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作文大全

高一軍訓作文

高一軍訓作文(一)

軍訓對於我已經沒有什麼吸引力了,初一時便已經經歷過一次這樣的七、八天。那一次我被曬得黝黑,由於水土不服而犯了便秘,飯量增加了一倍,在與教官“生離死別”時哭了個“昏天黑地”……嗚呼,無法可想。直到臨上車時我才反應過來這裡是師院附中的高一不是通寶育傑的初一,一切會有變化嗎?

有些同學實在“好運”,找了個藉口逃脫了所謂的“死亡軍訓”;有些同學則十分“歹命”,去學校的路上碰上了拉我們的汽車,被強塞上來。——這些話與我無關,當時我正在與好友“優遊於天地之外,暢然於仙界之中”,這些事是我到了教導大隊後聽別人說的。其實無所謂歹命好運,總共才“折合”六天時間,挺一挺不就過來了嘛。

登上“悶罐車”,踏上“不歸路”,看上“兩千五”,盪上“一身土”。我的朋友之一——某某人就是這么形容我們的車上半小時。說來真是,一輛公車擠進一百二十多號人,把我們拉到一個 maybe 可怕的地方,過幾天就是建城兩千五百年慶典而我們卻看不到,車廂里髒不啦嘰,人人灰頭土臉,這首韻律不齊的打油詩還真是形象哪!

到得教導大隊,迎接我們的是幾個吼吼叫叫的尉官士官和若干個紅牌學員。我們的教官是個學員,黑黑帥帥的,長得有些像譚詠麟,後來知道他叫薛磊,長治人。

於是乎我們先放下行李,再蹭一頓飯。這頓飯難吃的緊,幾乎都是素菜,剩下一條魚還是死了好幾天的。不過對於我這沒有什麼,我是無所謂,其他養尊處優的寶貝們呢?

高一軍訓作文(二)

從到教導大隊的當天下午我們就開始訓練,內容是一些基本的佇列練習,如軍姿、轉法、齊步之類。我們這些高中生對這些東西可是一點也不陌生,初一軍訓就教過,運動會上就用過,但是現在還得再學一遍,很痛苦。“譚詠麟”很嚴格,不厭其煩地一遍遍練習,好像我們都是白痴一般。

基本軍姿教完,又是正步、跑步、跨立……一些當教的東西。我們每天在大太陽底下()曬,有中暑的,休息一會兒喝點兒水繼續練;有感冒發燒的,挺不住就 go home, 挺得住就要么睡大覺要么繼續練。我也不知是體質好還是福星爺爺保佑,一直身體棒吃飯香,除了沒有帶錢以外,全都順順溜溜,是喜是悲呢?

最令我不平的是吃飯,不是教官們的窮麻煩,而是一些初一學生的浪費。他們一開飯就洗碗,把湯、米等全都送給泔水桶。我就弄不清楚:就算那大米饅頭是回鍋數遍的,也不至於一定要原封不動地倒掉呀,放回籠里不行嗎?

最後三天開始打軍體拳,有幾個女生一開始就放棄,不肯學習這難得一教的防身術。我則因為太胖,第一批被扔在一旁。不過這也遂我願,便在一邊學會後狠加練習,練到散打的地步。不想二班的教官“模特李”在一旁冷眼相觀,待我打完一遍正得意時如老鷹抓老母雞一般把我抓進隊伍中去頂替一個女生的空缺,使我不得不忍受“水桶女”的折磨和不知是哪個班的半大不小女生用太原話講的笑話,我暗下決心:要將“模特李”和他的“模特化步兵連”在文藝匯演時大大宣揚一番,此乃後話。

這些訓練的目標都是為了兩個——會操和“大閱兵”。我們班發揚我們的團結合作精神,內定了會操第一和紀律第一,但是最終這兩個非實力獎狀都沒能奪回,仍是後話。

雖然訓練很苦,但是沒有訓練的時候還是比較清閒的。有時唱歌,有時打籃球,有時聽講座,有時拔河,最後一天還有文藝匯演。為了發泄訓練積累下來的怨氣,我們班將籃球和拔河兩項實力派冠軍收入囊中,又在唱歌比賽中征服了其他連隊。由於照顧別的連隊情緒的緣故,我們班只捧回了前兩項大獎,但這也證明了我們班的實力——高中並不是只有實驗班!

