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詩詞名句

杜甫:將赴荊南寄別李劍州

將赴荊南寄別李劍州

作者:杜甫

原文

使君高義驅今古,寥落三年坐劍州。
但見文翁能化俗,焉知李廣未封侯。
路經灩澦雙蓬鬢,天入滄浪一釣舟。
戎馬相逢更何日?春風回首仲宣樓。

注釋

1、使君:指李劍州,當時任劍州刺史,是位有才能而未被朝廷重用的地方官,名字不詳。
2、文翁:西漢廬江舒縣(今安徽廬江西)人。
3、李廣:西漢名將。
4、灩灝:即灩澦灘,在四川奉節縣東五公里瞿塘峽口,舊時是長江三峽的著名險灘。
5、仲宣樓:漢末文學家王粲在荊州避難的地方。

翻譯

你高風義節縱貫古今,
卻在寥落中困在劍州不得升遷。
世人只知文翁能夠移風易俗,
卻往往忘記了李廣一生不得封侯。
路經灩灝灘時,
我一個人雙鬢蓬鬆地望著自己的小船在水上起起落落。
這年月兵荒馬亂,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再相逢呢?
也許是春風和煦的時節在仲宣樓中相見吧。

賞析

此詩作於763年。李劍州當時任劍州刺史,是位有才能而未被朝廷重用的地方官。前一年,杜甫到過那裡,和他有交往。這年,杜甫準備離蜀東行,寫了這首詩寄給他。

律詩受到聲律和對仗的束縛,容易流於板滯平衍,萎弱拖沓,正如劉熙載所說:“聲諧語儷,往往易工而難化。”(《藝概·詩概》)而這首七律寫得縱橫捭闔,轉掉自如,句句提得起,處處打得通,而在拿擲飛騰之中,又能體現出精細的脈絡。

詩的前半篇寫李劍州,熱情地歌頌了他“能化俗”的政績,為他的“未封侯”而鳴不平。詩從“高義”和“寥落”生髮出這兩層意思,使讀者對他那沉淪州郡的坎坷遭遇,更深為惋惜。“文翁”和“李廣”,用的是兩個典故。文翁政績流傳蜀中,用以比擬李劍州任劍州刺史;未封侯的李廣,則和李劍州同姓。典故用得非常貼切,然而也僅僅貼切而已。可是在“文翁能化俗”的上面加上個“但見”,在“李廣未封侯”的上面加上個“焉知”,“但見”和“焉知”,一呼一應,一開一闔,運之以動盪之筆,精神頓出,有如畫龍點晴,立即破壁飛去。不僅如此,在歷史上,李廣對他自己屢立戰功而未得封侯,是時刻耿耿於懷,終身為恨事的。這裡卻推開來,說“焉知李廣未封侯”,這就改造了舊典,注入了新義,提高了詩的思想性。在這裡,杜甫把七言歌行中縱橫揮斥的筆意,創造性地運用、融化於律體之中。在杜甫詩歌里像“但覺高歌有鬼神,焉知餓死填溝壑”(《醉時歌》)之類的句子,正是和這首詩有著一樣的波瀾。

下半篇敘身世之感,離別之情,境界更大,感慨更深。詩人完全從空際著筆,寫的是意想中的詩人自己“將赴荊南”的情景。詩人“路經灩澦”,見瞿塘風濤之險惡,“天入滄浪”,見江漢煙波之浩渺。這是他赴荊南途中所經之地。在這裡,詩人並未訴說他的遲暮飄零之感,而是以“一釣舟”和“滄浪”,“雙蓬鬢”和“灩澦”相對照,構成鮮明的形象,展示出一幅扁舟出峽圖。如果把這兩句詩比作詩中之畫,那么借用杜甫另外兩句詩,()“親朋無一字,老病有孤舟”(《登岳陽樓》)來說明畫意,是頗為確切的了。尾聯用“仲宣樓”點出詩人到了荊南以後的情形。詩人清楚地意識到他所處的時代和命運,即使到了那裡,也還是和當年避難荊州的王粲一樣,仍然作客依人,託身無所。而在此時,詩人回望蜀中,懷念故人,想到兵戈阻隔,相見無期,那就會更加四顧蒼茫,百端交集了。

全詩由李劍州寫到詩人自己,再由詩人自己的離別之情,一筆兜回到李劍州,脈絡貫通,而起結轉折,關合無痕。杜甫的這類詩,往往劈空而來,一起既挺拔而又沉重,有籠罩全篇的氣勢。寫到第四句,似乎詩人要說的話都已說完,可是到了五、六兩句,忽然又轉換一個新的意思,開出一個新的境界。然而它又不是一瀉無餘,收束處,總是蕩漾縈迴,和篇首遙相照映,顯得氣固神完,而情韻不減,耐人尋味。

杜甫七律風格的基本特徵,是他能在全篇之中,營造出磅礴飛動的氣勢;而這磅礴飛動的氣勢,又是和精密平整的詩律水乳交融地結合在一起的。所以“工而能化”,“中律而不為律縛”,從這首詩就可以體現出來。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