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詩詞名句

詩經:綿

詩經:綿

綿綿瓜瓞。
民之初生,自土沮漆。
古公亶父,陶復陶冗,
未有家室。

古公亶父,來朝走馬。
率西水滸,至於岐下。
爰及姜女,聿來胥宇。

周原膴膴,堇荼如飴。
爰始爰謀,爰契我龜,
曰止曰時,築室於茲。

乃慰乃止,乃左乃右,
乃疆乃理,乃宣乃畝。
自西徂東,周爰執事。

乃召司空,乃召司徒,
俾立室家。
其繩則直,縮版以載,
作廟翼翼。

捄之陾陾,度之薨薨,
築之登登,削屢馮馮。
百堵皆興,鼛鼓弗勝。

乃立皋門,皋門有伉。
乃立應門,應門將將。
乃立冢土,戎醜攸行。

肆不殄厥慍,亦不隕厥問。
柞棫拔矣,行道兌矣。
混夷駾矣,維其喙矣。

虞芮質厥成,文王蹶厥生。
予曰有疏附;予曰有先後;
予曰有奔奏;予曰有禦侮。

注釋

1、瓞:小瓜。人以瓜的綿延和多實比周民的興盛。
2、土:讀為“杜”,《漢書·地理志》引作“杜”,水名,在今陝西省麟遊、武功兩縣。武功縣西南是故邰城所在地。邰是周始祖后稷之國。“沮”、“漆”都是水名,又合稱漆沮水。古漆沮水有二:一近今陝西邠(賓)縣,就是后稷的曾孫公劉遷住的地方;一近今陝西歧山,就是周文王的祖父太王遷住的地方。以上二句是說周民初生之地是在杜水、沮水和漆水之間。
3、古公亶(膽)父:就是前注所說的太王。古公是稱號,猶言“故邠公”。亶父是名。
4、陶:窯灶。復:古時的一種窯洞,即旁穿之穴。復、穴都是土室。這句是說居住土室,像窯灶的形狀。
5、家室:猶言“宮室”。以上二句是說亶父初遷新土,居處簡陋。(本住豳地,因被狄人所侵遷到歧山。)
6、朝:早。走:《玉篇》引作“趣”。趣馬是驅馬疾馳。這句是說亶父在早晨馳馬而來。
7、率:循。滸:厓(牙)岸。
8、岐下:岐山之下。岐山在今陝西省岐山縣東北。以上二句是說亶父循西來之水而到岐山下。
9、姜女:亶父之妃,姜氏。
10、胥:相,視。“胥宇”猶言“相宅”,就是考察地勢,選擇建築宮室的地址。
11、周:岐山下地名。原:廣平的土地。膴膴(武):肥沃。
12、堇(謹):植物名,野生,可以吃。飴(移):用米芽或麥芽熬成的糖漿。堇菜和荼菜都略帶苦味,現在說雖堇、荼也味甜如飴,足見周原土質之美。
13、契:刻。龜:指占卜所用的龜甲。龜甲先要鑽鑿,然後在鑽鑿出來的空處用火燒灼,看龜甲上的裂紋來斷吉凶。占卜的結果用文字簡單記述,刻在甲上。契或指鑿龜,也可能指刻記卜言。
14、曰止曰時:“止”言此地可以居住,“時”言此時可以動工,這就是占卜的結果。
15、乃:古文為“乃”。慰:安。這句是說決定在此定居。
16、乃左乃右:這句是說定居之後又劃定左右隙地的用途。
17、疆:畫經界。理:分條理。
18、宣:言導溝洫(續)泄水。畝:言治田壟。
19、自西徂東:西東指周原之內,舉西東以包南北。徂(殂):始。
20、周:徧(遍的異體字)。以上二句是說周原之內無人不擔任工作。
21、司空:官名,建設的事屬司空職掌。
22、司徒:官名,調配人力的事屬司徒職掌。
23、縮:束。版:築牆夾土的板。載:讀為“栽”。縮版以載:言豎木以約束築牆的板。
24、廟:供祖先的宮室。翼翼:嚴正貌。
25、捄(揪):聚土和盛土的動作。陾陾(仍):眾多。
26、度(奪):向版內填土。薨薨(轟):人聲及倒土聲。
27、築:搗土。登登:搗土聲。
28、屢(樓):古“婁”字,讀同“僂”,隆高。削屢是說將牆土隆高的地方削平。馮馮(憑):削土聲。
29、鼛(皋):大鼓名,長一丈二尺。敲鼓是為了使勞動著的人興奮。以上二句是說百堵之牆同時興工,眾聲齊起,鼛鼓的聲音反不能勝過了。
30、皋門:王都的郭門。
31、伉(抗):高。
32、應門:王宮正門。
33、將將:尊嚴正肅之貌。
34、冢土:大社。社是祭土神的壇。
35、戎:兵。醜:眾。攸:語助詞。這句是說兵眾出動。出軍必須先祭社,所以詩人將兩件事連敘。
36、肆:故。殄(舔):絕。厥:其,指古公亶父。慍:怒。
37、隕(允):失。問:名聲。以上二句是說古公避狄而來未能盡絕慍怒,而混夷畏威逃遁,仍然保持聲望。
38、柞(做):植物名,橡櫟之一種。棫(域):白桵(蕊),小木,叢生有刺。
39、行道:道路。兌:通。以上二句言柞棫剪除而道路開通。
40、混夷:古種族名,西戎之一種,又作昆夷、串夷、畎(犬)夷、犬夷,也就是犬戎。駾(退):奔突。
41、喙(惠):困極。以上二句言混夷逃遁而窘困。
42、虞:古國名,故虞城在今山西省平陸縣東北。芮(瑞):故芮城在今陝西省朝邑縣南。質:要求平斷。成:猶“定”。相傳虞芮兩國國君爭田,久而不定,到周求西伯姬昌(即周文王)平斷。入境後被周人禮讓之風所惑,他們自動地相讓起來,結果是將他們所爭的田作為閒田,彼此都不要了。
43、蹶:動。生:讀為“性”。這句是說文王感動了虞芮國君禮讓的天性。
44、予:周人自稱。曰:語助詞。王逸《楚辭章句》引作“聿”。疏附:宣布德澤使民親附之臣。
45、先後:前後輔佐相導之臣。
46、奔奏:奔命四方之臣。“奏”亦作“走”。
47、禦侮:扞衛國家之臣。以上四句言在文王時代我周有這四種良臣。

