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深度熱文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剩下兩個是不相親和不考公務員

1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剩下兩個是不相親和不考公務員”。

刷微博看到這句話,差點沒把我給樂死,果然同一個世界,同一個爹媽。

2

我爸媽,在我二十四歲以前,夢想我能考個公務員。

原因大抵有以下幾點:安穩、安穩、安穩。事實上我也挺想考的,可是實力不夠,省考國考扒拉了幾回,連面試都沒進過。

沒法。自己生的蠢蛋,含著淚也要愛下去。於是,他們轉換了人生目標,希望我能早點結婚生子安定下來。我的媽呀,那幾年差點沒催死我。

我爸天天在電話里問,你男朋友呢,你男朋友呢,你男朋友呢?開玩笑,男朋友是說有就能有的嗎?可我爸媽不信這個邪,他們覺得只要功夫深,泥土裡也能長出個男朋友。

逼得我最後我沒辦法了,只得恐嚇他們:你們再問,我就不回家了。這事只得作罷。

後來,我就遇到了老梁,並帶了回家。那天,我爸別提多高興了,有一種養了多年的豬,終於找到白菜拱的既視感。於是,他們開始張羅叫我生個大胖孩子。

等我孩子出生的那天,我爸媽就仿佛登上了人生的巔峰,我媽抱著我新鮮滾燙的孩子,又親又摸,據她本人說,那一刻,她覺得一切都圓滿了。

我白了她一眼,問道:“媽,你還記得你女兒還躺在手術台上嗎?”

我媽說:“不記得了。”

真的,還好她沒生兒子,不然肯定是惡婆婆。

3

我時常跟我爸媽對著幹,但我理解他們嗎?

理解。

因為如今,我也是一個母親。

從我的孩子出生起,我就從未構想過,他的人生要有何等成就,因為我深刻地明白一個道理,世界上的任何榮耀,都必然伴隨著傷痕和痛苦。

登高必跌重,高處不勝寒。

我不願意讓我的孩子,每天工作十六個小時去創業,不願意讓他經歷被欺、被騙、被辱,不願意看到他點頭哈腰,去敲開一扇又一扇冰冷的門……

我一個正在創業的朋友告訴我,這兩年她從未有過一天,在凌晨兩點前下班回家。上個月她媽過來住了一段時間,臨走的時候,老人抱住她哭了好久,幾乎是哀求地對她講:“別開公司了行嗎?實在不行回家來,媽媽養你。”

你看,這就是天底下最尋常的父母心。

有人登九天,有人下五湖,有人平地起波瀾,有人生死被敬仰,而我們的父母,只希望我們能擁有平凡的一生,吃飽飯,睡好覺,平安到老,就好。

錯了嗎?沒錯。

4

可我同樣是子女。

身為子女的我,是怎么想的呢?

我還年輕,我渴望上路,我還有一身的光和熱,腦子裡全是新奇的玩意兒,它們讓我吃不好飯,睡不好覺,就想去這個世界闖一闖。

可以理解嗎?同樣可以理解。

有人辭職環遊世界,美國紐約、法國巴黎、英國倫敦,飛到地球的另一端去看雲是怎么飄,花是怎么開。

有人不眠不休加班加點,一年跳三級,獎金拿到手發軟,年紀輕輕做主管、做經理、自己開公司做董事長。

有人潛心鑽研改變世界,搞發明,搞創造,為弱勢群體發聲,為人類做公益,一個人就是一個標籤,一種力量。

我們就處在這樣一個時代,每一分鐘都有一萬種可能,每一秒鐘都有夢想在實現,你叫我又何甘在一個地方,一輩子,過安穩的一生?

更何況,我還想給父母舒適的晚年,給孩子良好的教育,這些都不允許我停下來,追求一個安穩的人生。

安穩沒有錯,平凡最可貴。可是啊,人生的矛盾之處就在於,明知平凡難能可貴,偏向風裡雨里冒險闖關。

5

是的,爸媽說的可能都是對的。

生活從來艱辛,成功來之不易,每一步前進的路上,都有無數失敗者的汗與淚。我們的夢想可能會幻滅,我們的希望可能會落空,我們千里歸來,可能還是一身空空的行囊。

就像我前面提到那位創業的朋友,兩年了,她的公司沒有任何發展,資金嚴重虧損,員工走得七七八八,如今完全靠她一個人勉力支撐。而回老家工作結婚生孩子的同學,買了車,買了房,一家人其樂融融。

偶爾她也會問:“北北,我是不是做錯了?”

我只能問她:“如果重來一次,你還會這樣選擇,不是嗎?”

她笑了,堅定地點頭。

這就是青春啊。張愛玲在《非走不可的彎路》中寫道:“在人生的路上,有一條路,每個人都非走不可。那就是年輕時的彎路。不碰壁,不摔跟頭,不碰個頭破血流,怎能煉出鋼筋鐵骨,怎能長大呢?”

不經歷風雨怎見彩虹,沒有人能隨隨便便長大。

是的,我們都是那個不聽勸的小孩。

但有些時候,真想對爸媽說一句:“爸,媽,我已經長大了,我也有自己想走的路。”

作者簡介:甘北,文藝女青年,我有一間大房子,活夠了就去死。代表作《女人都不願結婚了,男人卻還想娶個保姆》。微博:甘北Lily,個人公眾號:甘北(ID:ganbei199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