訓余時間其實也是最無聊的時間,晚上還好說,中午可就困難,一個半小時的時間全都以撲克來打發。我侯老闆和高老闆、晉老闆、任老闆在一起“爭上游”,到最後都是一人一句四川話來打消鬱悶。手氣與水準的兩極分化是我和高老闆穩居二甲,晉老闆和任老闆則爭一個保級名額,爭得不可開交。龜兒子任老闆出老千,哈哈。

高一軍訓作文(三)

今天我們軍訓結束,教官走了。我因為不舒服,只軍訓了兩天,在教官走之前也沒有最後見他一面。這次軍訓有二十多位教官來到學校,我目前只知道他們是濟南軍區的軍人,我們的教官是班長。多幸運呀,有一位這樣的教官,不僅因為他的職務和水平,更因為他這個人,一笑啊,就露出一排小白牙,又萌又可愛,還特別愛笑,一見到我們,還沒說話就咧嘴笑起來了,哈哈,樣子不知道有多憨厚呀。

他很細心,隊伍里有誰的表現稍微不正常一點,他都能發現,無比關切地詢問我們感覺是否還好,需不需要休息。最開始我們班總是走不齊跑不齊,叫苦叫累抱怨個不停,而旁邊的班級卻訓練有素,態度端正,惹得教官生氣,他也會罰我們,一直訓練個不停,但看我們一個個滿頭大汗的樣子,又忍不住讓我們坐下休息。他很累,但是從不喝水。學校每次訓練會發給教官三瓶農夫山泉,他總是會把水舉起來問:“誰想喝水?”然後再把水相繼分給同學。流汗、疲勞、鹽分喪失,還一口水都不喝,我看了都心疼啊。

教官真的是一個很好的人,我自己在寢室休息的時候,唯一覺得遺憾的就是見不到教官了,一直到他走。聽說有一次訓練的時候教官唱了一首歌,有一句歌詞是:“親愛的戰友你別想家。”把同學都唱哭了,教官也差點哭了,他忍住了。部隊每年只有一個月的探親假,其實教官,是很想家的吧?

今天上午會操,是最後一次跟教官見面——雖然我沒有去。會操結束後有的同學找教官要 qq 號,教官笑著說:“你們要 qq 號有什麼用啊,我又沒機會上網。”但最終在同學們的軟磨硬泡下留了一位同學的 qq 號,說是回去以後加那位同學,然後再讓那位同學把他的號碼告訴我們。其實啊,教官自己都說了,哪裡有機會上網呢?部隊有部隊的紀律,教官只是不想讓我們失望罷了。

會操完畢後,教官們都要走了。我們的教官走的時候沒有回頭。同學們都心知肚明,他是怕眼淚決堤吧,畢竟,是個軍人呀,不能在這么多人面前落淚,更何況,教官一哭,同學們豈不是哭得更凶了。每每想到我心裡就揪著難受——那個一見到我們就憨厚又羞澀地笑,露出一排小白牙的教官走了;那個會細心觀察每位同學反應的教官走了;那個心疼我們延長休息時間、給我們唱歌的教官走了;那個自己明明很渴,卻把水給同學們喝的教官走了。那個親愛的教官走了,一別就不會再見,我卻沒在這之前再去看看他。但我不會忘記他的樣子,他手把手教我們疊“豆腐塊”,果真就方方正正像豆腐一樣;他教我們唱軍歌,嗓子有些啞,卻唱得那么認真,我們學得很慢,他就不厭其煩地一遍遍領著我們唱——說到這,軍人們,尤其是男軍人,都不是很會唱歌的人,或許有的五音不全,還喊口號喊到啞了嗓子,但唱軍歌,是那么一絲不苟,音準無差,真令人敬佩啊;坐著休息時,同學們要求教官表演,他還笑眯眯地跟同學開玩笑說他“出場費很高的”。哈哈,我們的教官真是可愛啊。

直到教官走,我縱然有一千個一萬個捨不得也該明了,其實人生總是不斷在相聚和分別,有些人出現在自己的生命中,只是為了給自己上一課,然後轉身走,從此山水不相逢。我不會忘記他們,也或許有一天,我不記得了他們的聲音、笑容,但一想到他們,心就是溫暖的,人還是快樂的,那種感覺永遠都不會變。像教官,親愛的教官,老實、憨厚、細心、能吃苦、做事認真、照顧同學的教官,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個教官,也是我將終生銘記的教官。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