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作文大全

感受親情國中作文

感受親情國中作文(一)

暖暖的火堆旁坐著母親、外婆和我。

寒冷的冬夜,我坐在火堆前烤著火,母親坐在一旁織著毛衣,手指在絨線間不停地穿梭,外婆坐在母親旁,洋溢著滿足之情。夜變得格外寂靜,只聽見母親扯毛線的聲音。

我有點困了,打著哈欠對母親說:“夜深了,該睡覺了,明天再織吧。”母親微笑著對我說:“你先睡吧,我陪陪你外婆。”我不免有些失望,以往都是母親和我睡,幫我灌熱水袋,今天一個人睡覺豈不是在冰冷的床上受罪嗎?我只好極不情願地再等一會兒。

水壺終於冒著泡泡吹起了口哨,母親放下手中的毛衣,提下水壺,倒了一些熱水在盆里,然後又摻了少許冷水,再伸出手試了試水溫。到滿意後才對外婆說:“媽,我幫你泡泡腳吧。”外婆一臉幸福地點了點頭。母親小心翼翼地為外婆脫下鞋子,將腳放進溫水中,又蹲下身為外婆洗起腳來,這時我不知為什麼竟嫉妒起外婆來。作為一個母親,應該為她的母親和孩子付出相同的愛,可現在卻無視我的存在。我憤怒地往火堆里不斷加柴,直到母親呵斥我時,我才心有不甘地放下手中的柴。也許是火太大了,也許是母親洗累了,她不時地擦著額頭的汗,但卻沒有停下來的樣子。母親洗得很仔細,從外婆那享受般的表情就可以看出。過後,她拿出毛巾輕輕擦乾了外婆的腳,最後攙扶著她回到了臥室,再一臉疲倦地要為我洗,也許是受了剛才的刺激,我賭氣地拗過了母親,自己快速洗完,一個人獨自先睡了,沒有再理會母親。

不久外婆因病去世,去世前外婆握著母親的手,滿臉幸福地告訴母親:她此生為有這樣孝順的好女兒而感到欣慰,只是沒有機會享受了。母親在一旁不住地掉眼淚,緊緊握住外婆的手,生怕她轉瞬而逝。可外婆還是離我們而去了,在母親的哭喊聲中平靜地離開了人世,也離開了她一直引以為傲的女兒。

母親就如一架天平,一直在想辦法平衡我和外婆之間的愛。她始終無怨無悔。母親對我和外婆的愛就像火一樣永遠都不會熄滅,因而那幅充滿暖意的畫頁就永遠鐫刻在我心中:暖暖的火堆旁坐著母親、外婆和我,我們在這一幅永不褪色的畫面中一同感受幸福的真諦……

感受親情國中作文(二)

有人說人生就是一次旅行,我們來到這個世界上就是為了尋找令人感動的風景並深深銘記住它。

剛進國小的時候,寫字都必須用HB的鉛筆,鉛筆也不能太粗,因為那會讓字跡“糊”在一塊兒。每天晚上,我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在學校里用粗了的鉛筆用削筆刀削細,削筆刀後面的手柄每天基本上要轉個百來圈,直到我的手酸得抬不起來,然後再無力地寫作業,無力地重新把用粗的鉛筆削細。

媽媽怕我手酸,於是主動幫我削鉛筆,而我就在媽媽削鉛筆時發出的輕快而有節奏的聲響里寫作業,每當看到那個身影,心中便會覺得很溫暖,充滿了寫作的動力。

可是在這個溫暖的背後,我又知道媽媽承受著怎樣的辛苦呢?

一個梅雨天,天早早地暗了下來,5點不到,冷風就開始刮起來了。我吃完飯,坐在房間裡的小陽台上,看著媽媽回家的身影,暗自竊喜,媽媽今天慘了,美術課上我用粗了好多鉛筆,媽媽能在我寫作業的課桌旁邊呆好久呢,萬一有不會的,我也可以請教媽媽,真好。

媽媽一回家,匆匆吃了兩口飯就被我拽到房間削鉛筆,我把鉛筆一字排開請媽媽幫忙,媽媽點了點我的腦袋說:“昕昕乖,媽媽今天不舒服,你自己削……”我當然不罷休,抱著媽媽朝她撒嬌:“不嘛,你不給我削我就不能寫作業了!”媽媽終究還是嘆了口氣,點頭答應了,我拿著媽媽削好的第一根細細的鉛筆,聽著媽媽削鉛筆的聲音。咦!媽媽怎么了?聲音怎么不再輕快,而是很沉重,節奏也不很規律,媽媽怎么了?

