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作文大全

項鍊續寫結尾

項鍊續寫結尾(一)

"什麼?假的!喔,我的天啊!"瑪蒂爾德簡直快要暈倒了。

珍妮上前一把扶住瑪蒂爾德,"你為什麼不把真相告訴我呢?唉!我可憐的瑪蒂爾德!"

突然,瑪蒂爾德仿佛清醒了一般。雙手緊緊扼住珍妮的脖子,"你這個騙子,居然騙了我四萬法郎,要知道,那可是四萬法郎啊!"瑪蒂爾德手上的青筋漸漸凸現了出來,十年的艱苦生活使她從一個美麗動人的姑娘變成了飽受艱苦的老太婆,頭上出現了皺紋,鬢邊出現了白髮,本來那白皙的雙手也變得粗糙有力,珍妮感到自己快要窒息了,幾乎是嘶啞著嗓子說道:"瑪蒂爾德,別激動!那四萬法郎我賠給你,如果你覺得不夠的話,我……我再賠你五千法郎就是了。?

說完這些,珍妮感到扼著自己的雙手漸漸鬆了,瑪蒂爾德攤開她那粗糙的大手,厲聲催促道:"快拿錢來!"瑪蒂爾德再也不是十年前的那個瑪蒂爾德了,十年的艱辛已經使她變成了一個市儈的市俗小人。就如同街邊的乞丐一樣,不過,她是義正辭嚴的伸手要錢。

當珍妮戰戰兢兢地把四萬五千法郎交到瑪蒂爾德手裡時,珍妮心裡明白:她們之間的友誼算是結束了!可因為什麼,她說不清。

瑪蒂爾德有了錢,自然也不再過那種苦日子了。她買了房子,雇了僕人、廚子、珠寶、衣服,開始過起她渴望中的高雅和奢華的生活,每天吃粉紅色的鱸魚和松雞翅膀,與貴婦人們聊天,每晚去參加盛大的舞會……

過了些日子,瑪蒂爾德更嫌她那可憐的丈夫配不上她,將他趕了出去。瑪蒂爾德變了!她已經徹底成為錢的奴隸。

可是,這樣的好日子並不長久,過度的揮霍使她坐吃山空,很快又論為乞丐;僕人們一個個離她而去,貴婦人們也再不願與她閒聊,就連她新認識的男朋友也拋棄了她……雖然,她丈夫願意幫助她,可是,瑪蒂爾德拒絕了。

巨大的生活反差打擊了瑪蒂爾德,終於,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瑪蒂爾德死在了她的豪宅里。

兩個月後,幾個好心人將瑪蒂爾德葬在了城外的亂石岡上。她的屍體被發現時,已經臭不可聞。但她的墳上,每天都有一束新鮮的百合花,那是瑪蒂爾德那痴情的丈夫每天送給她的……

項鍊續寫結尾(二)

“什麼?你說什麼?你在和我開玩笑吧!”路瓦栽夫人顫抖的說。

“不!親愛的瑪蒂爾德!我並沒有和你開玩笑,那掛你丟的項鍊卻實只值五百法郎!”

“你說的是真的嗎?它只值五百法郎!”

拂來實夫人點了點頭。

瑪蒂爾德突然覺得天鏇地轉,哭笑不得。仿佛上帝給她開了一個大大的玩笑,然後說了聲‘對不起’。

“瑪蒂爾德,你```你沒事吧!你看你把項鍊弄丟了,就告訴我,我又不會怪你。要不,你告訴我那掛項鍊多少錢,我補給你!?” 拂來實夫人試探著。

她可以說么?不!不行!“不!珍妮!不用了!向你借項鍊的是我,弄丟它的也是我,所以我必須賠償,不管費用多么昂貴```”

“瑪蒂爾德``` ```”

“恩~~~我還有事,先回了,你繼續玩吧,不打擾了!”她轉身就走,卻不理會拂來實夫人的呼喚。“喔!希望她沒事,我可愛的瑪蒂爾德``` ```”

她低著頭一路狂奔到家,回到那個簡樸的家,細細一看沒有幾樣值錢的東西,一張不怎么大的床,上面整整齊齊的放著一張大滿補丁的棉被,破舊的桌椅,古老的舊時鐘,一切都很陳舊,但十分乾淨。她看到這一切笑了,對!她也得到了東西!

她回想著這十年里生活的點點滴滴,好像是這個人生最精彩的一段,這是她的丈夫也回來了,她並沒有將這件事告訴他,只是默默將它深埋來警戒自己!

她的轉變讓她的丈夫實為震驚,沒想到這件事發生以後,她不在虛榮,不在攀比,不在難堪。因為她學會了知足!

項鍊續寫結尾(三)

“我,我丟了弗來思節夫人的項鍊了”。

“什麼?怎么會這樣”路瓦栽驚慌失措的直起身子說。

自項鍊丟了之後,瑪蒂爾德仿佛老了很多。

當他們在吃午飯時,路瓦栽夫婦緊張極了。

“朋友,項鍊用完了嗎?我要用了。”

“啊,你要用嗎?恩,那個……”

路瓦栽忙說:“對不起,夫人,項鍊不小心丟了,我們會賠的……”

“沒關係,不過是500法郎而已。”

“什麼?500法郎,它是假的?” 路瓦栽夫人問道。

“對啊”()

“太好了,我會拿500法郎來賠給你的。”

就這樣路瓦栽夫婦鬆了口氣,夫妻倆開心極了。

一個月過去了,一天弗來思節夫人找路瓦栽夫人,邀她陪她參加宴會,她歡喜的答應了,並且買了套衣服和漂亮的首飾。

“美麗的女士,可以請你跳舞么?”一位英俊貴氣的男子問道。

“可以啊” 路瓦栽夫人激動的說道。

這又一次滿足了路瓦栽夫人的虛榮心。

“嫁給我吧?美麗的女士”。

“什麼,我有丈夫了!”

“沒關係,你能和他離婚。”

“可是……”

舞會結束了,路瓦栽夫人回到家開心極了,又擔心丈夫會和她離婚么?丈夫回來了,路瓦栽夫人堅持的與他離了婚並和那位男士結婚了。

後來她發現男子很花心。她很生氣,與他大吵,男子罵了她並讓她走。痛不欲生的路瓦栽夫人想起丈夫的體貼,等再去找他時,發現路瓦栽因傷心離開此地。

徹底絕望的路瓦栽夫人投河自盡了。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