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作文大全

最美的瞬間

最美的瞬間(一)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美麗,就在自由的那一瞬間。斑點是一隻綠色的小鸚鵡,與它的初次相遇是在兩年前的那個早晨。柔和的陽光透過淡淡的雲層溫暖著大地,我懶懶地托著下巴趴在窗台上。突然,窗屋檐上一個綠色的小點映入我的眼帘。仔細一看,那是一隻小鸚鵡,胖胖的身材像一個圓滾滾的絨線球。它通體綠色,唯有尾翼上帶有些許斑點。那嬌小的身軀蜷縮著,顫抖著。那雙小小的眼睛,如秋水,如寒星,如兩顆晶瑩飽滿的黑瑪瑙,無助地凝視著我。我小心翼翼地將它捧於手掌,我注意到它的羽毛上帶有些須血跡,我猜想它是被調皮的孩子用彈弓打傷了,便將它帶回屋中療養。

我給這隻小鳥取了一個有趣的名字,叫做“斑點”。我特意為斑點買了一隻精緻的鳥籠,希望能夠給予它一個舒適的小家。每天,我按時給它餵食,並時常關注它的傷勢。半個多月過去了,在我的精心照料下,斑點的傷痊癒了。我本想就此飼養這只可愛的小寵物,然而並非事事都天從人願,它每況愈下。一直以來,斑點的叫聲是那么的無力,聲聲鳴叫中透露出絲絲哀愁。它時而透過鐵籠、透過玻璃窗,呆呆地仰望天空,似乎那裡是它情所牽、心所念之處。漸漸的,我領悟到斑點的心愿——它渴望重新回到大自然的懷抱。我懷著複雜的心情,緩緩將鳥籠提到窗台,慢慢打開窗戶,輕輕拉開那扇鎖住斑點自由的鐵籠門。它略帶驚惶地走出了籠子,又是那兩顆黑色的小眼珠,靜靜地與我對望著。在那無聲的靜謐中,在那眼神的交匯中,在那心與心的溝通中,我感受到了它對我的感激。它感謝我的百般呵護,更感謝我給予了它重獲自由的機會。在那一瞬間,它帶著希望與夢想,帶著對未來的憧憬,帶著對自由的熱愛,在春風與陽光的見證下,飛出了窗外。它歡騰地拍打著翅膀,用那細弱的鳴叫聲唱響了自由的樂章。這是多么美麗的一瞬間!它再次擁有了高歌吟唱的活力,再次擁有了展翅翱翔的機會,再次擁有了對自己命運的主宰權,再次成為了一個獨立自由的個體。我在心中默默祝福這隻快樂的鳥兒,這位自由追求者。

富蘭克林曾經說過:“放棄基本的自由以換取苟安的人,終歸失去自由,也得不到安全。”

每個人都應當爭做那在遼闊天宇中高高飛翔的雄鷹,金絲雀和學舌鳥決不應是我們的理想。美麗的瞬間,在自由中綻放!

最美的瞬間(二)

一小時由六十個彈指間組成,一天由十二個時辰組成,一年由三百六十五個日升日落組成,一個世紀由一百個輪迴組成,一段歷史卻僅有無數段美麗的瞬間組成。

飄渺的夜霧如一層灰濛濛的輕紗,漂浮在黑色的泥土之上。深青色的溪水如大地上的一條游蛇蜿蜒前行,所經之處留下一道淺淺的河床和搖曳的月影。塞上寒冷的風刺破霧氣,哆嗦著,小河起了波瀾。營地是靜靜的,偶爾傳來幾聲粗重的鼾聲,可角樓里的哨兵卻毫無睡意,手中的寶劍泛著金屬清亮的光輝,映照在哨兵的臉上,那哨兵的臉上不僅僅是堅忍,還有一種無法掩飾的嬌柔。霧氣厚重,卻擋不住她銳利如鷹的目光;天氣寒冷,卻擋不住她赤誠如火的熱血;征途遙遠,卻擋不住她急切如割的思念。若不是這場戰爭,她或許只是個“當戶織”的普通少女;可正是這場戰爭,木蘭為中國的歷史抹上一筆美麗而堅毅的瞬間。

