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作文大全

凡卡續寫600字

凡卡續寫600字(一)

凡卡醒後,感覺全身酸痛,一部分的肉也麻了。身上又多幾道傷痕,看來是老闆拿皮帶抽的。也許是他睡得太深了,沒感覺到。左手還淌著血,裂開了一個大口子,腿被打烏青了,鼓起一個包。

老闆娘在一旁收拾東西,一邊對老闆尖刻地說:"老公,我們的店要搬了,這個沒用的狗雜種賣別人家做奴隸吧!"老闆在一旁喊叫著:"早該這樣做了,他哄個小孩子都會睡著,還頂個什麼用?還讓他白吃白喝那么多天。"他頓了頓,又說:"明一早,就把他送給桑妮家當奴隸吧!"老闆娘點點頭,說:"那也好,少了一個東西。"

剛才那一席話全被凡卡聽見了,他聽得毛骨悚然,膽戰心驚。嚇得身子顫抖了一下,不巧被老闆觀察到了,老闆裝作和顏悅色的說:"小兔崽子,你——終於醒啦!"突然憤怒起來,大拍桌子,話鋒一轉,吼道:"快給我買肉去!"又對旁邊的夥計說:"唉,你,把他看緊了,別讓他逃跑了。"就這樣,凡卡穿上破舊的衣服,跟著夥計,去肉店了。

肉店裡的燈光昏暗,地板上橫流著血污。凡卡正在挑肉,夥計上廁所去了。凡卡突然在肉店裡看到一熟悉的身影——喔,是阿遼娜(小夥伴)一家,也許他們一家是來這旅遊吧?凡卡看到有救世主了,就立馬奔了過去,阿遼娜看見凡卡十分驚訝,幾年前,他還是一個活潑好動的陽光男孩,怎么墮落成這樣?

凡卡一上前就嚎啕大哭起來,他哽咽著說:"阿遼娜,救救我,我要給人當奴隸了,我的老闆不把我當成人,喔,我的生活沒有指望了,救救我,看著我的夥計馬上就要回來了!"凡卡把心中的苦水一吐為快,阿遼娜的媽媽十分驚訝,她是慈善基金會的一員,富有愛心。她二話不說,就把一張火車票墊在他手上,囑咐他說:"這是我的火車返程票,給你了,跑得越快越好。"說完,凡卡跑著跑著消失在小巷的盡頭。

夜晚,一聲火車汽笛聲響,一個孩子帶著他的夢想,奔向遠方。

凡卡續寫600字(二)

過一個個鐘頭,他懷著甜蜜的希望睡熟了,做了一個甜美的夢……

"快起來,小畜生!幹嘛趴在我的作台上睡覺!"這是老闆的聲音。老闆回來了?!凡卡從夢中驚醒,用朦朧的睡眼看著四周。正好看到了老闆那凶神惡煞的臉。頓時,睡意全無,害怕地望著老闆。老闆掃視了一下作台,猛地,他又揪著凡卡的耳朵吼道:"你這該死的小畜生,竟敢偷我的墨水、鋼筆!哼,我今天非結結實實地揍你一頓!"凡卡害怕極了,可又不敢說話,只是用祈求的眼去看看老闆。但老闆對這些毫不理會,隨手拿起一個大楦頭就打凡卡的頭,凡卡痛得大聲慘叫,這悲慘的聲音連鐵石心腸也會被感化的。可老闆還不停手,最後,老闆又對著凡卡的頭部狠狠地砸下去,凡卡昏了過去……

經過這次的毒打,凡卡更加盼望爺爺能來接他,但是,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爺爺卻始終沒有來。這可怎么辦呢?老闆的毒打是一次比一次狠,再不逃出這個人間地獄,恐怕就要被活活的打死呀!既然沒人來接他,那么他就自己回去。可這主要的問題還沒解決,大冬天的,沒有鞋子,也沒有糧食,這可怎么辦呢?第二天晚上,凡卡做完工,他看店裡的老闆、老闆娘、夥計熟睡以後,悄悄地拿了店裡一雙鞋、偷了點食物,趕緊逃出了莫斯科。他走了整整三天,離村子已經不遠了,可他把食物吃光了,又冷又餓,在離村子還有一公里的地方,他終於倒下了。說來也巧,這時泥鰍剛好出來覓食,它看見了闊別已久的小主人,馬上把他拖回了家裡,讓爺爺照料小凡卡,想讓小主人快點好起來。

凡卡回到了自己的家,心裡激動不已,因為,他又可以和爺爺在一起生活了。

凡卡續寫600字(三)

凡卡的夢還沒結束就被老闆弄醒了:"死懶豬,還不起來幹活,你睡死算了!"他揪著凡卡的耳朵硬生生地把他拖出了屋子。凡卡揉揉快沒知覺的耳朵,嘆了口氣想:為什麼現實總是那么殘酷呢!

這年冬天似乎異常寒冷,天上飄著鵝毛大的雪花,寒風呼嘯,街上行人很少,即使有,也是匆匆地走。可凡卡——這個年僅九歲的孩子卻被派去遠處打酒。他只穿著一身單薄的破舊衣褲,這身衣裳還是他來時穿的呢!一直就沒換。小凡卡凍得瑟瑟發抖,"啊!"原來他的腳被碎玻璃扎了,"我要是有雙鞋該多好啊!"他自言自語。()"不過我起碼比路邊的小狗穿的多吧!"他這樣自我安慰著。不巧,迎面走來一隻被鏈子牽著的狗,它身著一身紅色棉襖和棉鞋,渾身上下只留著排泄的地方。它的主人是一位高傲的貴婦人,她瞥了一眼凡卡,捂住鼻子快速走開了。"天哪!我真的連狗都不如嗎?!"凡卡絕望了。

"這么冷的天……嗝——還要值班,他們一定想不到我帶了幾瓶……嗝——"郵差邊打嗝邊自言自語,順手扔掉了一個空酒瓶。"啊——"聽到凡卡的尖叫聲郵差一下子清醒了許多,停住了馬車。好險,差一點就撞上了,郵差下來馬車:"窮小子,滾一邊去——等等,你知道伊凡·茹科夫在哪兒嗎?"凡卡以為是爺爺回信了,高興地大喊:"我就是,我就是!"郵差把信狠狠地扔到了他頭上:"窮小子,寫信不寫收信人地址,還不粘郵票,鬼才給你寄!"

凡卡拾起信,眼淚奪眶而出,他再一次絕望了。太陽落山了,凡卡垂頭喪氣地走向酒店,繼續他的悲慘生活。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