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詩詞名句

論語陽貨篇第十七

1、陽貨欲見孔子,孔子不見,饋孔子豚。孔子時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諸途,謂孔子曰:“來,予與爾言”曰:“懷其寶而迷其邦,可謂仁乎?”曰:“不可。“好從事而亟失時,可謂智乎?”曰:“不可。“日月逝矣,歲不我與。”孔子曰:“諾,吾將仕矣。”

【譯文】陽貨想見孔子,孔子不見,他便送給孔一隻熟乳豬,想讓孔子去他家致謝。孔子乘他不在家時,去拜謝。卻在半路上碰到了,他對孔子說:“來,我有話要說。”孔子走過去,他說:“自己身懷本領卻任憑國家混亂,能叫做仁嗎?”孔子說:“不能。“想做大事卻總是不去把握機遇,能叫做明智嗎?“不能。“時光一天天過去,歲月不等人啊。“好吧,我準備做官。”

2、子曰:“性相近也,習相遠也。”

【譯文】孔子說:“人的本性是相近的,只是習俗使人有了差別。”

3、子曰:“唯上智與下愚不移。”

【譯文】孔子說:“只有上等人聰明和下等人愚蠢是不可改變的。”

4、子之武城,聞弦歌之聲。夫子莞爾而笑曰:“割雞焉用牛刀?”子游對曰:“昔者偃也聞諸夫子曰:‘君子學道則愛人,小人學道則易使也。’”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戲之耳。”

【譯文】孔子去武城,聽到彈琴唱歌的聲音。孔子微微一笑說:“殺雞哪用得上宰牛的刀?”子游對他說:“以前我聽您說過:‘君子學道就會愛護別人,小人學道就會服從指揮。’”孔子說:“同學們,子遊說得對,剛才我是在開玩笑。”

5、公山弗擾以費叛,召,子欲往。子路不悅,曰:“末之也已?何必公山氏之之也?”子曰:“夫召我者而豈徒哉?如有用我者,吾其為東周乎?”

【譯文】公山弗擾占據費市反叛,來召孔子,孔子想去。子路不高興地說:“沒地方去就算了,何必到他那裡去?”孔子說:“他來召我,難道是說空話?如果有人肯用我,我也許就會建立又一個強盛的王朝。”

6、子張問仁於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於天下,為仁矣。“請問之?”曰:“恭、寬、信、敏、惠,恭則不侮,寬則得眾,信則人任焉,敏則有功,惠則足使人。”

【譯文】子張問仁,孔子說:“能在天下推行五種品德,就是仁了。“哪五種?”說:“莊重、寬厚、誠實、勤敏、慈惠,莊重就不會受侮辱,寬厚就會得到擁護,誠實就會受到重用,勤敏就會獲得成功,慈惠就會有本錢使用人。”

7、佛肸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聞諸夫子曰:‘親於其身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肸以中牟叛,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堅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緇。吾豈瓠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

【譯文】佛肸召孔子去,孔子想去。子路說:“以前我聽您說過:‘親自做了壞事的人那裡,君子是不去的。’佛肸占據中牟反叛,你卻要去,怎么解釋?”孔子說:“對,我說過。沒聽說過堅硬的東西嗎?磨也磨不壞;沒聽說過潔白的東西嗎?染也染不黑。我豈能象個瓠瓜?光掛在那裡而不讓人吃呢?”

8、子曰:“由也,汝聞六言六蔽矣乎?”對曰:“未也。“居,吾語汝。好仁不好學,其蔽也愚;好智不好學,其蔽也盪;好信不好學,其蔽也賊;好直不好學,其蔽也絞;好勇不好學,其蔽也亂;好剛不好學,其蔽也狂。”

【譯文】孔子說:“仲由啊,你聽說過六種品德六種弊病嗎?“沒有。“坐下,我對你說。好仁不好學,弊病是愚蠢;好智不好學,弊病是放縱;好信不好學,弊病是害人;好直不好學,弊病是刻薄;好勇不好學,弊病是破壞;好剛不好學,弊病是狂妄。”

9、子曰:“小子,何莫學夫詩?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

【譯文】孔子說:“同學們,為什麼不學詩呢?學詩可以激發熱情,可以提高觀察力,可以團結民眾,可以抒發不滿。近可以事奉父母,遠可以事奉君王;還可以多知道些鳥獸草木的名字。”

10、子謂伯魚曰:“汝為《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為《周南》《召南》,其猶正牆面而立也與。”

【譯文】孔子對伯魚說:“你讀過《周南》《召南》嗎?一個人如果不讀《周南》《召南》,就好象面對著牆站著而無法前進。”

11、子曰:“禮雲禮雲,玉帛云乎哉?樂雲樂雲,鐘鼓云乎哉?”

【譯文】孔子說:“禮啊,禮啊,難道只是紙張在說話嗎?樂啊,樂啊,難道只是鐘鼓在發音嗎?”

