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作文大全

第一次國中作文

第一次國中作文(一)

我想大家一定都沒有在情人節賣過花吧!但是今天,我和王思元、孫睿哲在情人節去賣花了!

剛開始,我們都非常的害羞,都不敢第一個去賣花。我們推來退去。最後,王思元大膽起來,慢慢地走到一個叔叔的旁邊,輕輕地問道:“叔叔,給阿姨買一朵花吧。”叔叔想了一會兒,竟然拿起錢包,真的買下了這一朵花!王思元的成功給了我們自信

我們便分開行動,凡是找到一對情侶,就會趕忙上前問道:“叔叔,買一朵花吧!”但是,他們本來想買下,眼看就要勝利在望了,可是他們又說太貴了。很多情人都說有的說買過了,有的還嫌太貴,還有的竟然不搭理我們。我們跑啊跑,跑了一上午,把聯華都轉了好幾遍,累的我們筋疲力盡,猶如爬過山一樣,但是我們才賣出了三朵花。

下午,我們又轉移到了一個新地方賣花。我們更加努力的去賣花,我們組成小組,兩人一小組,我們分兩路行動。我們現在每見一個情人都會問一問。有一次,我們差一點就要賣出去了,可是“美餐”卻又被另一個小孩給搶走了。我們不甘心,又繼續去到處賣花。可是我們走了一上午,腿都馬上要斷了,可是一枝花也沒有賣出去,真是慚愧啊!

通過這次賣花,我知道了爸爸媽媽掙錢是很不容易的,不是輕易得來的,以後再一次賣花,我一定要努力!

第一次國中作文(二)

今天早上起來,我無奈地看到自己的頭髮又成了“青藏高原”。唉,這長的也太快了吧,都快趕上哈利波特那頭髮了。掐指一算,離上次理髮已經過去了二十多天,嗯,是到理髮的時候了。

我決定自己去理髮。因為我的髮型總是被某些人破壞得一塌糊塗。其實我也沒什麼髮型,不就是平頭唄,但某些人偏偏不這樣理,所以我決定自己做主,這也是我早就決定好的。

今天下午寫過作業,我攥著10塊錢,就朝“金玉理髮店”走去。這是我常去的地方,因為這裡便宜實惠,還不會搞什麼亂七八糟的髮型,所以受到了老人小孩的青睞。不過如果來一個燙染的,恐怕就有些危險了。

冬日的暖陽照得人頭上出汗,我的心也在出汗,咚咚的狂跳著。這畢竟是我第一次自己出來理髮啊,而且身上還帶著一筆“巨款”(我曾經被人搶走過十塊錢,所以有些害怕)。我那有些警惕的眼光四下掃視,嚴苛提防那些看起來像壞人的人。

在我一路的提心弔膽中,我終於到了。推開那銹跡斑斑的鐵門,我看到理髮師——一位和善的阿姨正在給一位老爺爺理髮。“阿姨,我來理髮。”我輕聲說道,順手關上了門?

“你自己來了?”阿姨問道。

“嗯。”

“挺有本事的。”阿姨夸道。我有點僵硬地坐在沙發上一邊等著,一邊漫不經心地打量著這理髮店——之前一直沒有認真注意——發黃的牆壁上貼著“衛生許可證”之類的和一些髮型的照片,煤爐子冒騰著熱氣,一壺水被燒得正沸;煤爐子上,一根長長的鐵管一直伸到外頭,看得讓我害怕(如果掉下來怎么辦),鐵管上橫豎搭著幾條髒髒的毛巾;正對面的牆上掛兩面大鏡子,靠牆放著兩張桌子,擺放著許多理髮工具;另一面牆則安放了爐灶,另一壺水也燒得正旺;靠近門邊的地方掛了一張月曆,用很紅亮的大字寫著“釣魚島是中國的”,後面還很沒水平地來了句英文“Diaoyudao is China’s”。

就這樣等著,很快就輪到我了。“還理平頭?”阿姨一邊整理東西,一邊問道。“嗯。”我應了一聲,就坐在皮椅上,任由她在我頭上倒騰江山。只見黑色的濃密的發團兒,如黑色的瀑布一樣不斷掉下來。

我索性閉上眼睛,感受著身邊的動靜。不一會兒,理髮機停止了轟鳴。我睜開眼睛,只聽阿姨問我:“洗洗吧?”

