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人生首頁作文大全

續寫變色龍

續寫變色龍(一)

廚師普洛訶爾領著小狗來到將軍家,後面跟著穿著軍大衣的警官奧楚蔑洛夫。衛士將奧楚蔑洛夫領進客廳,奧楚蔑洛夫看上去有點冷,不時將軍大衣裹緊。

奧楚蔑洛夫站在客廳中,等著將軍的哥哥──烏拉吉米爾﹒伊凡尼奇的到來。過了許久,伊凡尼奇從樓上緩緩地走下來,望著奧楚蔑洛夫緩緩地問道:“是你將我的小獵狗帶回來的?”奧楚蔑洛夫慌忙連聲答應。伊凡尼奇揮了揮手,示意他坐下來,然後皮笑肉不笑地問:“你是怎樣將我的狗帶回來的?聽說它咬了人?”“噢,說起來我就一肚子的氣,這隻小狗那么伶俐,可那個混蛋說這隻小狗咬了他,還要索取賠償費。我當機立斷就將這隻乖狗無罪釋放,赫留金那個混蛋誣告,理應受到懲罰。您老人家的狗怎么會亂咬人呢,分明是那傢伙想要弄一筆什麼賠償費。” 奧楚蔑洛夫大談特談他的斷案經歷。

“噢,原來是這樣。我聽人家說,有人罵了這條狗,說什麼是野狗、下賤胚子、賤畜生的,有這么回事嗎?”“這個……那……”奧楚蔑洛夫語無倫次地說著,“好……好像是赫留金罵的,他那個人,為了要什麼賠償金,什麼缺德的事乾不出來?”他邊說邊用手擦著汗。“對了,您老人家是在這住一陣子的吧?那……那要不要讓我做嚮導,領著您到處溜達溜達?”此時,奧楚蔑洛夫臉上的驚慌不見了,兩眼眯成一條縫,好像幹了件大事似的。“不必了,我只是在這兒住幾天而已。”奧楚蔑洛夫被伊凡尼奇一口回絕了。他本想借伊凡尼奇轉轉之名而轉移話題,沒想到被回絕了。他怕伊凡尼奇再提起小狗的事,便站起來向他道別。但他不敢大步跨出客廳大門,只是一邊向後退,一邊鞠躬。

等他退出客廳後,只聽得伊凡尼奇在他身後冷冷地哼了一聲。奧楚蔑洛夫只覺得背上陣陣涼意,他趕緊裹緊大衣走了。

續寫變色龍(二)

奧楚蔑洛夫裹緊大衣,穿過市場的廣場逕自走了,後面仍跟著他的巡警。一路上,他不斷的想著剛才自己的表演。好險!要不是自己憑著三寸不爛之舌和隨機應變的本事,結果還不知道會如何。他又想起剛才辱罵將軍的話,不由得把大衣裹得更緊了。可不要給將軍知道才好,哎!真倒霉,他不禁尋思道。突然,他感到自己被擋住了去路,收不住腳,竟“碰”的一聲撞了上去,肥大的身軀跌倒在了地上。

原來迎面撞來的是一個“冒失鬼”,正低著頭東張西望,不想正和奧楚蔑洛夫撞了一個滿懷,奧楚蔑洛夫就像一隻蠢笨的木偶被掀翻在地。“葉爾德林!”奧楚蔑洛夫哪裡受過這等委屈,氣急敗壞地直嚷,“你在乾什麼!快把我扶起來——”巡警吃力的把奧楚蔑洛夫扶起來,奧楚蔑洛夫一邊用心地拍打著身上的大衣,一邊頭也不抬地罵罵咧咧:“混蛋,豬崽子,想必你還不知道我是誰,你今天該倒霉了,不給點顏色你們瞧瞧,竟不知道法律的存在,葉爾德林------”他瞪大了眼睛,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因為一個更為嚴厲的聲音在響:“奧楚蔑洛夫警官,你在罵誰呀——”奧楚蔑洛夫驚呆了,裹了裹大衣,只見比自己還高一頭的伊凡尼奇凡尼奇將軍像鐵塔一樣站在自己面前。

