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作文大全

凝聚親情的作文

凝聚親情的作文(一)

那天陰雨綿綿,正如我的心情。

我蹦蹦跳跳地下了車,找不到媽媽熟悉的身影,而是叔叔,沒有往常和藹的笑臉。“叔叔!”“嗯,走吧。”不同尋常的冷漠,我的心開始無規則地跳動。車上,寂靜的我能聽到叔叔沉重的呼吸。“你爺爺走了。”叔叔首先打破了沉寂,“啊,又去上海了?”我經意地問,手上把玩著書包上的掛件,“唉,去世了。”我像突然被定身了,不可能,我那一向健壯的爺爺。

兩個星期前,我還跟爺爺一起過年呢。

“爺爺,新年快樂,嘿嘿,紅包拿來。”我跟弟弟一大早就“咚咚咚”跑上樓,跟爺爺拜年,爺爺笑呵呵的拿紅包給我們,外面突然,想起了“噼哩啪啦”響起了鞭炮聲,那是熱熱鬧鬧的春節啊。媽媽上來叫我們吃早飯,我跟弟弟攙扶著爺爺慢慢地下了樓。紅褐色的桌上擺著幾隻精巧的碗,碗裡都是一個個雪白的湯圓,我看了弟弟一眼,嘲笑他說:“瞧你,你的口水都下來了。”弟弟不服氣的回擊我:“切,你自己不也是,你的眼睛都直了。”我不幹了“你還說我,小饞貓。” “好了好了,你們不讒,爺爺讒,我可去吃了,你們繼續。”我跟弟弟立馬“停戰”,坐上位置。爺爺又給了我們幾個湯圓;“你們正發育呢,多吃點。吃完了,我再上超市買。”

對了,兩個月前,爺爺還用溫暖的手牽著我帶我去超市呢!

“弟弟,我們去超市吧?”我偷偷地問弟弟。“好啊!”弟弟興奮地點頭,“嘿嘿,你去跟爺爺說。我狡猾地說:“為什麼是我”弟弟不乾。“那有本事你不去買。”“我,……”“爺爺,姐姐讓我跟你說去超市。”弟弟的聲音飄進我的耳里。我頓時氣絕:“不是我……”我還沒申辯完,爺爺說:“好,走!”我立馬從沙發上跳下來,跟上他們。“爺爺,我想買朱古力!”我牽著他大大厚厚的手說:“好,你們自己拿。”我跟弟弟蹦蹦跳跳地走著,同時打量著價錢拿東西。……我記得每個周末,都有雙溫暖的手帶給我快樂。

12年的快樂時光,你給了我,如今,你離我而去了,望著那冰冷的靈床,你冰冷的身體,我該去哪裡找你呢?爺爺?

爺爺,天堂之路,一路走好!

凝聚親情的作文(二)

夜,很深;天,很冷;燈,好亮;心,好暖。

——題記

寒冬還未褪去,襲人的寒氣籠在陰陰的房間,任憑燈光有多亮,也驅趕不了它。

已是深夜10點,我還在小小書桌邊漫無目的地翻著舊雜誌,手腳已經凍僵了,呼出的白汽裊裊像在嘲笑。用手輕輕握住白汽,濕濕的,暖暖的。我在等待,等待著什麼。

“咔咔”,樓上下有聲音,門開了。一定是媽,她回來了,急促的腳步聲迴蕩在整個家裡。哼著小曲兒,帶著一串急促的腳步聲上來了。我早已準備好向她解釋一切。

我的房門被輕輕地打開,她,面帶微笑,手裡提著什麼,喔,好象是一大袋桂圓,那是老太太的專用品,我的心裡只有不屑。她沒有察覺到什麼,很熱心地問:“提招考過了嗎?”“恩。”我的聲音幾乎小到了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有沒有回答。奇蹟,她聽到了,又問:“考進沒有啊?”沉默,我不知道該說什麼,“考進沒有呀,你說話呀!”“沒有——”我的聲音有些顫抖,也許是天太冷了吧!“喔。”我的回答像水澆滅火一樣澆熄了她原有的熱情,所以準備好的解釋都成了灰燼。

