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作文大全

親情的作文

親情的作文(一)

冰冷的風吹著,吹到我的臉上就如尖針刺在臉上的那般痛處,渾身感覺不到一絲溫暖。

放假了,我回到外婆家看外婆。爸媽還有姐姐都早早的下車去問候外婆,幫外婆做一些家務,而我則是一直躲在車上看書,遲遲不肯下車。因為外婆總是一身破爛的衣服,一頭髒亂的頭髮,渾身上下沒有一個我喜歡的地方,所已我情願在車上看書也不想看見她。

“孩子,吃飯了。”外婆出來拉開車門說。我不耐煩的下了車,連眼睛瞄都沒瞄一下直接走道屋裡,坐下來吃飯。午飯過後,外婆走到我身邊,一動不動的看著我,我厭惡的說:“有什麼事嗎?是不是爸爸說先送我回去?”外婆搖了搖頭。她問我:“孩子,在學校過的還好嗎?在學校要多注意身體呀,不要著涼了啊!”我隨意的“喔。”了一下。

幾分鐘後,外婆將手伸進自己的衣袋口,費力的摳出一個用布包著的東西,由於外婆中風受手腳都不好了,尤其是一隻手已經和雞爪一樣了!她用那雞爪樣的手慢慢地將布打開。裡面原來放了許多零碎的紙鈔,最下面的是一張破爛不堪的100元鈔票。隨後,外婆將100元拿出,費力的放進我的口袋說:“孩子,在外學習我照顧不了你了,你用這些錢買些東西吃啊!別餓著啊!”這時我才將目光正真轉移到外婆身上,外婆早已不是以前的小時我認識的外婆了。她的手就像一枝枯死的樹枝毫無生機,密密麻麻的皺紋早已爬上了她那枯黃的臉頰,頭上的白髮也少了一大半,身上穿了一件又一件破爛的衣服,但當初關切的目光卻依然還在。

這時我仿佛明白了,為什麼外婆身上的衣服會是破破爛爛的了,我後悔我為什麼當初沒有發現,愛不在於外表,而在於一顆關愛著我的心。這時父親的聲音在屋外響起:“走,我們回家。”我隨爸爸上了車,外婆走出大門站在門外用關切的目光目送我們離開!

我拉下車窗,我用眼睛注視對外婆說:“外婆,我下次還會回來看你的,您也保重身體呀,不用為我擔心的,再見!”就這樣我再次離開了她!

親情的作文(二)

月光柔和地灑向大地,蟬兒還在不知疲倦地叫著,卻不知自己此時的歌聲帶給人們的,不再是愜意的享受,而是股莫明的煩躁,風兒似乎變得吝嗇了,它不再願意帶給人們一陣夏日的清涼,突然,黑暗打破了一切。

“啊!斷電了!”“這該死的發電廠”“真倒霉”“真該去投訴那幫傢伙!”

煩躁的氣氛籠罩著人們,也只有在此時,大家才會想到小巷中的那棵梧桐樹的清涼。

透過重重人群,會發現一個滿頭銀髮卻不失慈祥的老奶奶正牽著一個六七歲的女孩,趕來參加著夏夜的梧桐聚會。“奶奶,奶奶,我都要熱死了!”“孩子,你不是帶扇子了嗎?”女孩猛得一拍小腦袋,趕忙拿起了自己很寶貝的卡通扇扇了起來,但似乎那扇子並沒有起到多大的作用,滿頭大汗的她在一段時間沒有得到預想的清涼後,終於按捺不住自己的性子,“啪!”得一聲扔掉了自己的寶貝扇子“討厭討厭!”一邊還不解恨似地狠狠地踩了它幾腳。

看在一旁的奶奶,露出了慈笑的笑,她輕輕搖起了一把泛黃的蒲扇,漸漸地,女孩像得到一顆糖果一般愜意地笑了。邊笑還邊嚷嚷著:“真涼快,真涼快!”奶奶又笑了,笑客里填滿了幸福,滿足還有一絲卷怠,是啊!畢竟已經是一位年近古稀之年的人了。她的手逐漸變得顫抖。但看著孫女愜意的笑客,又悄悄地浸濕了女孩開始一首首地背起了唐詩,奶奶的笑紋更深了笑紋中又多了一份自豪。那把泛黃的蒲扇也不知從何處獲得了能量,又有力地揮擺起來,夏夜,在蒲扇輕搖和女孩朗朗書聲的映襯下,顯得格外美麗。看著這樣的一幕,我不禁思緒飄飛,想起了曾幾何時的自己;不也擁有過這般醉人的清風呢!我的奶奶,又何嘗不是為我輕搖蒲扇,在那個斷電的夏夜,給我一個香甜的夢嗎?我有何時想到,那時奶奶正累著,汗流浹背。時光飛逝,我也逐漸長大,漸漸懂事也逐漸明白了那把蒲扇悠遠的內涵。

記憶深處蘊藏著童年。童年背後有一把泛黃的蒲扇。也就是那把蒲扇,不知扇出了多少長輩的愛!

親情的作文(三)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題記

父親又要走了,他每次回來都是短暫的幾天。()一年中全家人的最後一頓餐過後,我和媽媽站在凜冽的寒風中為他送行。父親的臉沒有以前那么光滑了,多出來的是那幾條細細的皺紋,臉上還有已經結了疤的凍瘡,看上去臉色紅中帶黑,身上的西裝由於扣子沒扣,上衣襟在風中晃動。為了掙更多的錢使我接受好的教育,他再次前往寒冷的北方做生意。

手上那個重重地包還是以前的那個,我知道裡面塞滿了賬單,那是一些客戶長期以來欠下的,有的數額較小,有的較大,父親這一次去是想把它們換成鈔票他強有力的手牢牢地提住了那個看上去有點舊的包。我和媽媽都讓他重新換一個,他卻說:“不了,這個包挺好,換一個又得花錢。”

父親的車上裝滿了貨物,車廂每一個空隙都被填滿了。臨走前的一個晚上,全家幫忙裝貨,我也拚命地幫著搬,因為一年中除了這一件體力活,我不能為他做什麼了。

屆時,他朝我們揮揮手,微笑著說:“我走了啊,再見。”他雖然笑著,可我看得出他的眼神中有離別的傷感,他捨不得我們啊!他上了車,把車子發動了。我的眼中忍了很久的淚花在眼眶中打轉。過了一會兒,父親又把車熄火了,下來,用他那隻結著厚厚的老繭卻充滿了溫暖的手摸摸我的臉,說:“兒子啊,你在家裡要聽大人的話,爸爸在外最不放心的就是你啊!”這時,我的淚一下子就涌了出來,嗚咽著對他說:“我會的。”爸爸的眼眶也濕了,他重新上車,向北方出發了。

望著漸漸遠去的車子,我的心不停地在對我說:“為了父親,我要加油!”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