12、子曰:“色厲而內荏,譬諸小人,其猶穿窬之盜也與?”

【譯文】孔子說:“外表威嚴而內心怯懦的人,用小人作比喻,就象挖牆洞的小偷吧!”

13、子曰:“鄉愿,德之賊也。”

【譯文】孔子說:“老好人是敗壞道德的人。”

14、子曰:“道聽而途說,德之棄也。”

【譯文】孔子說:“道聽途說就是道德敗壞。”

15、子曰:“鄙夫可與事君也與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苟患失之,無所不至矣。”

【譯文】孔子說:“卑鄙小人可以共事嗎?這種人他沒得到時,怕得不到;得到後,怕失去。一旦害怕失去,他什麼壞事都敢做。”

16、子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或是之無也。古之狂也肆,今之狂也盪;古之矜也廉,今之矜也忿戾;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詐而已矣。”

【譯文】孔子說:“古人有三種偏激的毛病,今人或許沒有:古代的狂人肆意直言,今天的狂人放蕩不羈;古代的高傲者威不可犯,今天的高傲者兇惡蠻橫;古代的愚人天真直率,今天的愚人狡詐無賴。”

17、子曰:“巧言令色,鮮矣仁。”

【譯文】孔子說:“花言巧語、滿臉堆笑的人,很少有仁愛之心。”

18、子曰:“惡紫之奪朱也,惡鄭聲之亂雅樂也,惡利口之覆邦家者。”

【譯文】孔子說:“我厭惡用紫色代替紅色,厭惡用鄭聲攪亂雅樂,厭惡用妖言顛覆國家。”

19、子曰:“予欲無言。”子貢曰:“子如不言,則小子何述焉?”子曰:“天何言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譯文】孔子說:“我想不說話。”子貢說:“您如果不說話,誰教我們呢?”孔子說:“天說過什麼?天不說話,照樣四季運行,百物生長,天說過什麼?”

20、孺悲欲見孔子,孔子辭以疾。將命者出戶,取瑟而歌,使之聞之。

【譯文】孺悲想見孔子,孔子推說有病不見。傳話的人剛出門,孔子就取瑟彈唱起來,讓他聽見。

21、宰我問:“三年之喪,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為禮,禮必壞;三年不為樂,樂必崩。舊谷既沒,新谷既升,鑽燧改火,期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錦,於汝安乎?”曰:“安。“汝安則為之。夫君子之居喪,食旨不甘,聞樂不樂,居處不安,故不為也,今汝安則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懷。夫三年之喪,天下之通喪也。予也有三年之愛於其父母乎?”

【譯文】宰我問:“三年守孝期太長了,君子三年不行禮,禮必壞;三年不奏樂,樂必崩。陳谷吃完,新谷又長,鑽木取火的老方法也該改一改了,守孝一年就夠了。”孔子說:“三年內吃香飯,穿錦衣,你心安嗎?“心安。“你心安你就做吧。君子守孝,吃魚肉不香,聽音樂不樂,住豪宅不安,所以不做,現在你心安,那么你就做吧。”宰我走後,孔子說:“宰我真不仁德,嬰兒三歲後才能離開父母的懷抱。三年的喪期,是天下通行的喪期。難道他沒得到過父母三年的懷抱之愛嗎?”

22、子曰:“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難矣哉!不有博弈者乎?為之,猶賢乎已。”

【譯文】孔子說:“整天吃飽了飯,什麼都不想,真太難了!不是有下棋的嗎?下下棋,總比什麼都不做要好。”

23、子路曰:“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義以為上,君子有勇而無義為亂,小人有勇而無義為盜。”

【譯文】子路說:“君子提倡勇敢嗎?”孔子說:“君子以道義為上,君子如果勇敢而不講道義就會顛覆國家,小人如果勇敢而不講道義就會成為強盜。”

24、子貢曰:“君子亦有惡乎?”子曰:“有惡。惡稱人之惡者,惡居下流而訕上者,惡勇而無禮者,惡果敢而窒者。”曰:“賜也亦有惡乎?“惡徼以為智者,惡不遜以為勇者,惡訐以為直者。”

【譯文】子貢說:“君子也有厭惡的人嗎?”孔子說:“有。厭惡宣揚別人缺點的人,厭惡以下謗上的人,厭惡勇敢而無禮的人,厭惡固執而不通情理的人。你也有厭惡的人嗎?”子貢說:“厭惡把剽竊當作聰明的人,厭惡把不謙遜當作勇敢的人,厭惡把告密當作直率的人。”

25、子曰:“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

【譯文】孔子說:“只有像你這樣的人與小人難以相處。太親近了,他們就會失禮;太疏遠了,他們就會怨恨。”

26、子曰:“年四十而見惡焉,其終也已。”

【譯文】孔子說:“四十歲還讓人厭惡的人,一輩子都完了。”

論語全文及翻譯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