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作文大全

項鍊續寫

項鍊續寫(一)

盧瓦澤爾太太(也就是瑪蒂爾德)聽後,呆在了那裡:“這……這怎么可能?那條鑽石項鍊閃閃發光,璀璨奪目,怎么會是假的呢?”

福雷斯蒂埃太太嘆了口氣:“它確實是假的,只怪工匠把它做得太逼真了!喔,可憐的瑪蒂爾德……”

“我……我真的不敢相信我的耳朵!”盧瓦澤爾太太已變得不知所措。

也難怪,盧瓦澤爾夫婦為了這條項鍊砸鍋賣鐵,甚至連房子都賣了出去,為了把錢還清,他們過上了什麼樣的日子。漫長的十年啊!他們貧困潦倒,風韻優雅的盧瓦澤爾太太也淪落成了一個地地道道的與人斤斤計較的老婦人,真是可憐啊!

“都是珠寶店老闆,為什麼告訴我價值連城?為了賺錢他們竟這樣騙我,我一定要討個說法!”盧瓦澤爾太太怒氣沖沖地說。

於是,她和福雷斯蒂埃太太一起來到了那個珠寶店。

珠寶店的老闆隨著時間的流逝,已經蒼老了許多,但是他的珠寶店規模卻更大了。

“為什麼騙我?”盧瓦澤爾太太大步流星地走進珠寶店,邊走邊叫。

珠寶店的老闆顯然已經不認識盧瓦澤爾太太了:“女士,您好?請問您有什麼事,不要在這裡大聲喧譁!”

“你說是什麼事,你為什麼騙我說那條假項鍊價值五百萬法郎?你知道,這十年來我的是什麼樣的日子嗎?”盧瓦澤爾太太越說越激動,不知不覺中淚水順著臉頰流下來。

珠寶店的老闆怔了一會兒,突然張大嘴巴:“喔喔喔,原來是您呀,盧瓦澤爾太太。我們進去說,我們進去說,不要影響到我的其他顧客。”

福雷斯蒂埃太太也替著盧瓦澤爾太太說話。“什麼進去說,你這個人怎么能幹這樣壞的事呢!?喔,天哪!你這人……”

福雷斯蒂埃太太頭又開始疼了。珠寶店的老闆忙把福雷斯蒂埃太太扶進後面的屋子裡,盧瓦澤爾太太也跟了進去。

“我現在一定要討個說法,我那漫長的十年可不是白乾的,你一定要把錢加倍嘗還我!”盧瓦澤爾太太還沒有消氣。

珠寶店老闆忙給她端來一杯水。“盧瓦澤爾太太,你消消氣,消消氣!”

“消什麼氣,我這十年的貧困生活就這樣敷衍了?”說著她就把水一下子潑在了珠寶店老闆的臉上。

珠寶店老闆嚇得呆在了那裡,一時不知說什麼好。福雷斯蒂埃太太急忙勸盧瓦澤爾太太。“您別這樣,親愛的瑪蒂爾德,不要這樣!”

盧瓦澤爾太太也被自己的舉動嚇住了。大家一時都不知所措。盧瓦澤爾太太還在和珠寶店老闆爭論不休。

“我不向你多要,你只用把那三萬四千法郎還我就行!”盧瓦澤爾太太這時已經比剛才好多了,她剛才真的是太衝動了。

珠寶店老闆是個吝嗇鬼,他卻有點兒不情願的意思:“還你也行,但是這價錢太貴了,我只贖給你三萬法郎。”

“你還要跟我討價還價,你收購這條項鍊時那么貴,憑什麼你還給我時就這么便宜,我要你原封不動的還給我!”盧瓦澤爾太太發起脾氣來真是一發不可收拾。

這時的福雷斯蒂埃太太也好了許多“你不還給我們三萬四千法郎,我們就把你告上法庭!”一句話可把珠寶店老闆鎮住了。

他可能是心虛了,項鍊原本就是假的,這對珠寶店很不利。

“你們……你們怎么這樣!”珠寶店老闆氣得說不出話來。

“先生,我們已經對你很客氣了。請你不要在討價還價的,你知道的,這對你很不利!”福雷斯蒂埃太太心平氣和地對珠寶店老闆說。

珠寶店老闆也靜下心來,他想了想,還是退步了:“好吧好吧,我還給你們三萬四千法郎……”

