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作文大全

于勒叔叔續寫

于勒叔叔續寫(一)

飢餓、寒冷、疲憊……

于勒三天前因在船上收到了一個假錢被本來就看他不順眼的船長趕下了船。他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飢餓、寒冷、疲憊……就像一座座大山一直壓到了他的身上,喘不過氣來,但他又是那么的堅強、蜷縮在牆角里,用力抱緊自己,不肯閉上那么倔強的雙眼,掙扎著。

于勒所在的小牆角在菲利普夫婦家的後面,透過一扇小窗戶,便是自己的哥哥家了。溫暖的燈火沒有給於勒帶來暖意,他在心中鬥爭著,幾次鼓起勇氣要去敲門,但都立即被腦海中浮出船上的場景阻止了,就這樣,希望和絕望在他心中交錯著。

突然,一絲希望在於勒心中被慢慢放大,越來越清晰了,若瑟夫,這個不嫌棄我的小傢伙。

他下了決心,生怕自己會反悔似的,用盡所有力氣“跑“向了小木門,輕輕敲了一下。

“誰?“若瑟夫跑來開門,伸出腦袋在門外問道。

“能給我些吃的嗎?給我些吃的就行!”于勒激動極了。

若瑟夫迅速認出了這位流浪漢,但他只是怔了一會便又像明白了什麼似的並沒有說出他的身份,他不想讓父母知道這個。

“有,你在這等一下,我這就去拿!” 若瑟夫趕忙說,說完就跑去了廚房。

這時,菲利普夫人似乎發現了門外的人,便想要看看是誰,她迅速拿起桌上的小鏡子整了整頭髮,便來到了門口,拉開了們,但門外還未從興奮中緩過來的于勒並未發現,直到他撞上了她的眼睛。

“你還有連回來?你這個騙人的傢伙!”她開口就大叫到。

“我,我只想吃些東西,我不會呆在這的,絕不,欠你的錢,我一定會還!”于勒緊張極了。

“還錢,你這個樣子還能還錢!若瑟夫,你這個敗家子!怎么會給他開門!”說完,便狠狠地甩上了門。

世界在於勒的眼裡瞬時變得漆黑一片,毫無光明,他顫抖著回到了那個無人注意的角落,眼前的一切混沌一團。突然,一束光亮射進了視線,他便迫不急待地向那束光明飛去了,閉上雙眼,到更美好的世界去了。角落裡的他微微僵硬了,但嘴角卻是張著的,像是想要喊些什麼,喊得什麼,便無人知曉里……

于勒叔叔續寫(二)

菲利普夫婦,回到家以後再也閉口不提關於于勒的所有事。姐夫也似乎察覺到了什麼和姐姐離了婚。一天,早已破壞的的老門再次響起了敲門聲,我打開門向外望去竟是于勒叔叔,爸爸媽媽也出來了,看見於勒叔叔還是穿著那件破爛的水手服,爸爸和媽媽異口同聲的吼道:“滾出去!你這個騙子、流氓!”叔叔不知如何是好,正當這時于勒叔叔看見了我,對父母說道:“哥哥嫂子,我從未騙過你們……”還不等叔叔說完話爸爸媽媽就把門甩上了。門又響了起來但不久就停歇了下來。我看見爸爸媽媽回到了他們自己的房間,便不由得打開了門,門外我的叔叔于勒已經暈倒在了地上,我看著叔叔那憔悴的臉龐,不有得摸了摸我的口袋。喔,還有15個銅子兒,我去隔壁的店鋪里買了一瓶水和一個麵包,還剩下10個銅子兒。這時叔叔已悠悠的醒來看見我拿著水和麵包不有得吞咽了口沫沱,問道:“約瑟夫這是給我的嗎?”我點點頭給了叔叔並示意叔叔往外走不要在我家門前。叔叔有些悲痛的問:“難道連你也要趕我走嗎?約瑟夫?”叔叔放下了水和麵包向外走了出去,我拿起水和麵包朝叔叔追去,好不容易終於追上了叔叔,對叔叔說道:“叔叔不是您想的那樣,我的意思是那裡不好講話。”叔叔這時微笑的轉過頭說:“喔,我親愛的外甥,你想和我走嗎?”我不由愣住了,叔叔看我愣住說道:“呵呵,不用奇怪我確實在美州發了大財,只不過我還沒說就被趕了出來罷了。”我愣愣說道:“喔,叔叔那你怎···怎么會暈倒在我家門口呢?”“那不過是試試你們罷了!”叔叔解釋道,我回道:“叔叔我願意跟你走那個只認錢的家我早已受夠了!不過叔叔你容我告訴我的父母可以嗎?”叔叔答道:“約瑟夫不用了,我會親自和他們說的。”

第二天,我和叔叔衣著光鮮的敲了敲我家的。

于勒叔叔續寫(三)

自從在船上見到了窮苦不堪的于勒叔叔,大家才明白:原來他還是那么窮,那么破落,而我們的生活,還是那么拮据。

我們就這樣過了幾個星期。一天吃過早餐,忽然,有人敲門。母親吩咐道:“若瑟夫,去開門,看看是誰來了。”我跑去一把門打開,就愣住了。那人穿著破舊的衣服,手又老又粗,眼裡透出又憂傷又害怕的光來,原來是他──于勒叔叔!

母親從廚房走出來,問道:“若瑟夫,是誰?”可當她走到門口時,()她也吃了一驚。于勒叔叔輕聲問道:“菲利普在家嗎?”母親似乎明白了他的來意,臉上的表情由吃驚變為憤怒:“你來這兒乾什麼?你這沒出息的傢伙!難道你沒看見我們已被你害得這么慘了嗎?難道你還想回來吃我們的嗎?”于勒叔叔一聲不吭地垂著頭站在那裡,像一個做錯了事還在挨訓斥的孩子一樣。

父親聽到吵鬧聲,也走出房間來:“克拉麗絲,你在跟誰吵架?”母親鄙夷地瞥了一眼于勒叔叔,冷冷而又譏諷地說道:“這個大富翁想回來吃我們的了。”父親的神色很狼狽很尷尬。他附在母親耳邊輕聲道:“小聲點,克拉麗絲,小心讓別人聽見。你先進來,讓我跟他說。”母親還想說什麼但被父親制止了,她不滿地從鼻子裡擠出“哼”的一聲,轉身走進了屋。我站在離他們不遠的地方,聽著他們的談話。

父親先開口了,語氣也是冷冷的:“你還回來找我們乾什麼?聽船長說……”于勒叔叔輕聲道:“對不起,菲利普,我原本是不想來打擾你們的,但我……我實在太窮了,簡直無法生活了。求求你們,把我留下吧。我有了好的工作,一定會補償你的損失的。”“什麼?你說什麼?!你也看見了克拉麗絲並不歡迎你。而且,如果讓你留下,你讓孩子們怎么過得好。”父親的聲音都變了調了。

母親也許覺得他們的談話時間太長了,走出來說:“你們的談話該結束了,我們不能留一個累贅在家裡。好了,菲利普,進來吧。于勒,你該靠自己創造生活。”說完“砰”的一聲關上了門,再也不理于勒叔叔了。

又過了幾天。有一天,母親吩咐我上街買東西。突然我看到一個人躺在街上。我好奇地走過去一看,嚇了一大跳,天哪!居然是于勒叔叔,但他已經死了。我默默地流下兩行淚來,算是對這位被這個金錢世界扼殺的叔叔的一點告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