時光飛逝,滄海桑田,漫天的飛沙告訴我們這片土地的主人已幾經輪換,只有千年不變的狂風仍在不知疲倦地號叫著,升騰著,奔涌著。一隻孤獨的隊伍緩緩前行,當中的轎子上卻貼上了紅字。部從掀開帘子,對簾中人說:“公主,前面就是呼韓邪單于的地界了,要不要再回頭看看?”那公主猶豫著,終於是沒有轉過頭去,只是這一刻,本以為被狂沙吹乾的淚水,再次滴落。若不是呼韓邪的朝見,她或許只是冷宮中的丫鬟,或許只是長江的女兒。可正是昭君出塞的佳話,為中國的歷史抹上一筆美麗而隱忍的瞬間。

王朝的交替、征戰,在鋼鐵般的青藏高原看來不過是彈指一瞬,在這裡,水的柔美和山的堅毅完美地交織在一起,編織出世界上最醇美的藍天和最寧靜的水面。人們在讚嘆之餘,又有誰記得千年前的一瞬?文成公主入藏的時候,唐皇曾贈給她一面銅鏡,于思鄉之時便可從鏡中看到長安。公主走到青海地界的時候,回望唐朝,想到今後不再會見到長安,不禁潸然淚下,可她卻決絕地將寶鏡拋出,落在地上,化作了今天的青海湖。正是文成入藏的傳奇,為中國歷史抹上一筆美麗而大義的瞬間。

一天有二十四個小時,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個晨昏,一段歷史有無數個美麗的瞬間,而未來還有更多美麗的瞬間等待我們去發現。

最美的瞬間(三)

江南的秋,沒有北方那么猛烈,沒有熱帶的柔怡,更多的,夾雜著五分恬淡,五分悠閒。

出家門,有一小巷,幽靜深遠,瀰漫著蘇州小巷的柔情幽遠。似一杯茶茗,初嘗,淡淡的清香溢於口中,再嘗,則滿口余香,發人回味,潤人心田。巷對面,則是一條河。原本這裡的河總有一股隱隱的腥味,雖小橋流水人家,可這“怡人”的風味倒真令些遊人也不禁退避三舍,()轉而退於橋頭。

近些日子來,河邊竟每日總會有好幾位老者、青年於河岸垂釣。心中不禁好笑:就這條河,怕是等上幾天也釣不著一條魚。不過,事出我所料,這垂釣之人不但不減,反而更增了些。

清晨,風仍是那么大,寒徹人心,若不是為了上學,我更願意躲在暖暖的被窩之中,享受濃濃的暖意。只見一老者孤身坐於河岸邊,悠悠地將魚餌掛於鉤上,輕輕一甩,動作嫻熟幹練,頗有幾分瀟灑。老人靜坐一會,見他遂輕輕一提,一條活蹦亂跳的魚便躍於空中,遂又掉到了魚桶里。我輕手輕腳地下了車——雖然擔心會遲到,但仍是下了車,立於老人幾米之外。老人沒有垂暮之年的蕭然,也沒有而立之年的意氣風發,面容帶著幾分閒適,幾分悠然。倏地,我倒是想起一首柳宗元的詩,詩中有一句“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雖此時情景沒有那么悽然、蕭索與寒冷,但我仍是覺得有些應景。老人,便是悠然垂釣,但配上這秋意襲人的天氣,倒真叫人感到幾分孤然。美,不自然流露於此。有人會惑,想不通這美於何處?暗猜是景美,但卻不然。實質,美在於垂釣老人那種與天、地、景渾然一體的和諧,美在於垂釣老人悠閒自適的心態,美在於淡淡的恬適與悵然。

美麗的瞬間,絕不是單指美好的事物,更多的,涵納了美的意義——純於自然,便也是融於自然。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