不知何時,她已經熟練地拆開了包裝,取了五個桂圓放在我桌旁,淡淡地說:“既然都考過了,就不要去多想,你看,一次機會又沒有了,下面只有一次機會了,中考也不遠了,自己好好努力,要吃什麼,用什麼就和我說,我們也只能做這些了。”平淡,是這句話的主鏇律,但我停聽到的更多的是希望,對我成功的希望。我不敢看媽媽的臉它太憔悴了。媽媽依舊沒閒著,親自為我拍開桂圓殼。黑珍珠般的果肉露了出來,無意間,我瞥見了,一雙手,是她的手,正在熟練地拍著殼。啊!多么震撼人心的手,手指就像一根根沒有生命的蘿蔔,又粗,又圓,有紅,紅得發紫。冬日裡的嚴寒把她的手摺磨得不成樣子,壞死的組織水腫著,整個手背就像是一個充滿血色的饅頭,沒有生氣,裂開的口子似乎要蹦裂,好恐怖。可是,媽媽並沒表現出疼痛,也許,歲月的碾輪已讓她的雙手失去了知覺。我靜靜地看著她拍開,剝去桂圓的殼,只留下一顆顆珍珠般的黑的果實,我明白了,原來它們就像是媽媽的愛,濃縮了的,純正的,不含任何水分的愛!

我拾起一顆放入嘴中,慢慢的,甜味瀰漫開來,原來桂圓也是這么好吃!

爛冬還在,寒氣未散,我仍然在燈下,不再顫抖,因為愛,永遠是溫暖的。

凝聚親情的作文(三)

做了一個星期的老病鬼,又是發燒,又是拉肚子,把我的身體完全是搞跨了,好不容易休息半天,又被突如其來的腹痛弄出了闌尾炎,這是我過的最倒霉的一個星期,但是我體會到了爸媽的愛。

“媽,我腹部痛。”我說。“什麼腹部痛?”媽媽驚訝的說,“快叫你爸帶你去醫院。”媽媽焦急地說。

到了醫院查出來竟是闌尾炎,我不敢相信。()醫生問我:“要開刀嗎?”我說:“不要。”醫生說最好要開掉,不要開的話,就掛兩瓶水先消炎再說,如果還通,就開掉。“我答應了。

回到家我就上樓睡覺,等我醒來,媽媽說:“小貝,吃藥了。”藥,醫院沒配藥啊。“這是中醫治闌尾炎的藥方,你又不肯開刀,只好保守治療了,不過……”媽媽絮絮叨叨,我我聞了一下,很苦,我扭住鼻子一口氣喝光了。“好苦好苦。”我說。媽媽拿出了一顆糖叫我含在嘴裡……

因為無需開刀,我又回到了學校正常上課,可是藥還是要照常吃,這一個星期爸爸媽媽只好輪流上學校給我送藥,爸爸送了兩次,由於有事,剩下的八次只好由媽媽送,媽媽身體差,一坐車就吐,而且吐得厲害,但是她每次到我面前都裝做沒事,她怕我擔心。

這期間學校還組織我們去春遊,我跟媽媽打電話叫她不要送藥了。媽媽在電話說:“玩的時候要集注不要劇烈運動。”

等到我從南京回來,走到學校升國旗的地方,我突然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對,是她,是媽媽,她竟然還給我送藥,我跑了過去,媽媽看見是我笑了,說:“玩得開心嗎?闌尾炎沒有痛吧?”我說:“沒有。”媽媽說:“趕快把藥喝了,這是最後一頓了。”我接過藥還是原來的動作捏著鼻子喝了,“好苦好苦。”媽媽早已把包好的白砂糖拆開了,遞給我,我接過白砂糖吃了,白砂糖很甜,甜進了我的心。

中藥雖苦,但是,中藥已經被濃濃的母愛給調甜了。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