空氣,卻發現到處都是城市地下污水管滲透出來的絲絲腐臭氣息;當你累了的時候,諾大的城市裡你甚至找不到一個可以在夜深人靜之時哭訴的對象,而家人都在遠方。城市很熱鬧喧囂,但內心卻很孤獨迷茫。

近兩年來,我身邊熟悉的人之中,不少人已經選擇了離開,我突然發現,“逃離北上廣”,確實是一件真實的現象和趨勢。人們不必一定要擠進一線大城市生活,二線城市也有其吸引人之處。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北上廣這類一線大城市發展到一定階段,人口劇增,房價高攀,交通擁擠,一部分人選擇用腳投票,逃離一線城市,回歸到二線、甚至三線城市過另外一種生活,雖然多屬無奈,但也未嘗不是一種明智的選擇。

留下來的,各自精彩與無奈著;回歸的,卻總是相似的......

婷子2014年從廣州的一所二本院校法律專業畢業。由於不是名校畢業,要想找到好單位也不容易,考廣州的公務員吧,競爭激烈異常,難上加難。

最後經親戚介紹,她進入了一個行政機關當聘用制工作人員,在這裡,她乾的活不比正式公務員少,工資卻比公務員少了一大截,這還不是最主要的,促使她狠下決心改變的,是一件發生在婷子與領導之間的事,她的局長經常以工作為由留婷子加班到很晚,有一次局長有意向婷子暗示,如果婷子從了她,他會好好關照她。看著這個50多歲,頭上已經禿得沒剩幾根頭髮的領導,她感到一陣的噁心。從那天起,婷子就下定決心一定要改變這種現狀。婷子她開始努力複習,一年後考取了司法職業資格證;再過一年後,她憑藉自己的努力通過了老家所在市的公務員考試,成為一名正式的公務員,她再也不必忍受那種同工不同酬的"待遇”了。

丸子最初的情況與婷子類似,也是廣州的一所二本院校的畢業生。畢業後在廣州一間民企打工,老公也在廣州打工,生下一個女兒後,等到女兒上幼稚園的時候,老公帶著女兒回潮州老家幫忙打理家族生意。

丸子一開始是想在廣州落地生根,他們已經在廣州郊區貸款供著一套小房子,丸子想通過各種方法積分入戶,所以仍留在廣州打工,等積分入戶成功後,再回老公的家鄉與他們團聚、生二胎。這樣,在廣州保留了一套住所及自己的戶口,將來自己或子女想要出來一線城市發展也有了後路。兩地分居多年後,丸子積分入戶辦成後,便辭去了廣州的工作,回到了老公的家鄉潮州。

有一次,丸子來廣州辦事,我們一起吃飯,他說在潮州生活的非常舒服,上班很清松,工資雖然不高,但那邊物價相對低廉,也不覺得有什么生活壓力。每天下班回到家中,勤勞的潮州家婆已經做好了一桌可口的飯菜。她說,家婆希望他們第二胎生個男孩。她笑著說:“我會努力生二胎的。”看她回家以後,人長胖了,臉上痘痘也少了,回去有老公的滋潤;女兒有媽媽在身邊則更加快樂;家婆待她如同自己的女兒一般。"回到潮州,我覺的如同回到了天堂”丸子開心地說。

卜卜畢業於一所重點大學,畢業那年被廣州一家大型國企招聘進入公司工作,卜卜家鄉在廣西,家鄉有個青梅竹馬的男朋友。雖然如此,當年年輕的卜卜覺得還是決定到大城市發展,在廣州的大型國企工作,這在親戚朋友中提起也倍兒有面子,多少父母含辛茹苦供養自己兒女上大學,不就希望兒女能夠到大城市找一份好的工作光宗耀祖嗎?

進入公司後不久,卜卜總感覺有些不對勁,單位領導對她有點過分關心。有一次,領導叫了幾個同事一起到他家別墅作客,卜卜也在其中,到他家後,領導的兒子也在家。過後,卜卜的一位同事大姐問卜卜對領導的兒子印象如何,卜卜才醒悟過來,原來自己“被相親“了一回。

卜卜的不喜歡上司的兒子。背地裡,她的一些大姐同事們談起她就說:傻,人家領導家裡條件這么好,她也看不上,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其實,卜卜也沒想太多,她就是不喜歡那個人,她不可能為了住上別墅就去和自己不喜歡的人結婚吧,何況,老家還有她青梅竹馬的男朋友呢。

經歷這件事以後,卜卜就這樣不鹹不淡地在單位幹著她的小秘書的職業,一乾就是五年。與男朋友早已是事實上的小夫妻關係了,但也許兩地分居,一直都沒有懷孕,她與男友約定,只要一懷孕,他們馬上登記結婚。

工作七年後,春節回老家過完春節黃金周假期,卜卜像往常一樣回廣州工作,一個月後,卜卜發現自己竟然懷孕了,高興得她馬上打電話告訴男朋友,於是,再次回家,“奉子成婚”!他們終於因為有了孩子而正式結婚。被巨大的喜悅沖昏頭腦的卜卜也沒對將來想太多,她的人生哲學是過一天算一天。等到孩子出生,休完幾個月產假之後,卜卜就面臨如何處理帶孩子與工作的關係了,丈夫在家是獨生子,父母身體也不好,需要照顧,不能隨他到廣州工作和生活。卜卜也不想放棄大城市的生活,哺乳期間孩子不能離開娘,又要上班,無奈,卜卜只能帶上女兒和自己身體不好的老媽,再雇了一個保姆,回到廣州,在公司附近租了個小單間湊合著住下來。

由於老公不在身邊,卜卜要應付工作,下班後又要帶女兒,還要與不聽話的保姆周鏇,母親時常身體不舒服,女兒一有個發燒感冒,卜卜也只能獨自處理,這樣生活了半年,讓她感覺心力憔悴。

最後,她再也受不了了,一線城市,國企的光環再亮,也擋不住夫妻長期兩地分居的痛楚,她最終還是在家鄉找了一家國有保險公司,收入不差,最重要是一家人可以團聚在一起,有困難可以共同擔當。

關關畢業後在廣州一家國有銀行工作,感覺工作壓力太大,各種各樣的考核任務與獎金直接掛鈎,經常因為完成不了任務被扣獎金。同時,在偌大一個城市,找不到合適的男朋友也讓她倍受打擊。最後,在家人幫助下,她回到了老家的一間銀行工作,和爸爸媽媽在一起,感覺很溫暖。

胡可是一個男孩子,畢業後在廣州一家企業工作,是個業務員,工資不高,整天要加班,經常累得像條狗。家裡母親身體不好,整天叨念著要他回家。做了幾年後,母親的身體越來越差,他便找了個機會,考回了老家縣城當公務員,這樣也能盡孝心照顧老媽了。

以前總以為,一線大城市有夢想,有好工作,可以創造美好生活。但當有一天,你發現夢想只剩下苟且,而遠方又有親人牽掛時,退而轉身,回歸寧靜,雖然也許平淡,卻也不失詩意和溫馨。

最後,也默默祝福那些仍然在一線大城市爭扎著、堅守著的年輕人。無論如何選擇,不要失去希望,因為夢想是心中的一盞明燈。(來源:簡書)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