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作文大全

半截蠟燭續寫600字

半截蠟燭續寫600字(一)

正當她踏上最後一級樓梯時,蠟燭熄滅了。

小女兒傑奎琳迅速衝進房間,把門反鎖上。

這時,少校軍官對伯諾德夫人和她大兒子傑克說:“好了,我們逗留的時間太久了,也該回去了。”他轉過身,對中尉和另外一個人說道:“我們走!”伯諾德夫人偷偷地出了口氣,把三個德國軍官送走,這才放下心來。傑奎琳得知德國強盜走了,趕忙把藏有情報的半截蠟燭交給媽媽。

第二天一早,伯諾德夫人家來了一個穿著風衣,帶著禮帽人,自稱是法國軍隊派來接收秘密情報的。

伯諾德夫人激動地說:“你們終於來了!”

那個人緊握著伯諾德夫人的手,激動地說:“你們保護情報的事我們都知道了,真是太辛苦你們了!快,快把情報給我!”

伯諾德夫人看到此人這么急切地要得到情報,便對此人起了疑心。伯諾德夫人殷勤問道:“喔,那前天我讓人捎去的魚,好吃嗎?”

那人不假思索地說:“好吃,好吃!”

伯諾德夫人皺了皺眉頭,說:“你到底是誰?你不是軍隊派來的,那你一定是德國強盜的幫凶!”

那人嘿嘿一笑:“既然被你識破了,那就沒必要裝了,你好好看看我是誰?”說罷扯下禮帽,露出兇惡的表情。

原來他是那個昨天和少校、中尉一起來的那個軍官。

他隨手抓過傑克,惡狠狠地說:“昨天,我發覺臨走時你們鬆了口氣,仿佛在害怕什麼,就對你們起了疑心。現在,把情報給我,否則我就殺了你們!”

伯諾德夫人深吸了一口氣,問道:“傑克,你怕死嗎?”

傑克雖然臉色蒼白,但仍昂首挺胸:“不怕!”

“好,這才是我的好兒子!”伯諾德夫人堅定地說:“你聽著,我們是不會出賣自己國家的!”

德國軍官說:“那就別怪我了!三……二……”

傑克閉上眼睛,等待死亡的來臨。

伯諾德夫人也痛苦地閉上了眼睛。

“砰!”

傑克發現自己並沒有死,伯諾德夫人也睜開了眼睛。他們看見德國軍官倒在地上,都很吃驚。

原來,法國軍隊派來取絕密情報的人真的到了,並及時救了他們倆。

情報交給軍隊去保家衛國了,伯諾德夫人又在想著下一次該如何與敵人周鏇。

傑奎琳呢?在樓上被槍聲驚醒,現在正在最高一級樓梯上。

半截蠟燭續寫600字(二)

夜深了,屋外的風還在呼呼的吹著,看著三個德軍軍官遠去的背影,伯諾德夫人忐忑的心才稍稍平靜了下來,她疲憊的站起身,向樓上走去,“傑奎琳,我的好孩子,你睡了嗎?”

聽到媽媽的喊聲,女兒傑奎琳從床上爬起,輕輕的走到樓梯邊,順著樓梯向下看,她用柔和的聲音回答著媽媽的問話,“媽媽,是你嗎?我在這兒,燭台也好好的保管著。怎么樣,德國兵走了嗎?”

“走了,走了。”伯諾德夫人用疲憊的聲音說道。

傑奎琳從桌上拿起燭台,飛奔的從樓梯上下來,一見媽媽,趕緊撲到她的懷中,“媽媽,我們的劫難過去了嗎?我真的好害怕。”伯諾德夫人緊緊的抱住女兒,此時,她的心緒如潮水般起起伏伏,她在思索著——未來的日子。

伯諾德夫人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看看女兒,再回頭看看兒子傑克——他已經趴在桌上熟睡了。