盧瓦澤爾太太終於露出了十年來第一次罕見的笑容。這十年的辛苦她贖回來了,這十年的辛苦錢也算是賺回來了。

盧瓦澤爾太太和福雷斯蒂埃太太走出珠寶店,天空是多么的晴朗……

項鍊續寫(二)

她感到那雙紅腫的手明顯抽搐了一下,忽然變得冰冷。

"噢,我可憐的瑪蒂爾德,你沒事吧。"

那張慘白的臉上凝固著痛苦的表情,顫抖的雙唇已經失去了表達的能力。

"我也不願相信這是真的,瑪蒂爾德,你還我的那掛項鍊和原來的一模一樣。我的上帝!需不需要送你回家……"

瑪蒂爾德已經聽不見什麼了,跌跌撞撞地跑回那間破舊的閣樓,一言不發,她不知道也不需要再表達什麼。一切都失去了,十年來她從未這樣脆弱而惶恐。幾個小時以前,瑪蒂爾德還滿足地以為那串丟失的項鍊,那些借來的錢……一切的一切都還清了。而現在,一切都失去了,卻什麼也找不回來。於是她拚命地找,忽然想到了那條裙子,十年來她不敢奢望任何華貴美麗,再沒碰那條裙子卻始終不捨得當掉。瑪蒂爾德小心翼翼把它從箱底捧出來,可惜現在粗圓的腰圍已經穿不進去了,鏡中的她是那樣蒼老,一雙通紅的手和粗糙黝黑的皮膚與裙子華美的顏色極為不配,她苦笑了一下,命運的差錯讓她的美貌降生於職員家庭,又是命運的差錯剝奪了她一切美麗,驕傲,虛榮的權利。

想著,聽到沉悶的敲門聲,丈夫回來了。瑪蒂爾德舒展一下愁苦的表情,她已經決定不告訴丈夫,告訴又怎么樣呢,可憐的路瓦栽!他們還是要活下去。瑪蒂爾德忽然舒服了許多,她已經習慣於命運的擺布了,或許某一天命運的差錯會讓他們過得好一點,或許……瑪蒂爾德想著,飛快地拾起那條裙子,塞進帶鎖的箱子,忽然"噹啷 "一聲,瑪蒂爾德認出掉在地上的,是那條價值五百法郎的項鍊……

項鍊續寫(三)

“什麼?你說你那一掛是假的?”瑪蒂爾德得意的神情頓時僵在了臉上,“不可能,你怎么會戴假項鍊?你一定搞錯了,一定是搞錯了!”

“喔,我可憐的瑪蒂爾德,你當時為什麼不告訴我呢?()為了那掛假項鍊,這十幾年你是怎么生活的啊。”佛來思節夫人看著瑪蒂爾德憐惜地說道。

“這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瑪蒂爾德仍不願相信的喃喃自語著,像是在說服著佛萊思節夫人。

佛萊思節夫人看著瑪蒂爾德這樣,不由害怕起來,於是她哄著瑪蒂爾德說道:“對,有可能我搞錯了,讓我回去再仔細瞧瞧,你看天色也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去吧!”一邊說著,一邊扶著已有些神智不清的瑪蒂爾德回了家。

到了家,路瓦栽看著這樣的瑪蒂爾德,下了一大跳,當佛萊思節夫人告訴她緣由後,他更是吃驚不少,而這是的瑪德爾德卻坐在桌邊,仍不停地在喃喃自語著。路瓦栽叫了她一聲,她像見到救星似的,拉著路瓦栽不停地說道:“這怎么可能,佛萊思節的那掛項鍊怎么會是假的呢……”他們請來了醫生,醫生看後也無能為力,只說受了刺激,讓她好好休息。

佛萊思節夫人覺得過意不去,第二天把那掛項鍊還給了路瓦栽說:“沒想到那掛項鍊給你們帶來了這么多麻煩,瑪蒂爾德到現在還神志不清,你看這掛項鍊會不會對瑪蒂爾德有些幫助呢?”於是他們把項鍊給了瑪蒂爾德。瑪蒂爾德看見項鍊,開心極了,“是不是又有人邀請我們去參加舞會啊,這次我會小心地,不會把項鍊弄丟了。”可一會兒她又說道,“珍妮說我上次弄丟的那串項鍊是假的,你說那怎么可能呢……”

於是,瑪蒂爾德每天就帶著那掛項鍊,穿著那件去舞會穿的衣服在屋子裡跳著舞……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