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人生感悟

是誰在翻試卷

李湘琳

高三的時候,我最怕數學考試。根本的原因,當然是因為數學學得不太好——直到“一模”之前,我都在艱難地追著班裡的平均分。而除去這個根本的原因,還有一個直接而表象的事情最讓我膽戰心驚,那就是考試途中忽然響起的此起彼落的翻試卷的聲音。

翻試卷這件事情大概也是遵從常態分配的。第一個翻卷子的人經常早得出奇,我還在做第一面中間位置的題目時他就嘩嘩翻面兒了,清脆的聲響雖然劃破寂靜的教室,但畢竟劃不出我心中的漣漪,因為這人天賦異稟大家早有共識,多少場考下來也是見慣不怪了。

一般不到一分鐘後,就會有第二波翻卷子的高人出手,三五個數學奇才爭勇鬥狠地甩出試卷,其中總有一位動作顯得特別敞亮,先是大風車一樣掄起試卷翻面,再是攤蛋餅一樣把捲紙鋪平,快狠準、嘎嘣脆,好俊的一身功夫。

再往後,教室里的氣氛我就開始怵了,“嘩啦”“嘩啦啦”“嘩啦嘩啦”“嘩啦嘩啦嘩啦”“稀里嘩啦凍次大次……”一般當高斯波形的峰值出現時,我還在摳第一面的最後兩道題,這兩道題要是一眼可以看穿的便罷,要是還有點兒摸不出頭緒的,我心裡真如翻江倒海,有時甚至會大腦瞬間空白。殺傷力最大的是某幾位好朋友翻卷子的身影,“我去!他也做完第一面了?”朋友A君翻試卷的動作往往是壓垮我淡定心態的最後一根稻草。

千真萬確,當我心態垮掉的時候,決策就是非常不科學的跟風,“NND,我也翻!”於是儘管還有一兩道題空著,我還是硬著頭皮開始做第二面。我不知道全班是不是只有我這樣一個二百五,而我確實幹過這種事兒,不止一次。

在其他科目的考試里,我一般不會感覺到有翻卷子這件事的存在,我想它們肯定也是遵從常態分配的,但是我因為心裡有底,對別人翻卷子的聲音可以做到置若罔聞。你翻,或是不翻,我都坐在那裡,不緊不慢。尤其在考英語的時候,我最有底氣,反正最後總要抽時間在草稿紙上畫個精緻的豬頭,又何必緊趕慢趕?

最近,我忽然覺得人生也有點兒像當年的數學考試,周圍人都在嘩啦啦翻卷子了,心裡著急,恨不得點根兒煙抽。

其實人生這個考試的特點是無時無刻不有人在翻卷子,甚至無時無刻不有人在交卷子。以前悠然自得的時候,我覺得人生是英語考試,對周圍人的進度並不關心。看到有人18歲大學畢業、有人25歲公司上市、有人30歲退休,我都不著急,甚至有時候會替他們操心:少年裘馬,恐怕終究不是太好吧?需要這么著急去畫豬頭嗎?

也許人生是場奇怪的考試,時而考英語,時而考數學。也許人生根本不是考試,因為考生只有在考試結束好幾天之後才知道成績,而人生結束以後人們已經沒有什麼想知道了。

那些一輩子都在畫豬頭的人,是不是其實也挺幸福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