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經典美文

留一盞燈,或許今晚他還能回家

一篇《中秋夜的堅守》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被不斷轉發,很多人說“一看就被戳中淚點了”,也有人說,這是今年中秋節最溫情的故事。

文章是邵逸夫醫院血管外科中心朱越鋒醫生的妻子徐靜寫的,記錄了今年中秋夜這個醫生家庭的平凡故事,情真而意切。

中秋夜的堅守

颱風雨的中秋,沒了桂花香,沒了圓月,更無法踏著金風出遊。

不過,不影響我們一家人過節的心情。因為大白難得在家,而且是沒有加班的中秋。多少箇中秋沒有在家一起吃團圓飯了?我不記得。至少,帕比還沒有體驗過爸爸也在家的中秋節。

下午,冒著雨,我們帶著倆娃去超市採購。

節日總是和吃聯繫在一起。一家人一起吃一頓飯,平平常常、瑣瑣碎碎,便是生活本真。而我家的大白,越來越忙,能與家人一起吃飯的機會越來越少,常常好幾天不能回家。

今天,這個颱風雨的中秋,我們能一起採購食材、準備中秋家宴。

我們慢悠悠地推著推車進超市。該買些什么呢?我這個廚娘正想著《紅樓夢》里的菜式,聽到大白的電話響了。

“髂動脈破裂……監護室……”

我隱隱約約聽到了幾個字。只見大白神色凝重。

剛剛才拿了兩包泡菜,大白說:“我要去醫院了,我先送你們回家。”

“你今天又不是值班,憑什么要你過去?”我有點生氣。

“我要是不去的話,這個人就過不了今晚了。”大白平靜地說著。

我無語。生死面前,任何事情都微不足道。雖說是個不相干的人的生死,可偏偏遇上了。醫者,不過是想救活一個人而已。

拿著兩包泡菜,一家子坐上疾馳的汽車回去。

我們下車後,他便調轉車頭。

這是傍晚時分,一輛輛車子開進小區,因為中秋團圓飯。

只有大白的車子,向著回家的方向逆行而去。雨水中,白色車子漸漸模糊。

忽然,我的電話又響了。

“幫我到便利店買個粽子、一瓶飲料。我的車子路邊無法停車。”大白說。

我買好東西塞進車窗。

朱醫生中秋夜的晚飯

“雨天慢點開車。”我說。

車子疾馳而去,揚起一路水花,消失在拐彎處。

我知道,他在等紅綠燈的時候,就會吃完。因為接下來的快節奏根本沒有時間吃飯。為了保證體力,他練就了一個紅綠燈能吃完一個漢堡的吃飯速度。

據說,今晚並非只有一台手術。回家睡覺已經不可能了。

這是個普普通通的醫生的中秋佳節。與他一樣,奮戰在生死線上的醫護人員許許多多。

沒有節假日、沒有雙休日、夜班之後第二天繼續工作。高強度、高壓力、零差錯,這是工作要求。

能忍受無休止地加班不過是良心與責任驅使。宣讀過的希波克拉底誓言並非謊言,一旦宣誓,銘記終生。

就如今天,他若不去,便有一家人在中秋團圓夜上演生離死別。

他能醫治,大風大雨便也趕去了。

屋外,風漸悄,雨漸止。

手術室里,應是燈火通明。

裡面忙碌的身影累了嗎?

汗水是否又濕了手術衣?

我不敢打電話,

怕是驚擾了手術室專注的忙碌。

留一盞燈,或許今晚他還能回家。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