洗完澡,走出浴室,我聽見媽媽在和爸爸說話,好奇讓我小心翼翼地把耳朵貼到了門上——

“過來幫我捏捏肩,酸死了。”是媽媽的聲音,“今天我們單位大掃除,我擦了一下午的桌子,昕昕晚上又讓我削了十來支筆……”爸爸嗔怪道:“幫她削來幹嘛,她應該知道自己的事情自己乾,都11歲了……”聽到這裡,我差點讓眼淚掉下來,“每一個母親都很偉大……”這句話瞬間閃現在我面前,“不管她做的事多大或多小。”

第二天,我提前削細了筆,並在媽媽進門後向她送上一杯熱茶,又過了幾天,媽媽又開始為我削筆,這個動作讓我感到親切,這可以理解為愛,對吧。

一個動作,一份愛,一支支細細的鉛筆,將是永留我心底深處最美的風景。

感受親情國中作文(三)

一桌很家常的飯菜,細心擦過的桌面上還有幾絲未乾的水跡,餐廳的燈溫潤著灑下三色的柔光。母親在桌前坐下,向房間裡的我喊了一聲:

“寶寶,吃飯了”()

我磨磨蹭蹭地洗淨手走進餐廳,端起碗開始扒拉熱氣騰騰的米飯。母親也只自己吃著不語,我更不想主動挑些話題來說,儘管有很多事,快樂的,傷心的,想傾訴給母親。

——今日白天鬧的小矛盾依舊沒有徹底化解。

糖醋魚。口中的米飯突然變得很難嚼碎,我突然自心底莫名生出了悲壯的情愫,喉嚨有些哽咽了。那是母親的拿手好菜,幾乎每天的飯桌上都會出現一盤美味可口的糖醋魚。每每吃魚,母親總是第一個下筷。她夾起魚眼放到我碗裡,然後命令我吃掉。定會如此。

“媽媽聽媽媽的外婆說的,魚眼是明目的,小孩吃了心裡亮堂。”

圓圓的白色顆粒,咬下去有些硬,隨即呈粉狀碎開。不鹹不辣,說不上好吃,但我喜歡。

母親吃著白嫩的魚肉,偶爾招呼我也吃,卻遲遲不見她下筷夾魚眼,然後滿載著為母才有的深情款款說,寶寶,吃掉。

那一剎那我突然有些想哭,一口飯嚼了好久卻仍沒有咽下的欲望,只等著,等著,希望母親往日一樣夾魚眼給我吃,哪怕一句話都不說,哪怕不看我一眼。

時間分分秒秒地過去,母親已吃完了飯,我碗中的飯粒也已不多,桌上的菜略有了涼意,糖醋魚的魚目看上去呆呆的,沒有一絲生息,泛慘白的光。

我的心像是一杯檸檬水被碰翻,水和著玻璃,酸酸的都碎了。扒拉下最後一口飯,我有一些口齒不清地說著吃飽了便起身走向房間,眼睛酸澀著仿佛淚就要湧出來了。

“寶寶!”母親突然喚住我。我條件反射地站定,應道:“嗯?”

“過來過來。你看我都忘掉了……”母親說著夾起了糖醋魚大大的圓目,“寶寶,吃掉。”

我怔著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了?來吃呀。”母親舉著筷子坐在餐桌前,臉上是清新的笑容。

世界轟然靜止了,我感覺自己像是童話中被施了魔法而重獲新生的小人兒,向日葵大片地熱烈著恣意開放希望。

很家常的飯菜,桌上幹了的水跡,溫馨的燈光,還有,母親。

是一道暖溢人心的風景,留在心底。

——“魚眼是明目的。”

——“小孩吃了,心裡亮堂。”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