伯諾德夫人:“孩子,你們做得是在是太棒了!感謝上帝讓我們擺脫了這次災難。”“媽媽,我做得真的很好嗎?剛才我真的是嚇壞了,您不知道,我的心都要跳出來了”傑奎琳說道。“妹妹,沒關係的,都已經過去了,不是嗎?那幾個可惡的德國軍官到底還是沒有發現,你就放心吧!”說著說著,傑克好像想到了什麼“媽媽,我看得把情報轉移一個地方,我覺得在放在那半截蠟燭里實在太危險了。”“嗯~~~~~~~~”伯諾德夫人進入了沉思,她又遇到了一個棘手的問題。

終於,那蠟燭熄滅.就在那關鍵的時刻,妹妹迅速爬上了樓梯,把金屬管藏在了床下面.德國的軍官好象發現了什麼似的,立即上了樓梯,來到妹妹的屋子裡,剛好發現了床下面的金屬管.媽媽也隨即跟了上來,用盡了力氣,終於和妹妹一起把德國軍官拌倒在地,拿著金屬管跑了。

半截蠟燭續寫600字(三)

正當她踏上最後一級樓梯時,蠟燭熄滅了。傑奎琳用一隻手掩住已經熄滅的蠟燭,迅速跑進房間,生怕被德軍發現。他從抽屜里拿出一隻長長的蠟燭,重新點燃,擺在桌上。

少校看著桌上的蠟燭,腦海中浮現出伯諾德夫人剛才一家的表現,感覺有些奇怪,為什麼這一家人總是想方設法地轉移那半截蠟燭?莫非拿蠟燭內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少校的手不禁滑向了拴在腰間的手槍,那惡狼般的眼睛裡閃過一絲壞笑,隨即似乎又想到了什麼,手放下了。()他轉身對伯諾德夫人說:“想必那半截蠟燭也用完了,我把這根長的送給他吧。”聽了這話,伯諾德夫人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兒,手心不停地冒汗,一定是德軍察覺到什麼了,如果情報被發現,後果不堪構想。她心裡默默祈禱著,希望女兒趕緊藏好蠟燭。她捋了捋落在額前的頭髮,鎮定地說“好,先生,我帶您上去。”來到樓上,伯諾德夫人敲了敲傑奎琳的門,“孩子,快開門,你的蠟燭用完了嗎?少校給你送來了新的。”傑奎琳聽了,知道事情不妙,又緊張起來,忙應付道:“好的,等我穿一下衣服。”她撓了撓頭,在千鈞一髮之刻,她急中生智,把金屬管從蠟燭里摳了出來,插進花瓶里,用昨天用剩下的半截蠟燭頂替。傑奎琳深吸一口氣,平復了一下自己緊張的心情,打開門,滿臉微笑,嬌聲地對少校說“司令官先生,您可真細心,我的蠟燭正好用完了。”少校趁機檢查了一下蠟燭和傑奎琳的房間,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便大搖大擺的離開了。

望著德軍遠去的背影,伯諾德夜深了,屋外的風還在呼呼的吹著,傑奎琳從桌上拿起燭台,飛奔的從樓梯上下來,一見媽媽,趕緊撲到她的懷中,“媽媽,我們的劫難過去了嗎?我真的好害怕。”伯諾德夫人緊緊的抱住女兒,此時,她的心緒如潮水般起起伏伏,她在思索著——未來的日子。

伯諾德夫人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看看女兒,再回頭看看兒子傑克——他已經趴在桌上熟睡了。

伯諾德夫人端過燭台,拿出藏有情報的小金屬管,檢查了一下,完好無損,便感慨道,“真幸運呀!”此時,大兒子傑克對傑奎琳讚揚道“妹妹,你真是機智勇敢,能嬌聲地向司令官請求,還能想出以借上樓睡覺為由而拿去蠟燭,我這個做哥哥的遠不如你呀!”“這次中我們運氣好,萬一下一次德軍再來搜查呢?”,“那就把牆上掛畫用的釘子換成這小金屬管吧,這樣應該不會被發現。“傑奎琳想出了這個好辦法,也得到母親的認同。將金屬管藏好後,大家就去睡覺了。

夫人一家久久懸真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