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為人處世

別讓我們的友誼,最終死在朋友圈

  上次我過生日,發了一條祝自己生日快樂的朋友圈。

  回到聊天界面後,收到了一條久未聯繫的好友私信:生日快樂。

  我開心得從椅子上跳起來,輸入框裡飛快地摁出一句“不錯不錯,你個臭小子還記得為父。”

  想了想,覺得太輕佻了,刪掉,又打了一句“我還以為你忘了我生日呢”。

  想想又覺得太哀怨,刪掉。

  最後,我傳送了一句“謝謝”。

  從特別關心到取消關心,從聊天置頂到不常聯繫,從單獨分組到大眾分組,從秒贊秒回到朋友圈孤零零一條橫線,社交軟體位置的變化記錄了友情逐漸變淡的過程。

  “分開後第一周,我們可能還會擠出時間見一面,過幾周我們可能在同一個群里寒暄,再過幾周,我們只剩下彼此點讚,後來我們連贊也懶得給彼此點。”

  很多時候,朋友之間的關係就像那句歌詞說的,“解散後各自有際遇作導遊,接受了各自有路走”。

  相識免不了人在風中,聚散不由你我。

  1

  同學聚會時,都會心生感慨,席間除了追憶往昔,便是攀比吹噓,那些年少時結伴上籃的兄弟,課間攜手去洗手間的姐妹,不過短短几年,相見竟再無話可說。

  可能是人際交往到了青黃不接的過渡期,兒時玩伴多已成家立業,少年同窗如今各安自天涯,大學知己更是四散海內外。

  新結交的朋友寥寥無幾,舊時的玩伴又分隔兩地。

  我們總是感嘆,老朋友不懂新情況,新朋友不懂老脾氣。

  可是大多數人一邊追逐穩固的友誼,一邊又沒有足夠能力維護好每一段關係。

  2005年,進化心理學家羅賓·鄧巴為了研究人們的社交關係,以寄“聖誕卡片”來衡量人最多能和多少朋友維持“需要耗費一定時間精力成本”的友誼,研究結果發現,大多數人最多只能與150人建立起實質關係,不可能比這個數字多出太多。

  這樣說來,不論你在人際方面多么長袖善舞,和你建立實質關聯的朋友,一張紙就能寫完。

  如果《遇見陌生人》里那句話所言不虛,人的一生平均會遇到2920萬人,會與其中的3000人結交,與其中一人相愛,那么現在的你,除了正在與之結交的150人,還有2850段人際關係,要么在還未抵達的未來,要么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沉沒在過去。

  所以在人生的長河中,一段友誼的消散幾乎是必然的。

  2

  有時候我們會模糊了“友誼”和“久處”的界限。

  回顧年少時的情誼,會發現人與人的親近往往和空間距離有密切聯繫。

  小時候活動範圍有限,交友範圍也有限。發小就像電影電視劇中演的那樣,不是同班同學,就是隔壁鄰居,再不就是父母交情甚篤,兩家常來往。

  一起逃過課、聊過八卦、趴在窗台上看過隔壁班帥哥,相處幾年間,共享了彼此百分之八十的青春記憶。

  記得《重慶森林》中的阿武喜歡呆在舊宅子裡,對著一塊用了好幾年的舊毛巾自言自語。單純的記憶共同體,就像阿武這塊情感豐富的毛巾一樣,你對舊友誼的懷念,也只是一種對過往的懷念,你懷念的這個人,只是舊時光的象徵。

  人是社交動物,會對熟悉的人和事物產生依戀。行走在人群中,每離一個人更近,就會離另一個人更遠一點。

  年少時,總想追逐未知和遠方。

  感覺未來時間還很長,往往會選擇見識新的世界,結交新的夥伴;當我們老去,自覺時日無多時,就會逐漸“求穩”,退居在情緒滿足的龜殼裡。

  體現在行為上,就是放棄新的社交渠道,更願意和關係穩定的舊友相處。

  生活把我們從此岸推到彼岸,身邊又有了新的久處之人。年少時淡去的友誼,真的就是:聊完了過去,就無話可說了。

  3

  即使曾真心相待的朋友,也會敗給漸行漸遠的三觀。

  記憶回到少年時,班上有很多同學,籃球隊有一排穿同款髒兮兮球衣的小隊員,舞蹈班也有好幾個可愛的小姑娘,大家都有朝夕相處的集體記憶,可為什麼偏偏是你們,成為了朋友?

  我想是因為當初的認同。有了相似的三觀,就有了共同話題,有了最初的感情基礎。

  三觀沒有高下之分,卻有你我之別。相似的觀念把兩人聚在一起,漸行漸遠的價值取向又將兩人分離。

  時間不可能給每個人都留下一模一樣的痕跡,總有一天,你會發現彼此身邊都有了和自己三觀一致的新朋友,年少的好友,變得只適合懷念。

  4

  圈子不同,不必強融。

  我有一位大學同學,性格非常好,會照顧人、不發脾氣。

  深入交往之後,她告訴我:“其實,我性格好,主要原因是我自卑,生怕得罪什麼人,所以,只能對所有人都好。

  友誼其實是一個不太好把握“度”的事情,容易陷入兩種極端:

  一種是唯唯諾諾,一句話都不敢說;一種是左右逢源,忙著和所有人打好關係。

  兩種不同的表現,出發點卻是一樣的:害怕因為人際關係給自己帶來麻煩。

  但你要明白,用低聲下氣的態度來換取的友誼並不穩固,一方無止境的退讓只會讓友情止步於忍不下去的那一天。

  就像抱薪救火,薪不盡,火不滅。

  你幻想通過建立一個圈子打造自己的層次,卻沒想到圈子的本質,就是層次相同的人聚在一起。

  成長的重要意義之一,在於意識到不可能讓所有人都喜歡你。

  剛剛踏入社會的年輕人,往往急於湊進各種圈子,用“認識的人”來彰顯自身價值。

  那些講座結束後圍著大佬掃過的碼,那些行業交流結束後會場上收集的聯繫人手冊,那些在群里加過的大佬……在你真正有對話實力之前,那些都不叫你的人脈,充其量,就是個好友數量。

  同樣,群聊里咋咋乎乎的粗鄙好友,每天在朋友圈刷屏賣東西的微商,混生活的同學同事,說話就飈段子的人……他們也不是你的朋友,只是你的微信聯繫人。

  對於層次不同的人,不必刻意相融,也不必改變自己的心意去迎合對方,而應當懂得,有些情誼當舍當放。

  5

  有些人,可能你們已經見過了此生最後一面,只是尚未知覺。

  不能否認,有些人能夠收穫相伴一生的摯友,有些人能夠和久未聯繫的故人一個眼神就回到十年以前,有些朋友就是相隔兩地依然有情緒就第一時間分享。

  相見亦無事,別後常憶君。能擁有這樣感情的朋友,是幸福的少數。

  更多的朋友,與其說長大後各奔前程的每個人都“各有各的幸福”,倒不如說“各有各的求而不得”。

  有時候覺得,社交媒體是個挺殘酷的發明,讓舊友之間原本心照不宣的疏離變得清晰可見,你看著曾經的朋友和其他人談笑風生,唯獨繞過你的朋友圈從不點評,也只能裝作什麼都沒發生。

  輸入法打出縮寫還顯示你的名字,我媽還問我“你怎么不去找那誰玩了”,但我已經不記得了。

  來源:公眾號:槽值(ID:caozhi16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