我怕帶的錢不夠,問道:“要錢不?”

“不要啊,”阿姨笑道,“咋啦,怕我問你要錢啊?”

我紅了臉,怪不好意思地坐到水池旁邊,感受著溫暖的水流在頭上流過……

不到20分鐘,我的第一次理髮之旅就結束了。我站在鏡子前,打量著煥然一新的頭髮,並把錢遞給阿姨。

“出門小心台階啊!”在阿姨的關切聲中,我踏出了那道鐵門。望望天邊的烈日,已經往西邊斜了一些。我在成長的路上,又前進了一小步。

第一次國中作文(三)

考級的時候,該我上場了,我一點兒也沒緊張,在評審面前比在家拉得還好。我拉完考級的六首曲子之後,評審老師就告訴我:“你得了優秀里的最高分!”我高興得連走路都不會了,蹦蹦跳跳地跑出去告訴爸爸媽媽。

今天是我小提琴考級的日子,是我第一次參加考級,昨天晚上我做了一個美夢,早上起來我就告訴了爸爸媽媽,媽媽說:“你做的夢一般都能變成現實,說明你下午的考級一定很順利。”聽了媽媽的話,我有一點兒放鬆了。

上午在家練琴的時候,我正練得帶勁兒,突然,“嘭”的一聲,我的嘴巴感覺好疼,仔細一看,“哎呀”一弦斷了!正好崩到了我的嘴巴,這可怎么辦呀?下午怎么考級呀?需不需要再借一把琴?媽媽說:“沒關係,趕快去買根弦裝上就行了!”於是,爸爸趕快去琴行給我買了一根弦裝上。爸爸說:“有弦的琴都會斷的,我的吉他就斷過很多次弦。裝上這根弦,你的琴聲就更好聽了!”媽媽也說:“幸虧是現在斷了,要是下午考級的時候再斷就太糟糕了。而且幸好沒有崩到眼睛,多幸運呀!”聽了爸爸媽媽的話,我感覺好多了。

下午三點,爸爸媽媽陪著我準時來到藝術高中。我看到許多人都背著小提琴來考級,我想他們一定都比我拉得好,心裡就又開始緊張了。我們許多人在一個教室里等著老師叫號,教室里很吵,有練小提琴的,有說話的,還有跑來跑去的。我安靜地坐在椅子上,腦子不斷地想著那些小音符,()然後拿起琴拉一會兒。因為一弦是剛換上的,音不穩定,拉一會兒就會跑音,所以,我找老師給我調了三次弦,終於把那根不聽話的一弦調準了。

等了很長時間,我聽見叫號的老師在喊:“好了,現在441到445號跟我走!”聽到老師喊我的考號,我更緊張了,感覺自己的心怦怦地,像快要爆炸了一樣。進了考場,帶我們去的老師說:“大家都不要緊張,拉琴的時候要‘旁若無人’,這樣一定能拉好!”進了考場,我看見兩位老師坐在前面,明明有人坐在這裡,一抬頭就能看到他們,怎么能當成“旁若無人”呢?該我拉琴了,我感覺兩隻手冰涼冰涼的,像剛從冰櫃里出來一樣。

第一首曲子是F大調音階琶音,我感覺有一個音沒拉準,可是我看到老師微笑著看著我,心裡就不太緊張了。後面我又演奏了兩首練習曲,然後是《D大調加沃特舞曲》和《四季調》,越拉越放鬆,正在我拉得帶勁兒的時候,那位男老師說:“停,可以了!”然後,他把准考證遞給我。唉,我最拿手的《G大調第二學生協奏曲第三樂章》還沒拉呢,怎么就不讓我拉了?是我拉得太好了,老師不用聽了?還是我拉得不好,老師不想聽了?不管了,反正是考完了,我高高興興地出了教室。

一出來,爸爸媽媽就高興地跑過來,還摟著我說:“拉得不錯,節奏很穩,比在家拉得還好呢!”可是我感覺沒有在家拉得好,不過爸爸媽媽說好,一定是好了,我心裡美滋滋的。

終於解放了,好放鬆呀!這次考完級,我就要和四級說“再見”了,下次去上課的時候,我就該學五級的曲子了。

今天是個很值得紀念的日子,我遇到了三個“一”:第一次參加小提琴考級,第一次遇上斷弦,下午考試又是小組第一個上場。我還想得到一個“一”,那就是——優秀里的第一名!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