“啊——哈!伊凡尼奇將軍嗎?你好嗎?你上這兒來啦!是住一陣才走嗎?”奧楚蔑洛夫一連串的問候,臉上洋溢著含笑的溫情,肌肉也在不停的抖動著,“噢!將軍,你是來找你的小狗嗎?我給你找到了,已經派人送到您府上去了,呵——,那小傢伙真不賴,一口就咬掉了那傢伙的手指頭,我想,整個莫斯科也找不到這樣的小乖乖!”奧楚蔑洛夫連珠炮似的講話,真想把所有的讚美之詞都用上。沒想到伊凡尼奇將軍一點兒不領奧楚蔑洛夫的情,朝著奧楚蔑洛夫大吼到:“閉上你的嘴!你該回答我剛才的問題,至於我的’達令’,少一根毫毛,我撕了你的皮!”奧楚蔑洛夫有點慌,張大了嘴巴,眼珠直轉。

忽然,他一手拉住巡警的胸脯,“葉爾德林!你個該死的混蛋,豬崽子,我在罵你呢!讓伊凡尼奇將軍誤會了我,誰都知道我對將軍的愛戴和忠心,你該向將軍道歉!”他簡直有點發瘋似的命令著巡警。葉爾德林不知所措,哭喪著臉,機械地向將軍作著揖,嘴裡卻說不出話來。

“夠了!”將軍別過臉去,奧楚蔑洛夫趕緊湊上去,眼睛眯成一條線,細聲細氣地說:“將軍。都是那該死的,該怎么處理他!”伊凡尼奇將軍頓了一下,漫漫地說:“我決定了,從今天起,你和葉爾德林的位置換一下,葉爾德林警官,你該如何處置你的奧楚蔑洛夫呢?處理完打個報告上來。”說完便揚長而去。

“將軍——”奧楚蔑洛夫大驚失色,甩下大衣,向伊凡尼將軍追去------

續寫變色龍(三)

一天,警官奧楚蔑洛夫正在大街上巡視著。覺得有點口渴,便隨手拿了一個蘋果啃了起來。忽然看到對面來了個軍官,後面還跟著一隊士兵。他下意識地眯起眼睛仔細一看,原來是烏拉吉米爾將軍,便立刻扔掉了手裡的蘋果,抹了抹嘴,帶著滿臉含笑的溫情迎上去說:“將軍大人好!”

“你是誰?”烏拉吉米爾將軍甚感迷惑,()實在想不起什麼時候見過警官。”

“我就是上次幫您找到您愛犬的奧楚蔑洛夫呀。”

“嗯。”烏拉吉米爾將軍冷漠地點點頭。

“說實話,您那愛犬真是機靈。一口就咬破了那壞傢伙的手指頭。你看它那伶俐的耳朵,一看就知道是犬中之英。我敢肯定您那愛犬不須訓練也會是一頭勇猛無比的……”

“廢話!”奧楚蔑洛夫的話忽然被打斷了,“那條狗味道還不錯……”奧楚蔑洛夫嚇了一跳。原來那條狗已經被將軍給吃了,真是拍馬屁拍到了馬腿上。他靈機一動,連忙說:“我也說嘛,將軍府里的畜生怎么會那么瘦。後來我聽說是因為這種狗的營養全被骨頭給吸收了,別看它長得那么瘦,它那骨頭可脆了,而且營養豐富,將軍可真是好眼力!要是換成了別人怎么看得出來呢?”

“你這混蛋!我是看那條笨狗連只兔子都抓不住,才叫人砍了它餵狗的,沒想到它那些兄弟們還吃得挺香。你這傢伙胡說什麼?”

將軍一揮手把奧楚蔑洛夫摔在地上,掏出了槍。

只聽見奧楚蔑洛夫痛苦地低吼了一聲……

“將軍真是好槍法!今天真是不枉此行,終於把那隻追了很久的鷹給打下來了。”將軍的部下捧著將軍的獵物奉承道。

原來那一槍並沒有打在奧楚蔑洛夫身上。但是奧楚蔑洛夫呢?怎么沒聽見他來拍馬屁?他怎么會放棄這么好的機會?

眾人回頭一看,原來他已經斷氣了!

返回頂部