譯文

拖拖拉拉,大瓜連小瓜,
當初我們周族,杜水沮漆是老家。
古公亶父,把山洞來挖,
把地洞來打,那時候沒把房子搭。

古公亶父,早晨趕著他的馬,
順著西水岸,來到歧山下。
和他的姜氏夫人,來找地方重安家。

周原土地真肥美,堇菜苦菜都像糖。
大伙兒有了商量,神的主張刻在龜板上,
說的是:“停下”、“立刻”,
“就在這兒蓋起房。”

住下來,心安穩,或左或右把地分,
經營田畝劃疆界,挖溝泄水修田塍。
從西到東南到北,人人幹活都有份。

叫來了司空,叫來了司徒,
吩咐他們造房屋。
拉緊繩子吊直線,幫上木板栽木樁。
造一座莊嚴的大廟宇。

盛起土來滿滿裝,填起土來轟轟響。
登登登是搗土,憑憑憑是削牆。
百堵牆同時築起,擂大鼓聽不見響。

立起王都的郭門,那是多么雄偉。
立起王宮的正門,又是多么壯美。
大社壇也建立起來,開出抗敵的軍隊。

對敵的憤怒不曾消除,民族的聲望依然保住。
拔去了柞樹和棫樹,打通了往來的道路。
混夷望風奔逃,他們嘗到了痛苦。

虞芮的爭吵要我們來評,文王感動了他們的天性。
我們有臣僚宣政策團結百勝;我們有臣僚在前後保扶我君;
我們有臣僚睦鄰邦奔走四境;我們有臣僚保疆土抵抗侵凌。

賞析

這是周人記述其祖先古公亶父事跡的詩。周民族的強大始於姬昌時,而基礎的奠定由於古公亶父。本詩前八章寫亶父遷國開基的功業,從遷歧、授田、築室直寫到驅逐混夷。末章寫姬昌時代君明臣賢,能繼承亶父的遺烈。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